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自贡当局派黑帮占地 逼农民交出最后土地

2006-07-25 16:45 作者:茜文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7月24日,自贡当局收买的黑社会成员带着推土机将前一天抢占的土地迅速推平。这是继六月三十日四川省自贡市政府派出防暴警察武力镇压强行占地之后,进一步动用黑社会力量为其圈地的最新行动,逼迫红旗乡白果村7组8组失地农民交出手中仅存的土地。四川省自贡市当局非法占有农民土地案,历经十几年依法维权过程。目前,已作为农村官商勾结、强迫征地迁离、从中榨取暴利过程中严重侵犯人权的典型案例,被有关方面上报到联合国人权机构。

23日,一伙黑社会成员来到自贡市白果村7组、8组,用威胁的手段强行丈量农民土地,并现场发放已耕种的青苗费。白果村8组民选代表黄光宗说:

今天上午黑社会的人,来强行丈量土地狂叫:“谁敢阻拦,我就收拾谁。谁不让丈量青苗,你的青苗损失我们不负责任。”

白果7组民选代表周作如也谈到了同样的情况,他说:“现在白果村8组青苗费一赔偿,动用了黑社会的力量,群众又要受黑社会的暴力威胁、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村民们慑于黑社会的恐怖威胁束手无策,只能任由黑帮以每平方米3元钱的青苗补偿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土地被掠夺。

23日,因维权代表刘正有到现场取证,当晚遭到黑社会砖头警告,他说;“昨天我到现场将农民的庄稼摄像作为证据保留,当天晚上黑社会就来报复我。用很大一块转头摔进我的房子,地砖都被砸烂了。红道收拾了现在又交给黑道来收拾我。现在越来越恐怖了,但是我们也不会惧怕他们。”

自贡市红旗乡白果村7组、8组两个组有600多人,土地面积共有1,000多亩,大部分被政府征用了,现只剩大约150多亩土地。农民的土地补偿费至今没给一分钱,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没有人管。

自贡市最近拍卖了一块地,由远大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标。土地价格为每亩180万元人民币。如果按照这个单价计算,只用0.4亩不到的土地价格,就可全部收买这两个组的150多亩土地。净赚8千9百多万元人民币。农民得到的补偿只占土地出让总额的0.8%。仅此一项99.2%的利润就收入到官商的口袋里。

对此,白果8组代表黄光宗对他们的情况也做了计算,他说:“我们是95年被强占土地的,至今没有见到土地补偿费,仅仅给了个安置费。每人平均8,000块钱,生活费每人每月平均97块钱。我们全组有550多亩土地,他们现在已经售出了400多亩土地,每亩地我们不按100万计算,平均按30万计算,他们可收入1.2亿元,我们40年后才得到了900万元,这个差距有多大?这是他们占90%还是我们占90%,纯粹颠倒了,我们占了极小头。”

这些土地既没有合法文件,也没有合法手续。黄说:“95年以前我们没有见过土地协议书,至今更没有看到国务院和省政府的批示”白果村7组民选代表周作如说:“我们的土地维权从二零零二年至今,我们到北京到四川省委、省政府省公安厅省高院,我们白果7组耕地自留地所有加起来是600多亩土地,只有这一张批文:当年省政府批的自贡职业大学用地8.53亩土地。"

不满意,就遭到镇压,刚从拘留走出来不久的黄光宗说:让他们补偿高一点,57亩3分地他们只付38万元,所以农民有反感意见,你反感就遭到拘留毒打,要反感就动用黑社会,可能还要打人。记者同志请万万给我们农民申诉啊。

因土地抗争两度被抓捕拘留的村民陈守林说:在公安局里,警察说:你不老实,就给你打艾滋病毒针。(录音)

自贡市土地案自95年开始至今十多年来,中央电视台、大陆50多家媒体都作为热点焦点问题报道过。专家学者、法律界人士也举办多次研讨论。当地维权人士曾以特快专递方式投书400多封上至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各中央部委、下至省委省政府、市委地方政府甚至乡政府。最多曾有4000名失地农民联名上书。他们也曾在司法部门递交多起诉状,状告非法强征土地、及过程中的暴力伤人的责任人和肇事者。

但是,上述的一切从未撼动和影响自贡当局的政局,他们以结党营私、钱权交易、出巨资贿赂的方式摆平了中央各大部委及上下主管部门。十多年来形成了巨大的、和有高官层层庇护的经济、政治利益集团。因此才出现被告贪官、所有违法违纪官员没有一个受到惩处并个个都得到提拔重用,异地做官的怪现象。

因此,才使当地政府从未停止过日益升级的违法强征土地的暴行。从地方官员出面非法占地,到动用警察镇压侵占,到今天当局派出黑社会公开掠夺白果村7、8组失地农民最后仅存的土地,都表明自贡地方政府已经彻底沦落为欺压百姓、无法无天、视农民为草芥,随意剥夺农民生存权利的恐怖政府。

今年3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在中国必须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必须对那些被占用土地的农民要给予补偿。土地出让金主要应该给予农民,必须依法严惩那些违背法律,强占、乱占农民土地的人。”中共近来一直声称,如果顶风作案继续违法征地的,当地官员一把手和土地部门主管官员都要被追究。这无疑是失地农民的福音,但维权代表刘正有却失望的说:

“10多年来我们就是这样对中央政府抱有希望、信任的情况下依法维权的,我们不停的奔走呼吁,相信总有一天中央政府会听到我们的声音,解决我们的问题。但是,熬过了十年之后,这只不过是一种安慰人心的空洞说词,自贡失地农民的问题,他们不知道吗?自贡政府从未停止过非法占地的行径他们不知道吗?媒体大量报道他们的恶行他们不知道吗?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装聋作哑。”

“因为他们有一个原则:在弱势群体和官僚集团的天平上,他们永远站在贪官污吏统治集团一边,不惜与民为敌、欺压百姓。那些被惩罚的贪官污吏不过时内斗的牺牲品,是用来反贪官反腐败名义排除异己的手段而已。”

“我们农民,不过是中央政策国家法律的牺牲品,是被欺骗和愚弄的对象。我们正处于失望、绝望并被地方政府、警察暴打、抓捕、监控、牢狱和今天黑社会的暴力威胁,百般欺压的危难之中,这种现状一天天在恶化,我们不知道出路在哪里,解决的办法是什么!”

目前,四川省自贡市当局非法占有农民土地案,作为农村官商勾结、强迫征地迁离、从中捞取暴利过程中严重侵权的典型案例,被有关方面上报到联合国人权机构。它们是:“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住宅人权”特别报告员、总秘书长的“一国内流离失所者的人权”代表、任意羁押工作组。该案已成为自49年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批土地侵权要案,受到联合国关注。

茜文报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茜文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