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美俄关系现突破俄国重G8上合靠边站

2006-06-16 21:2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亚洲时报在线M K Bhadrakumar撰文/从5月30日到6月5日,美国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在短短5天内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通了两次电话。上周三,美国现实派政治家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还特意到莫斯科郊外的总统别墅与普京会晤。这一连串事件使得下月即将在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举行的“八国集团”(Group of Eight,简称G8)峰会前景变得光明。

俄美之间的频繁互动引起了整个欧洲的关注,因为美国的意图,看来是要给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在世界格局中作出一个合适的定位,而当中的一个核心考虑,正是 21世纪的能源安全问题。简而言之,俄罗斯有能力对外输出能源,但是西方国家必须用政治利益作为交换或回报,亦即允许俄罗斯融入西方世界。过去15年来,西方一直试图将横跨欧亚大陆的俄罗斯拒诸门外。

最近几个星期,俄美关系出现了一些磨擦。这表明在7月15日G8峰会召开前夕,华盛顿当局似乎不愿意让普京事事顺心。对莫斯科而言,承办G8峰会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是世界一级强国的一种确认。

在普京接见基辛格的两天前,他接到了布什的第二通电话。据克里姆林宫(Kremlin)的新闻公告称,“两国领导人继续了上星期(5月30日)的电话谈话,讨论了有关G8峰会的准备事宜,以及届时举行的俄美峰会内容。”

普京对基辛格说,虽然俄罗斯与美国在某些问题上存在细微分歧,但总体而言两国关系正朝好的方向发展。在提到冷战时代时,普京说基辛格提出的政策,促进了两个超级大国关系的“成功发展”。他还表示已经注意到布什政府有意与俄国在能源领域发展关系。

普京说:“我们两国的观点并不总是一致,但我们相互理解和妥协。最近我们对伊朗问题的处理恰恰证明了这一点。”普京的讲话显然是经过周详盘算,因为基辛格“与美国很多公共机构以及布什政府都有联系”。

基辛格则对媒体表示,俄美两国将来肯定会有很多重要的合作机会,7月举行的俄美峰会将会在“许多领域”取得进展。基辛格还隐然在跟美国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近日批评俄罗斯缺乏自由和民主的讲话划清界限。基辛格表示:“对每一个国家,我们都必须考虑到它的变化。我对俄罗斯正在发生的变化非常乐观。”

他强调,俄罗斯毫无疑问应当成为G8 的一员,“1975年我参与了G8(前身为G6)的成立工作。有了俄罗斯的参与,许多问题都得到了更好的解决。”美国做出的这一连串态度转变,似乎让莫斯科当局有些始料不及,也许错谔得差点连本周四是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简称SCO)成立5周年纪念日也忘记了。

俄罗斯奉行的多方位(multi- vector)外交策略,促成它既拥抱G8也拥抱上海合作组织。不过,莫斯科显然认为两者有轻重之分。6月5日,亦即布什第二次与普京通话次日,俄罗斯副总理梅德维杰夫(Dimitry Medvedev)对华盛顿发出了这样的信息:“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是,俄罗斯大体上应是欧洲的一员。”

他补充说:“这并非意味着我们毋须与其他地区发展关系,但历史上我们是一个欧洲国家。俄罗斯未来的领导人都应该谨记在心。”在梅德维杰夫发表讲话的4天后,普京的外交政策顾问普里霍季科(Sergei Prikhodko)表示,俄方希望,在普京与布什于G8峰会期间会晤时,能接收到“俄美将进一步深化伙伴关系的重要信号”。

具体来说,俄罗斯企盼的“重要信号”包括3个方面。首先是关于能源安全问题;其次是允许俄罗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第三是承认俄罗斯为G8的正式成员国,这也意味着圣彼得堡G8峰会的圆满成功。

在这一背景下,上周六在圣彼得堡举行的G8财长会议也颇受外界的关注,因为能源安全是会上集中讨论的问题之一。美国与俄罗斯的双方代表竭尽全力达成了一些框架性的共识。两国联合发布的公报这样写道:

“我们就能源市场的现状以及高油价对全球经济的威胁进行了讨论。我们希望石油输出国与消费国携手,采取综合措施加大对能源领域的投资,通过国家决策措施等手段提高能源效率,同时通过制定有关通报石油储备的国际划一标准,来增加能源市场资料的透明度和可信度。我们也认同《能源宪章》(Energy Charter)多项基本原则的重要性,包括推动能源市场和供应来源的多元化,以及加强合作去确保能源安全。”

俄罗斯财政部长库德林(Alexei Kudrin)对此次会议的成果表示满意。他说:“圣彼得堡是向欧洲乃至全世界开放的视窗。”他强调,俄罗斯是世界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有迹像显示,欧美要求莫斯科确认《能源宪章》的压力,已有所放缓。

在未来几周内,莫斯科最关心的问题将是,如何让G8财长会议创造的良性趋势继续保持下去,因为未来的谈判将触及一些棘手的难题。例如,俄方希望获得购入欧美公用事业、油气企业及其他基础设施股权的权利;但作为交换,俄方也得面对要求开放国内能源领域予欧美企业的压力。

今年初,美国拒绝了中国收购加州优尼科(UNOCAL)石油公司的提案。尽管如此,俄罗斯国营天然气巨头Gazprom仍然希望斥钜资入股美国东岸的一些石油及液化天然气公司。

早前,Gazprom已同德国在北海天然气管道项目(North Sea Gas Pipeline)中进行了股权交换合作:俄罗斯允许德国企业入股本国的天然气田,而德国则允许Gazprom进入该国的能源生产及运输领域。这一次,莫斯科希望能同美国达成类似的合作协议。

在竞投俄罗斯巴伦支海(Barents Sea)Shtokman大型天然气田的项目中,虽然美国的雪佛龙(Chevron)和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石油公司都进入了最后的角逐,但莫斯科方面还未做出最后决定。自然地,有关磋商势必有俄、美、欧三方政府高层领导人的参与。

在G8财长会议闭幕后,美国财长斯诺(John Snow)对媒体暗示,美国不会再质疑俄方作为能源合作伙伴的“可信度”。他甚至还称,俄罗斯有机会在G8峰会前加入WTO。上周五,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施瓦布(Susan Schwab)在华盛顿也表示,俄罗斯加入WTO“并非不可能的事”。

为了展现俄罗斯在G8集团中扮演的新角色,俄财长库德林宣布俄罗斯将免去多个穷国所欠的7亿美元债务,其中2.5亿美元还将通过世界银行(World Bank)拨给全球扶贫计划。上周五,世界银行行长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在圣彼得堡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豁免穷国债务“清楚地表明俄罗斯已开始扮演一个捐助者的角色,或是一个合作伙伴的角色”。

在利益如此攸关、G8峰会又将举行下,俄罗斯对本届上海合作组织(SCO,简称上合组织)峰会的态度明显低调得多。美国明显并不喜欢这个成员国包括中国、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和乌兹别克的组织。俄方显然明白到,必须时刻紧记美国对这个组织的敏感。

早前,上合组织拒绝了美国关于获得观察员地位的申请,并且要求美国制订从中亚地区撤军的时间表。在中亚多国出现亲美的“颜色革命”下,上合组织也给乌兹别克这个面对美国寻求“政权更替”压力的国家,提供了一个避难所。上合组织对中亚的颜色革命,持全面否定的态度。

上合组织目前在中亚地区的强大存在,挑战了北约自称是力达中亚的唯一具实力安全组织的说法。美国甚至怀疑上合组织是中俄两国联手在区内抗衡美国势力的一种策略。白宫曾一度认为上合组织只会昙花一现,可是事实证明不是。

鉴于以上种种敏感因素,莫斯科不会无必要地触动挑□美国。事实上,普京的治国方针,常被拿来跟19世纪90年代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Czar Nicholas II)财相重臣微德伯爵(Count Sergei Witte)所倡导的俄国政策相提并论──微德对内主张通过实行国家主导的经济自由化来振兴经济,对外则摒弃任何冒险激进的外交策略。

若普京承继“微德主义”,那么俄罗斯当然不会同意伊朗加入上合组织。华盛顿很清楚这一点。是以当最近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ud Ahmadinejad)获邀成为上合组织上海峰会的座上宾,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便透露,华府要求莫斯科对此做出“解释”。

今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上合组织外长会议上,俄罗斯的两个亲密盟国──哈萨克和塔吉克均发表讲话,反对增加新的成员国。莫斯科对此不置可否。

在俄罗斯看来,目前中亚地区的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其立场也要进行调整。去年由于“颜色革命”乌云密布,俄罗斯急切需要上合组织的援助。去年上合组织峰会在哈萨克举行,当时吉尔吉斯爆发了“郁金香革命”(Tulip Revolution),乌兹别克的安集延(Andizhan)也发生了示威。在这情况下,中国通过上合组织框架,向莫斯科伸出了抗衡美国的援手。

不过如今的情况大大改观,俄国也不再感到如坐针毡。现时大多数中亚国家也像俄国一样,采取多方位的外交政策,而美国则正在对其中亚政策进行了调整。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仍是最强大。

所以,俄罗斯如今不希望上合组织峰会做出“轰动”的举动。至于上合组织未来的发展前景,俄罗斯也无意将它发展成为一个东方版的北约,成为一个全面的军事集团。在军事上,俄罗斯倾向利用成员国包括了亚美尼亚、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乌兹别克和俄罗斯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简称CSTO),以推动中亚地区的集体安全。

对俄国而言,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可确保俄罗斯扮演主导角色。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宪章,规定俄罗斯有权过问中亚成员国所做出的重大政治军事决定。不过,俄罗斯并不会反对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与上合组织开展出某种伙伴关系。事实上,上合组织更有可能与亚太地区的其他多边组织建立伙伴合作关系,而不会增加新成员国。

就目前来看,俄罗斯只会将上合组织放在一边,G8才是当务之急。不过,上合组织在俄罗斯的决策当中仍然具有重要地位,因为它是俄罗斯唯一能够和中国就共同关心的中亚问题及利益进行合作的框架性组织。

上周三,俄罗斯国会就俄中关系出现的一些“令人担心”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在会上表示,这些问题只是“俄中关系大局中的一个小方面”,中国对俄罗斯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两国间任何一个个别的问题”。他指出,“中国是我们的战略伙伴,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大国,无疑拥有一个伟大的将来……与强大的邻国维系友谊、保持合作符合我们的根本利益……这意味着相互合作,互惠互利和相互尊重。”

可见,莫斯科会继续将上合组织作为一个与中国开展区域合作的重要组织。该组织的存在也令到俄罗斯有机会如愿扮演连结西方与中国的“桥梁”。

本文作者MK Bhadrakumar在印度外交部出任外交官29年,曾出任印度驻乌兹别克大使(1995-1998)和驻土耳其大使(1998-2001)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