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敦煌唐代仕女图赏析

2006-03-05 19:2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幅画采自莫高窟的幽兰深谷。画中钗光鬓影,绮丽纷呈;花木含春,蝴蝶翻飞,一片暮春暖日的气息!若从远处看,人群似乎正从花间款款而出,令人叹为花神。

这是莫高窟盛唐130窟里的女供养人像,人称都督夫人礼佛图。

  这位都督夫人号太原王氏,是天宝年间敦煌邻郡太守乐庭瑰的妻子。她本是名门闺秀,随夫镇边多年。敦煌人修建130窟大佛时,王氏夫人带头捐了一大笔胭脂钱。所以,按照当时的习惯,她的形象与大佛同在。

  她在哪里?画中右起第一位便是。身量大,气派足,头顶幡盖,袖笼香炉,一副朝廷命妇的架势。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后排的观众恐怕把她看成瑶台王母了吧?都督夫人的身后跟着她的两个女儿十一娘和十三娘,接下去是手捧供品的奴婢群。她们各依身份不同,一律穿戴着盛唐天宝年间的时世妆,“新装巧样画双蛾,慢裹恒州透额罗”,“留住铅华云一片,犀玉满头花满面”,使得传世的唐画名品《簪花仕女图》和《虢国夫人出行图》,顿时失去了光华。

  众多形象中,我尤为喜欢两个人物,一个是都督夫人的大女儿十一娘,另一个则是手捧鲜花的双髻青衣,她没有名字,我们姑且叫她春杏儿吧?十一娘头束高髻,粉面花靥,肩披锦帛,长裙曳地,打扮得既入时又不失素雅。与母亲和妹妹相比,十一娘体态纤秾适度,完全是唐代标准的美人坯子,看到她,你不禁会联想起风华绝代的杨贵妃来。有人说她已经出嫁,也有人说她待字闺中,我更愿意相信她“养在深闺人未识”。

  再看春杏儿。穿着一身男子装,梳着一对“丫鬟”髻。脸还没有长满,或许是个新来的吧,乐府女管家给她派了个端花盘的差事。花盘里的花鲜艳欲滴,有点像杏花。我喜欢“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诗句,所以一开始,我就把春杏儿当成了卖花的江南小姑娘!这可能没什么道理,却使我对她印象深刻!

  一阵清风掠过老夫人头上的幡盖,顷刻之间,也吹皱了十一娘和众多姐妹的心湖。此刻,面对大佛,十一娘在想些什么呢?春杏儿又在想什么呢?每次看到这幅画,这个问题就会浮上心头。终于有一天,四月八、佛生日,我和年轻的女伴去九层楼大佛殿烧香发愿,一时间才恍然若悟。

  那是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星河阑珊。争烧第一炷高香的少女们,一改往日的常态,脸上似乎都写着肃静二字。小心翼翼地点香,诚心诚意地发愿,三叩九拜之后,回看香烟正托着彼此的心语,袅袅飞向神明。

  这个敬神如神在的现代场景,使我终于明白了两件事:第一,都督夫人礼佛图原来是130窟大佛四月八开光时的剪影;第二,十一娘和春杏儿都在发愿,主仆二人心曲各异。

  少女的心曲无意会散落在春风里,如果你真想探知,就去问那画中美丽三色的蝴蝶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