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赖昌星访谈:走私或贿赂都是体制产物

2006-06-07 07:1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赖昌星在加拿大申请难民身份被拒,打了七年的官司,不断地上诉,司法程序快走到了尽头。任何一点好消息,都可能成为救命的稻草。毕竟,要求暂缓遣返,重新审视遣返的风险评估,已经是最后的法律手段,赖昌星没有办法不焦虑。

白天的喧嚣过去了,虽然已经是初夏,温哥华的夜晚还是有点凉意。被英文媒体《环球邮报》曝光的市中心公寓大楼,已经没有媒体的包围,安静得出奇。外面都说,赖昌星面临遣返,为防止其潜逃,他的住处内外早就布下了暗哨,甚至还有北京来的公安。但是,就记者的观察所见,并没有什么暗哨密岗,一切都与往常无异,难道这也是大风暴来临之前的片刻宁静?

我直接上到十楼,敲响了赖昌星的房门。没一会儿,赖昌星就出来应门了。他看到是我,显得很高兴。连说没有想到,然后非常客气地让我进门。趁赖昌星给我泡茶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他的住处。在这间他声称是友人帮他支付月租二千一百加元(折合约一千八百八十美元)的豪华公寓里,陈设相当简单,没有任何起眼的家具。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窗廉紧紧地遮住了每一个窗户,让里面的人无法看到外面漂亮的街景和海景,外面也无法窥视里面。

觉得不公才以头撞柱

我单刀直入,问赖昌星对遣返是否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也实话实说,心理早就有准备了,只是因为要被遣返的消息先从国内的朋友处得知,觉得十分不公平,因此在面对拘捕的时候,以为就要实施遣返,情绪一激动,就以头撞柱,结果被媒体解读成企图自杀拒绝遣返。赖昌星对法官在他面临遣返时仍然相信他不会潜逃,而释放他,给他最后的自由,他表达由衷的高兴。

毕竟见过大风大浪,赖昌星有点激动地表示,就凭法官的这一点,他也不会潜逃,不会自杀,要死,也死在中国

我接着问,难道你真的准备被遣返了?赖昌星笑了,反问我:我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吗?要是那样,就没有远华,也没有我赖昌星了。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就要努力,我和律师都是那样的态度。

当我提醒他,媒体正在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不肯公开承诺不判赖昌星死刑,而是承诺公正审判。赖昌星眼睛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高兴,随口就回答,律师正在把这个情况放在要求暂缓遣返的新情况中,显然这对赖昌星有利。更何况,正在温哥华视察的加国总理哈帕在回答媒体提问时,也明确表示,这是加拿大坚持的遣返原则。

我继续追问:因为前总理朱镕基等中共高层都承诺不杀赖,同时,遣返赖也是为了将更多犯有走私贪污的涉案者可以回国,难道你真的相信北京会让你死吗?他沉默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却突然提高声调说,“我希望遣返后能够公开审讯,我也不找律师,自己为自己辩护。”

说到这里,他的口气有点赌气的味道,“我没有杀人放火,没有运过毒品弹药,我有什么罪?”在赖昌星看来,他的所谓走私或者贿赂,都是当时体制的产物,几乎每一个成功的生意人都是这么做的。他特别强调,他的原油交易,都是在公海上完成的,没有触及海关法。我说,你有法不责众的想法很自然,对你有选择性办案也有可能,但法律是黑白分明的事情,除非你证明自己无罪,不然,办你也没有错。他想了一下,说,至少体制和我个人的问题应该有不同的对待。

为小人物鸣不平

我问:按照你的说法,你对远华案的审讯判决不服气?赖昌星干脆说:不服气。但他没有为司法部副部长李纪周和前外长姬鹏飞的儿子姬胜德等卷入远华案的大人物鸣不平,却强调那些拿薪水为他打工的小人物,被判刑甚至死刑太冤枉,被遣返后,他要为他们说话。赖昌星虽然生意做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金,但他身上仍然有浓厚的草根气息。声称如果不被遣返,就会在温哥华打工而不再做生意的赖昌星,脑子里颇有回去打一场大官司的蓝图。

因为国内正逢十七大的准备工作,海外媒体纷传赖昌星遣返回去会引发新一波的肃贪行动,甚至影响政治局的人事安排。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他。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既然你提了贾庆林,我就再次说明。当年贾是福建省委书记,我是福建最红的商人,我跟他当然有很多接触,但绝对没有不正当往来。至于他的夫人(林幼芳),虽然是主管外贸,但我跟她只在高尔夫球场见过一面。我做生意,不需要找他们要批文额度,因此,没有关系”。赖昌星强调,遣返回去后,他还是会这么说,至于其他的人事问题,他都会据实和盘托出。赖昌星承认,国内有些人,尤其是以往做同样生意的人,可能会紧张,“因为我有问题,他们难道就可以干净吗?”赖昌星认为,生意场上,朋友常常容易转化成仇人,他也没办法。

赖昌星出国后,除了法庭的陈述,他对外讲得最多的是那本盛雪写的《远华案黑幕》。我问他,是不是那些陈述都可靠?赖昌星不高兴地表示,当初因为魏京生很关心案件(魏也来过温哥华为赖作证),盛说是魏的助手,对他进行了多次的电话采访,但书写出来后,赖昌星觉得被利用和扭曲了,“你知道,我从此不再和盛雪联络,”赖昌星如是说。

我问,是不是要将还没有说出的远华案内幕,在可能被遣返前留下呢?至少,这也可以给历史有个交代。赖昌星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谨慎地说,“让我再想一想,我会给你打电话”。

希望孩子能留在加国

我告诉赖昌星,加拿大国家电台访问我,谈及他的前妻曾明娜和三个孩子。我提出,即使赖昌星曾明娜有问题,他们的孩子当时都未成年,如今又在加拿大接受了将近七年的教育,中加双方都应该网开一面,给孩子们机会。赖昌星听了很开心,流露出少有的父亲情怀,他坦承,即使自己和曾明娜被遣返,还是希望孩子们留在加拿大发展,不过这也要听天由命。谈到此,赖昌星突然再次提及,如果能遣返回香港,他会高兴很多,因为“我还是比较喜欢香港”。

夜幕已深,赖昌星谈意甚浓,但我因为还有其他事情,不得不告辞。赖昌星握着我的手,再次感谢我来看他,并要我问候他认识的亚洲周刊其他记者。不过,他还是不忘提醒我,关于他为国家安全部门做特工的事情,以及另外一些人事问题,他不想媒体报道,希望我尊重被采访者的意见。显然,赖昌星头脑还是非常清楚,知道如何把握媒体访问的尺度。


亚洲周刊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