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海三十亿大案直指黄菊江泽民

2006-09-04 21:2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世界新闻网综合报道,中共高层围绕着未来权力布局的争斗越来越惨烈,北京和上海周边的攻坚战已经逼到内宫,就看江泽民的哼哈两将是否缴械。上海 30亿社保基金被挪用的大案实际上已非常明朗,黄菊的妻子余慧文是牵线人,黄菊的弟弟黄昔曾直接参与福禧投资负责人张荣坤的一些收购、投资与房地产开发。上海市社保局长祝均一和张荣坤与黄菊的密切关系尽人皆知。

中共十七大明年召开前夕,京津沪官场近日再发生重大地震,大案要案接连出现,案情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涉及更高层级官员的证据也越来越明显,表明胡(锦涛)曾(庆红)结盟之后的北京政局已经日益明朗,“敲山震虎”的鼓点日益紧凑,而日前发生的上海30亿元社保基金大案,更直接把矛头指向目前主管中国全国金融工作的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以及黄的后台老板,前中共总书记、前国家主席江泽民。 

在“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鼓点声中,中共高层围绕着未来权力布局的争斗越来越惨烈,北京和上海周边的攻坚战已经逼到内宫,就看江泽民的哼哈两将贾庆林和黄菊是否自动缴械,否则,未来的战况恐怕将更加激烈。据北京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上海30亿社保基金被挪用的大案,案情实际上已非常明朗,黄菊的妻子余慧文是这笔钱的牵线人,成了这个大案的“防火墙”;但经手人上海市社保局长祝均一和私人机构福禧投资负责人张荣坤,与黄菊的密切关系更是尽人皆知。 

黄菊指定祝均一担任劳动局长 

上海人都知道,祝均一当年就是黄菊的重要亲信。当黄菊还是上海市委书记时,就是他指定时任上海市经委副主任的祝均一担任上海市劳动局长。一个流行的故事说,黄菊对祝均一打了这样一个比喻:“到现在,国企改革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就像一列行驶的火车,在轨道上遇见一根木桩横在那里,不把它搬走,就没法继续前进”,于是,黄菊就把这个“搬掉木桩”的“重活”交给了祝均一,说“组织上决定让你去兼任市劳动局局长”。 

祝均一于是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年。拥有十届全国人大代表身份的祝均一目前已经被“双规”,主要罪名是涉嫌挪用逾30亿元人民币的社保基金。来自北京的消息称,早前,中纪委接到祝均一涉嫌腐败的举报展开调查,在初步掌握事实后,经中央主要领导批示,7月16日请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市长韩正到北京商谈。在通报案情后,陈良宇和韩正都表示支持中央依法查案。 

中纪委有关办案人员7月17日到上海,宣布祝均一及另一位掌控社会保障基金的处长被双规。上海市新闻办公室证实,上海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涉嫌严重违反财经纪律,正在接受调查”。据悉,中纪委办案人员在上海宣布案情两小时后,就将祝均一等人带离上海,目前在江苏接受审查。 

张荣坤可以随时与黄菊通电话 

为配合中央查案,据称上海本来安排党政干部赴外省的学习团也取消了。知情人士表示,上海这些年同中央步调保持一致,两会期间,总书记胡锦涛专程来到上海组,并发表重要讲话;六月在上海举行上海合作组织六国峰会,胡锦涛对上海的安排很满意。但这次祝均一出事,给上海带来的麻烦不小。

就在祝均一被“双规”的同时,同案的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工商联副会长张荣坤和妻子也被中央有关部门带走。据报导,张荣坤还是上海慈善基金会名誉副会长,而黄菊妻子余慧文则是该会负责实际工作的副会长。余慧文据称是上海及浙江一带暴发巨贾极力想接近的人物,很多人都是透过向基金会捐款而与余慧文成为“熟人”,而这其中的道理一看便知。

而作为拥有相当社会地位的张荣坤,与余慧文的关系则更是更深一层。据熟悉张荣坤的人士表示,张可以随时与黄菊通电话,他的很多赚钱的项目,都是通过这样的关系搞定的。而一旦搞定,银行都会主动给他贷款,“没有风险,又保证赚钱”。张荣坤的这种赚钱模式令很多商界人士羡慕,被称为“张荣坤模式”。 

与江泽民办公室的秘密关系 

实际上,除了与黄菊的这种关系之外,张荣坤更与黄菊的后台老板江泽民有特殊的关系。一位上海商界人士表示,数年前,在张荣坤谈判“沪杭高速”的收购案时,他曾亲自听到张荣坤给江泽民办公室打电话找关系,“他专门找一些现成的、优质的基础设施,找关系买下来,买成之后,就有银行主动找上门给贷款”。据悉,在这个三十亿大案爆发之后,上海各银行已接到通知,开始对张荣坤旗下的公司进行核查,要查清到底张荣坤贷了多少款项。 

今年38岁的张荣坤,出生于江苏苏州,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获金融硕士学位。九十年代初,张荣坤在江苏创立沸点投资发展公司,注册资本三千万元,主要从事粮食加工、家俱制造。2002年初,张荣坤在上海浦东注册成立了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五亿元。同年三月底,福禧公司以32亿元从上海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总公司受让“沪杭高速”公司上海段运营的99.35%股权,当时创下了民营企业进入基础设施领域的纪录。2004年,张荣坤以20亿资产荣登胡润百富榜第39名,成了中国大陆和沪杭一带可以呼风唤雨的政商大亨。 

据上海商界消息人士表示,由于张荣坤有来自中央高层有力的后台,所以在“沪杭高速”有关权益的收购过程中,一切都很顺利,而这背后,实际上是黄菊从中帮助的结果。有关人士表示,如此盈利的项目,就像一只下蛋的金鸡,为什么要卖掉,又为什么张荣坤可以买到?据称,张荣坤当时透过黄菊的关系说服了上海市的负责人,而这位上海市的负责人又授意主管上海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总公司的主管机构,将这个优质的项目卖给了张荣坤,从此,福禧投资公司获得了沪杭高速公路上海段 30年运营权。 

黄菊弟弟参与张荣坤收购 

2003 年张荣坤又投资50亿元买下了“嘉金(嘉兴至金华)高速”的经营权和收益权,这条公路通向上海新建的一级方程式赛车场,被认为是张荣坤又一个成功的买卖,而且也是用同样的模式。在这种“保证赚钱”又“没有风险”的诱惑下,上海社保局长祝均一有黄菊这个大后台做靠山,自认为不会出问题,加上黄菊身边人士的怂恿,在其他副局长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这笔30亿的社保基金给了张荣坤。但这样的做法,被中央有关部门指为“既不算投资、又没有任何担保就拨出了,已是严重违规”。 

北京知情人士表示,目前,中纪委要理清的恰恰就是这些问题背后的关系,祝均一为什么敢冒如此大的风险?张荣坤又为什么可以拿到如此优质项目?这些项目又为什么要卖掉?据称,中纪委正加紧在上海收集有关的材料,包括黄菊妻子余慧文及弟弟黄昔与祝均一和张荣坤的关系,以及与这个案子有关联的活动。 

实际上,在张荣坤的背后,黄菊的影子是显而易见的。黄菊的弟弟黄昔任上海浦东发展集团副总裁时,曾直接参与张荣坤的一些收购、投资与房地产开发,两人关系非常密切,而这种“公私合营”实际上就是张荣坤暴富的秘密,为他铺设了通向财富高峰的捷径。 

黄菊虽患绝症,非常时期只能强撑 

黄菊自1月中旬一度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八阕曾披露,据知情人士说,黄菊在今年春节前一次体检中,被诊断出患有胰脏癌,“而且这个恶性肿瘤是在胰腺的交叉部位”,被发现时已经扩散。

但是他消失五个月后,突然于6月5日与其他八名政治局常委在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大会上露面,一时引起议论纷纷。随后两个月来,黄菊又多次出镜,似乎有意要破除传言。 

然而,北京高层消息人土对记者说,黄菊的病情是确实的,实际上他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每况愈下。但是眼下他心中非常清楚,露面虽然是形式大于内容,过场重于实际,然而却绝非可有可无,甚至可以说是万不得已,非露面不可。因为眼下是他的“非常时期”,如果他不强撑着多露几面,在极其势利的政治圈中马上就会 “树倒猢狲散”,妻子、弟弟和部下、朋友都会被查得底朝天,而且势必牵连到自己,更牵连到江泽民。到那时固然他自己身败名裂,对中国的政局将産生什么样的冲击,殊难逆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