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印度电信大王的经营之道

2006-08-19 20:50 作者:Rasul Bailay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30年前,在印度旁庶普邦长大的苏尼尔.巴帝.米塔尔(Sunil Bharti Mittal)与很多邻里一样,开起了生产自行车零部件的小厂。不过,没多久他就改弦更张,投入到了进口行业──从钢铁到塑料再到发电机,不一而足。他当初的想法是,在实施政府管制的经济稀缺时代,也许他能把进口业务做大。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甚至用乒乓球比赛来取悦一位热衷于此的银行经理,并随时与海外供应商保持联系,以确保稳定的资本和货物供应。

如今,48岁的米塔尔已成为印度头号移动电话商Bharti Airtel Ltd的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他与印度钢铁大亨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 Mittal)并无亲戚关系。)Airtel的手机、固话和宽频业务伸向了印度的每个角落,用户达到2,500万。公司在4至6月的财政季度净利润增长48%,达到1.65亿美元,销售额较上年同期增长53%,至8.41亿美元。公司有大量股权为外国合作伙伴持有,比如新加坡电信(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 Ltd)和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分别持有其30.84%和10%的股权。

在这位印度企业家力图扩大业务领地、将触角伸零售业和农业的时候,有很多外籍管理人和银行家在为他出谋划策。

近日,《华尔街日报》记者勒苏勒.贝雷(Rasul Bailay)在Bharti Airtel总部对米塔尔进行了专访。

《华尔街日报》问:你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从中得到了哪些收获?

米塔尔答:我在1976年注册了一家公司,生产诸如踏板曲柄轴之类的自行车零部件。在我的家乡卢迪亚纳(旁庶普邦北部的一座小城),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事这类生意。你就自然而然地融入其中,也做着和大家一样的事情。但我从企业运作中学到了很多──供应链、生产质量、催帐等等。我学到的经验不只一两点。每天,每一周,每个月,我都会学到很多新东西。

问:你是如何扩展业务的?

答:起初,我们决定为孟买的企业生产一些拖拉机和汽车的零部件。但几年后,我们发现这并无发展前途。于是,我把股份卖给了合作伙伴,他目前仍然经营着这家公司。我来到了孟买,开始进口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发电机、塑料、钢铁等等,然后在国内市场销售。

问:你经营过很多业务,是否有一个统一的管理原则?

答:我纯粹是个机会主义者──人们需要什么我就进口什么。那时候进口并不好做。有很多限制。

问:你仍然崇尚机会主义吗?

答:早些时候,你必须靠机会来维持生计。那时并不太在意长远的未来;你只希望能够得到资金来维持运营,任何能够赚钱的东西都买进来,然后销售出去。

问:那些日子银行对企业的态度怎么样?

答:很苛刻。融资一直很难。取悦银行经理和海外供应商绝对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当你的业务做得更大的时候,你就可以给他们一些好处了。我曾经陪一位喜爱乒乓球的银行经理打比赛。他后来慷慨地贷给了我资金。

问: 那个时候磨练了你的企业家素质。当时印度企业的经营环境怎么样?

答:在今天的印度人们比以前要轻松多了。以前,我们不得不花费很大精力对付庞大的官僚体系。今天,整个印度经济很开放,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主意,还有一些资金,你就可以做点什么了。但相比起来那个时候机会更好,因为只有很少人愿意走独立创业这条路。但今天有这类想法的人已经很多了。

问: 你会把你从那个时候学到的东西传授给你新雇来的人吗?

答:我希望我们新雇的人具备企业家的素质。不过最近两、三年,我们对新雇员的要求更多地放在了他们的管理才能上。企业家精神的本质并不是善于组织。他们的特质是在混乱环境中也能茁壮成长。我认为,公司现在在组织上更完善了,对管理过程的要求也更高。我们现在不能允许再像以前那么冒险了。

今天,我们开始注重风险管理,我想,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这当然会让我们的组织损失一些产生灵感的机会,但问题是我们要让企业家精神受到一般性管理的充分制约。

问: 你作出的最艰难的决定是什么?

答:如果回顾一下4年前的历史,那时Bharti Airtel面临的不是是否会倒闭、而是什么时候倒闭的问题。当时我们的股价只有20卢比(合0.43美元),而现在的股价是380卢比。公司当时的总市值是7.5亿美元,现在是167亿美元。当时公司虽然有业务、有收入,也有品牌,但由于受到不公正的监管约束,实际上已岌岌可危。

那时我们必须决定,是要尽我们所能抵抗到底、坚持下去,还是躺倒不干、等待风暴过去。你要么打赢这场战斗或在战斗中死掉,要么是先退一步以便保存实力、等待第二天重新战斗。我们的选择是以退为进。后来我们果真重新有力地站了起来,回到了市场上。

问: 你是怎么知道风暴过去了呢?

答:那时候,我知道有一件事对公司非常重要,那就是:保持希望。我当时唯一的工作是到全国各地,卷起袖子和我的同仁们一起,跟他们讨论我们的战略、消费者以及公司全景等问题。晚上我们一起跳舞,真地是一起跳舞,一起开心。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我看到他们在那里就知道依靠他们我们最终还能东山再起。那时,我的工作就是不停地给我们的人带来希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