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五六十名教师为什么会集体冷血?

2006-07-05 05:52 作者:郭松民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浙江温州市第七中学未满16岁的女生吴雯雯,因为被班主任老师拒绝参加期末考试而投水自尽。吴雯雯的父母因此以“非法剥夺考试权”、“管理不当”等为由将学校和老师告上法庭。但在法庭的审理过程中,却出现了一幕不能不让人感到出离愤怒的场面:当被告的代理律师做了学校和老师“不承担法律责任”的辩护发言后,“被告方来参加旁听的五六十名老师代表竟然集体热烈击掌喝彩”(7月3日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社)。

    这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让我意识到坐在旁听席上的这几十个人,并非是有“人类灵魂工程师”美誉的人民教师,而是一群两足直立行走而无羽毛的冷血动物----这样说可能还是侮辱了动物,因为动物毕竟还不会在经过精确的算计之后,为一个同类的逝去而感到高兴,它们仅仅是麻木无感觉罢了。

    就算是代理律师的发言很精彩,就算是学校和老师在吴雯雯之死的问题上的确没有任何责任,但无论如何,毕竟一个如春花一般美好的生命逝去了,毕竟死者痛不欲生的双亲就在旁边,身为教师,难道连一点悲天悯人的情怀都没有吗?

    仔细看了一遍相关报道,我发现那位班主任并不能说是完全无辜的:当吴雯雯去参加考试的时候,班主任以她的头发未扎好为由禁止她进入考场,待吴雯雯匆匆跑到校外的小卖部买了头绳,扎好头发返回时,班主任又说她超过了规定的时间,取消了她的考试资格----这里面显然有刁难的成分!而吴雯雯之所以被刁难,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欠了班主任200元的补课费。

    原来如此!

    我理解那些老师们为什么会鼓掌了:在他们看来,他们和学生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一种单纯的市场交易关系而已。他们出售了教育服务,学生及其家长则为购买这种教育服务付钱,打官司,也不过是消费者和教育服务的出售者之间的一种市场纠纷。如果说交易时是“双赢”的话,那么打官司的时候,就是“零和”了。所以当老师们听到代理律师的精彩发言,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因此赢得这场游戏时,他们当然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了。至于死了一个学生,那不过是一个心理脆弱的“消费者”自寻短见,又有什么必要放在心上呢?

    记得闻一多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一个民族政治可以腐败、经济可以腐败,但教育不能腐败。如果一个民族的教育和知识分子也腐败了,那这个民族就从根本上垮掉了,相反,只要知识和教育还没有腐败,这个民族总还是有希望的。那么什么是教育腐败?闻一多没有说,大概他认为这是不言而喻的吧。

    而在我看来,最大的教育腐败,就在于把教育服务完全看作一种商品,哪怕这种商品的价格受到了国家严格的规范、是低廉的甚至免费提供的,都属于一种根本性的腐败。因为只要把教育服务看做是单纯的商品,那就一定会出现冷血教师,因为他会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作为最高的价值准则。而这样的教师培养出的学生,会不会有爱心,会不会有健全的人格,会不会在关键的时刻为国家、为民族、为父母、为他人有所担当,尽到自己的义务和责任,我们也就不难想见了。

    为了孩子,谁能救救这些冷血的教师!(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郭松民 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