Quantcast

【唐子专栏】理智明白的修炼自己

2006-09-06 00:02 作者:唐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走近法轮功(47)

 上个世纪90年代江泽民放纵出来的夜总会几乎夜夜动情的唱:熙熙攘攘为名利,何不开开心心活到老。夜总会情歌引导中共国寨的娱乐人在老毛头家乡的电视台搞出人气颇旺的“欢乐大本营”栏目。总之,民众被中共流氓引领着欢喜。


 欢喜是一种情,跟人追求快乐连得很紧。只要是人,就不会没有欢喜心,我也不例外。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我开始读《转法轮》,每讲每遍的阅读都带给我一些我的生命以前一直被蒙蔽的一些东西,觉悟的喜悦是前所未有的。当我想分享这种欢喜给妻子和儿子时,妻子是紧张——因为她知道目前走近法轮功就是走近被中共流氓迫害,儿子是漠然——因为他先是被高考挤得无心领略别的后是沉湎在高考之后世间的欢喜之中。于是我知道,这就是要去我的欢喜心。


  “很多人经过长时间的练功,也有的人没有练过功,但是在他的一生中有对真理、人生真谛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他会知道珍惜的。但是往往又出现这样的问题,由于人的高兴,生出来不必要的欢喜心,就引起他在形式上,在常人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在常人社会环境当中表现失常,我说这样就不行了。”


  《转法轮》之“欢喜心”这节的法,就是针对我开始拥抱法轮大法的时候所讲的,当然并不是特别对我而言,而是对所有学员和准学员而言的。我是在接近知天命的年龄走近法轮大法的,练功的时间史已有20多年,追求宇宙真理和人生真谛也有30多年,通过法轮功学员小红、曾铮、高凌等我向《转法轮》敞开心扉,开始知道:我曾经是谁——天界神类一员;现在在哪里——地球迷宫中过业力人生;将要去何处——或拒三退、造业入地狱,或促三退、修炼回天国。这自然是我思想上的极大的升华,心情激动难以言表,所以在妻儿面前表现失常了。


  其实第一遍读《转法轮》就逐字逐句地读了“欢喜心”这节,文字理肯定是一个字也没误读。但当时还没决定要修炼,也没魔炼自己的业难,心性还就在传九促三之“雄鸡”水准上,所以文字背后的佛道神也没点化大法的内涵给我。后来我决定要修炼了,马上要去的执著心的魔炼冲突就来了,去欢喜心就是其中之一。我把认识法轮大法的喜悦视为世间最珍贵的,妻儿却不以为然。在妻子和儿子那里,就是他们当时的自然状态,对我而言却是要我:理智、明白的修炼自己。


  “我们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不能够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当然心性很高,心态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样一个表现。有的人表现出来好象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象看破红尘了,说话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说,学法轮大法这个人怎么变的这个样了?好象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实还不是,就是他太激动了,不理智,不合常理。大家想一想,你这样做也不对,你又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上去了,又是执著心。你应该放弃它,和大家一样正常的在常人中生活、修炼。在常人中,人家都把你看的神魂颠倒的,人家都不跟你一般见识,也远离了你,谁也没有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谁也不把你当成正常人,我说那不行啊!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个问题,一定要把握好自己。”


  我记得当时妻子看我的眼光就有些别样,甚至她说过我:“你太入迷了吧!”我妻子从小就是我的粉丝(当然那时候没有这个词),在她眼里我就是理智和才华的象征,她对谁说话从来都很委婉,点穴位不是她的作风,而是李老师法身在借她的口点化我。我当时却没意识到,这是我去欢喜心恢复理智常态的魔炼一关。我依然居高临下的跟她说这说那,恨不得她也马上跟我一样来修炼。她一反常态的不听我“教诲”了,这时她已经不为我的安危担心了,她觉得我不会有事。她甚至跟我说:你的李老师不是人,他就是神。但她就是不理我跟她说法轮功。我跟她说,她不急就恼,非常反常。我也着急,还不敢恼。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上个星期,直到最近这次读“欢喜心”这节,“你这样做也不对,你又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上去了,又是执著心。你应该放弃它”。这些文字才真正打入我思想的微观。是的,我是因为激动而有些失常。我走近法轮功自有我的历程,不能强加给她。我现在首先要放弃拉她修炼的执著。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她如果跟大法有缘,老师自有安排。我却先要让自己一切正常起来,“和大家一样正常的在常人中生活、修炼”。我正式炼功从今年四月开始,功态一早就有,却从没深度入定过。我今日才体悟到:大法修炼者正常的与人交往,才能够明白的深度入定。


  “我们功法不象一般的功法,忽忽悠悠,惚兮恍兮的,神魂颠倒。我们功法都要你明明白白的修炼你自己。有的人老是讲:老师,我一闭上眼睛就晃。我说不见得,你已经养成了放弃自己的主意识的习惯,你一闭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识放松了,没有了,你已经养成这种习惯了。坐在这儿你怎么不晃?你就保持睁着眼睛的状态,这么轻轻把眼一闭你晃吗?绝对不会的。你认为这气功就得这样练,你形成一种概念,一闭眼你就没了,哪去了也不知道。我们讲你的主意识一定要清楚,因为这套功法是修炼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我们也有静功,我们这套静功怎么炼?我们要求大家,你定的再深也得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绝对不允许進入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那么具体会出现什么状态?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这都是我们这个功法所必须出现的。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在这样一个状态里炼功身体达到了最充份的演变状态,是最佳状态,所以我们要求你入静在这么一个状态。但是你不要睡过去了,迷糊过去了,那可能好东西就叫别人炼去了。”


  我以前练过很多气功,当然主要是练气,所以没人给我下东西,从没有过气机、元婴、太极的感受。但我还是领略过一次打坐两小时却恍恍惚惚一会儿过的感觉。我曾经在听中功的练功磁带时篡改歌词:惚兮惚兮练功,最妙啥都不知。现在我知道那是副元神在炼功,所幸我只恍惚了那么一次。首次读到“欢喜心”(1999年那次扫描《转法轮》,这里一扫而过,一个字的印象都没有。所以不算读过。)这节的法,我便知道,大法的静功是要炼到明白的入静、入定的状态:或者像孵化出来之前的雏鸡,或者像气功态中的英国科学家霍金——静的只剩下脑袋或思维。可我还一次没出现过这种状态,甚至还没有持续安静过5分钟以上。


  我一直以为是我每日写文章讲真相,在有为中难以无为。但今天我知道其实首先我思想还不够专一,因为过去崇尚博学,已弄成了一个观念合成的杂我唐子。其次就是我要去掉欢喜心,让自己以往的理智思维升级换代为理智修炼。我要在包括家人在内的所有人眼里完全正常,使自己的人情不被魔利用,在与他人的性情冲突中能够理智地寻问自己“这是要我修什么?”,找到要去的执著修掉它以提高心性。这样唐子的杂我心便会越来越清净无为,进入微观世界就是深度入定。


  在《从修炼自己看认识自己》一文里,我说了:修炼自己,即返本归真,就是修炼出本真的我,说白了,就是去人我而显神我。去人我就是去人心——争斗心、嫉妒心、显示心、色情心、欢喜心等。光去欢喜心,还显露不出神我,却能免除被魔利用而与人隔离。因而才有去除争斗、嫉妒、显示、色情等人心合成的人我的机会。因此中共国寨人质才不会在欢乐大本营里唱夜总会情歌而乐此不疲。传九退三除共后,就需要这样一批理智明白的修炼出神我的人引领社会生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