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长沙知名餐厅老板携巨款潜逃美国

2006-01-17 19:1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长沙“蒙娜丽莎”中西餐厅的老板龙平突然“人间蒸发”,还欠了供货商几百万元货款。2005年冬,这个消息在湖南长沙以风一般的速度迅速传播。经调查得知,2005年12月25日圣诞夜,龙平携巨款由北京前往上海,12 月26日下午由上海浦东机场乘坐国际班机飞往美国。目前,他已经外逃至美国境内。
知情人士透露,长沙蒙娜丽莎中西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娜丽莎”)旗下的长沙芙蓉路识字岭店和白沙路等四家分店已相继关门,其余四家也有两家相继转让了。引发这场变故的导火索是龙平在北京圣诞夜的神秘失踪,紧接着,今年1月7日,“蒙娜丽莎”长沙总店门口又上演了供货商上门讨债被打的惨剧。

毫不夸张地说,5年前的“蒙娜丽莎”曾是长沙最有品位和格调的中西餐厅,一度创造了湖南餐饮界的奇迹。由于龙平在欧洲待过很多年,又是做娱乐出身,所以特别受长沙文艺界及白领人士的喜爱,湖南许多文艺明星都是“蒙娜丽莎”的常客。

蒙娜丽莎的老板龙平到底是生是死?为什么突然“人间蒸发”,神秘失踪?“蒙娜丽莎”怎么了?究竟是什么使得这个曾获“湖南省十大潜龙企业”称号的“西餐明星”突然变得萧条败落?《法制周报》记者对“蒙娜丽莎”在长沙和北京的店铺展开深度调查。

虽然事隔近5年时间,韩冬(化名)仍然清晰地记得龙平当年举行的那场盛大婚宴。那天,做牛肉生意的韩冬作为“蒙娜丽莎”的供货商,应邀参加了龙平的婚礼。因为新郎倌是“二婚”,婚宴被安排在傍晚举行。“我一个送牛肉的他也记得,这回一定得去!”捏着请柬,韩冬有点“受宠若惊”,他兴奋地拉着老婆孩子,用红纸包上还带着体温的200元钱,破例打了辆的士,风尘仆仆地赶往长沙最高档的华天大酒店。

在华天大酒店湖南厅,黑压压地坐满了人,韩冬走进去才惊愕地发现:龙老板请的不仅是有钱有权的“社会名流”,还有自己的“穷哥们”──几乎所有“蒙娜丽莎”的供货商都来了。怕记者听不清楚,韩冬还特意岣呱?调说:“我就是佩服龙平这一点,很随和,没有大老板的架子,对我们很好!很有人情味。”

当时婚礼上还请了一位香港大明星,主持婚礼的是龙老板的一位欧洲朋友,虽然他讲着韩冬怎么听也听不懂的“外国话”,但可以看得出,龙老板和这个“洋人”的关系不一般。这给供货商们的感觉是“龙老板本事不小,外国都有朋友。

韩冬说,和龙平结婚的据说是某电视台的主持人,新娘子很靓,龙老板那天也打扮得特别帅。他听别人说,龙老板年轻时做过演员,有点名气,后来才“下海”在长沙开了中西餐厅。1996年12月,蒙娜丽莎中西餐厅总店在长沙市五一东路隆重开业。“由于他为人好,又有经营头脑,所以‘蒙娜丽莎’在长沙很快打开了局面”。

给众多供货商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龙平的阔绰。龙平的一位老表曾告诉韩冬,龙平平时出手很大方,住宾馆都喜欢上“华天”,而且要住几千元一晚的豪华套间。据说,他这个人虽然不喜欢赌博,但是很“花心”,常常把钱花在“捧角”上。

就在2005年圣诞前夜,龙平还与员工们一起举行了圣诞晚会。12月26日,龙平以办公室需要装修为名,搬走了北京西直门湘定龙府酒店(北京蒙娜丽莎餐饮有限公司旗下酒店之一)三楼办公区内的装饰画等一些值钱的东西后,就再没出现过。服务人员告诉记者:“酒店的生意一直很好,谁也没想到老板会跑掉。”

2006年1月9日上午10时,湘定龙府酒店总经理贺莎丽组织供货商开会,当日下午,酒店财务部门出具的欠条显示,该酒店共欠供货商三百多万元货款。贺莎丽向记者表示,对于龙平卷款外逃的事,她也感到很意外,“从去年12月26日起就找不到龙平了,之前他一点逃离的迹象都没有。”贺莎丽称,她已向北京警方报案。“我们酒店170多名员工12月份的工资还没有发,大约需要30万元左右,我会带领他们去劳动局解决此事。”

在北太平庄派出所的调解下,供货商与员工们陆续离开酒店。随后,位于东直门的另一家蒙娜丽莎餐厅也因为同样原因被迫关门。在长沙,这场厄运如瘟疫般波及了蒙娜丽莎8家店中的4家店铺。

1月11日傍晚,记者走进位于长沙市侯家塘附近的蒙娜丽莎中西餐厅,门口的保安和其他几个保安围在一起,正漫不经心地闲聊着。店外摆摊的小贩介绍,在这里停靠的车辆最近实在少得可怜。

此刻虽然正值吃饭的时候,门口披着白羊毛披肩的迎宾小姐仍笑容依旧,但里面的顾客却形影稀疏,偌大的厅堂里只有寥寥二十几个客人。记者点了份口味鳝鱼和辣椒拔茄条,环顾四周,屋内的摆设稍显陈旧。虽然店名很洋气,但是也做得出地道的湘菜,品相精致,辣得正宗,价钱也便宜。因为顾客少,记者听不到平时优雅的钢琴声,顾客们兀自安静地吃着饭。

“听说你们老板跑了,分店倒闭了好几家,有这回事吗?”记者问。该店服务员尴尬地一笑,然后默默点头。据知情人士透露,蒙娜丽莎中西餐饮有限公司事发前拥有固定资产8000余万元,职员680余人。它由最初的一家店面发展到长沙地区八家分店、北京地区两家分店连锁经营、周边城市及省外十一家加盟店共同发展,最终成为赫赫有名的大型明星品牌餐饮企业。

据悉,蒙娜丽莎侯家塘分店在开业之初,仅3个月就收回了全部投资。这位服务员告诉记者,现在她们每月工资只有700多元,尽管现在店里对外负债累累,但是店员的工资目前还没有拖欠现象,“说实话,我们不希望店子倒掉,在这里干了好几年,多少也有感情了!”。

对“蒙娜丽莎”怀有感情的,不仅仅是在这里工作多年的服务员。家住长沙的周女士,周末常与先生一起到该餐厅享受西式烛光晚餐。她说,“我和丈夫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家蒙娜丽莎西餐厅,以后每到结婚纪念日,我都要和丈夫来这里共享晚餐,伴着悠扬的钢琴曲,我品着馨香的热咖啡,丈夫端一杯红酒,气氛显得温馨而浪漫。”

其实,许多长沙市民对这个西餐品牌还是很有感情的。那时的“蒙娜丽莎”可谓一枝独秀。据知情人回忆,每到圣诞节、情人节等一些西方节日,该西餐厅就异常红火。仅圣诞节前夕,蒙娜丽莎中西餐厅的席位早在半个月前就已被预定八成。生意旺时,一张餐桌常常有好几拨客人同时就餐,一碗油炒饭竟能卖到30多元。

业类人士评价,蒙娜丽莎餐饮有限公司曾一度创造了湖南餐饮界的奇迹,最初的品牌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湖南餐饮业的发展。有例佐证,近年来,在长沙地区及湖南省内,仿效“蒙娜丽莎”经营风格的餐饮企业竟多达160余家。

从长沙市工商局了解到,蒙娜丽莎公司的法人代表任凤梧是龙平的母亲,而龙平只是股东之一,龙平是长沙的监事兼董事,负责北京的“蒙娜丽莎”。目前,龙平的母亲任凤梧作为蒙娜丽莎中西餐厅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已经授权律师处理公司的债务问题。

此后记者多次拨打龙平母亲和律师的电话,都无法接通。51名供货商已经联合向长沙市芙蓉区法院提起了诉讼。1月9日,位于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的湘定龙府酒店没有照常开业,数十名讨薪员工和讨要货款的供货商被堵在紧闭的大门前。

而此时的“北京蒙娜丽莎•湘定龙府”门前,蒙娜丽莎那迷人的微笑不再,500平方米大堂内显得空旷寂静,店子已经被有关部门查封。知情人透露,在2004 年长达半年的装修期内,整个酒店用了7斤黄金炼成金箔做装饰,160盏豪华艺术灯夺人眼目,1500多幅大小壁画更是让人叹为观止,还有1000多件工艺品从世界各地收集而来,装点在酒店的各个角落。整个酒店俨然似一座极尽奢靡的宫殿。

据接手餐厅的老板介绍,龙平在北京也欠下了巨额的债款,说好元旦前将账付清,谁知老板却跑了。做水果生意的蔡雪梅来到长沙解放西路蒙娜丽莎音乐厨房索讨货款时,却发现该店已易主。后来蔡雪梅才知道,长沙市蒙娜丽莎中西餐厅有限公司(简称蒙娜丽莎公司)共拖欠了51个供货商160多万元货款。

“我们讨货款都是有凭据的。”蔡雪梅说。记者从她手上看到了“蒙娜丽莎”应付货款确认函。蔡雪梅说,自从龙平在长沙火车站开总店以来,她与蒙娜丽莎公司合作7年了。“在我印象中,蒙娜丽莎公司和龙老板都是比较好的,我们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蔡雪梅的话语中掺杂着几许无奈和辛酸。“我其实早就听别人讲, 12月1日龙平把两个店子偷偷转手给了唐某。当时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夜夜睡不好。”

12月21日,龙平约供货商在长沙见面,答应2006年1月1日前将供货商的货款全部付清。可蔡雪梅12月26日下午去建湘路天心城21楼的财务结账时,却被告知龙平已经跑了。“我当时的头一下子就昏了,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我们6女2男一行8个人,横下一条心,决定北上看看北京方面的情况,龙平到底是不是真的跑了,北京蒙娜丽莎方面情况怎么样,长沙和北京都是一个公司、一个老板,他们总该有个交代吧!就这样我们8人连夜北上进京。当时身上什么都没带,匆匆上了火车。”

12月28日晚,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北京。29日早上,他们找到了北京蒙娜丽莎餐饮有限公司负责人。并在北京海淀区工商局看到了注册登记和变更登记。发现原来的法人代表龙平在2004年3月24日变更为了其母亲任凤梧。“这让我很困惑,难道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在北京,蔡雪梅了解到,龙平不但拖欠了供货商的货款,还将员工每人500元的押金共数万元都卷走了。

到了北京,几个大的债权人成立了一个维权委员会,要求我们也加入。但是他们的条件是先考虑北京再考虑外地。我们开会的时候,几个牵头的“大债权人”中有四个自称北京蒙娜丽莎公司欠他们的钱有好几千万。“一个说公司欠了1500万,一个称欠了900万,一个欠450万、还有一个欠500万。”蔡雪梅说,甚至有一个知情人士透露,仅仅北京方面蒙娜丽莎公司就有6000多万负债。

在北京的时候,许多北京的供货商提出质疑,根据他们掌握的线索和证据分析,龙平在出逃前很有可能将手中的股份转让,出逃前北京蒙娜丽莎餐饮有限公司龙平有可能只掌握10%的股份,而背后掌握90%股份的大股东另有其人。蔡雪梅说,后来供货商中传出的另一个消息更让人难以置信,长沙供货商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长沙北京两地加起来甚至有近一个亿的负债。

他们甚至向记者提供了一笔账:蒙娜丽莎公司在长沙欠商业银行的据说有上千万,欠兴业银行的债有440万,欠东屯渡农业信用社的债有30万,欠火星农业银行的债有400万。

随后他们向记者出示了2005年4月8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长中民二初字128号)的民事裁定书,该判决书显示:该法院冻结被告长沙市蒙娜丽莎中西餐饮公司、湖南鼎盛担保有限公司任凤梧、龙平银行存款人民币440万元,或扣押、查封其相等价值的其他财产。“看看吧,公司的账户早在2005年4 月就被冻结了!”供货商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据供货商刘先生说,2005年11月30日,龙平委托公司给所有供货商打了一份付款承诺函。后来,有人发现“蒙娜丽莎”在解放路的四分店和五一大道的总店突然易主,几个供货商马上找到了龙平,所有老板都受到了龙平的热情接待,龙平给每个供货商支付了1万元,又给了每人差旅费,并答应在2005年12月28 日前将所有供货商的钱全部结清。但此后这些供货商在2005年12月26日拨打龙平的电话时发现,手机不通,所以才有了蔡雪梅等8人去北京的经历。

1月12日,记者采访了接手蒙娜丽莎两家店面的唐学兵,此前他拒绝了省内外其他媒体的采访。唐老板首先向记者澄清,他接手的仅是“店子”而不是整个公司。根据他与龙平、任凤梧签署的《转让合同》:转让的两个店面于2005年11月30日前对内、对外的一切债权、债务由龙平、任凤梧(龙母)承担。

唐向记者表示,在11月6日前他根本不认识龙平。他是在11月6日,在长沙蒙娜丽莎一家餐厅和龙平认识的。随后,他得知龙有转手店面的想法才购买的。当记者问为什么他只花了80万元就购买了两家店面,如此低廉的价格是否有资产转移的嫌疑?唐回答:“如果你感觉便宜你也可以买下我这两家店子啊!?这两个店子现在已经让我骑虎难下,说句不好听的‘我这是羊肉没吃上,惹得一身骚’!”

记者问对将来店子的发展是否看好?唐说自己接手仅一个月就已经赚了22万元,仅圣诞夜两家店就赚了10万元,他很有信心,蒙娜丽莎能度过难关。财务混乱和管理缺位是蒙娜丽莎身陷困局的原因,目前外界的看法有多个版本。许多人将其失败的原因归咎为“盲目扩大生产、管理不善”。

供应商陈桂生认为就一个成熟的企业管理者而言,龙平虽算不上管理高手,但是管理的基本技能还是有的,关键问题就在他家族式的管理模式,蒙娜丽莎用人惟亲,管理人员多为有裙带和亲戚关系的“自己人”,这些人掌握着公司的一定股份,并享有一定特权,层层抽空了公司的资金。许多人对此是敢怒不敢言。

就拿“盲目扩大生产”这一条来讲,一位熟悉他的供货商告诉记者,实际上蒙娜丽莎进京发展没有错,问题是在第一家开业后,又很快不惜花重金、花半年的时间动用金箔来装修湘定龙府。一位在该店工作人员讲,许多时候老板出手大方,喜欢“穷家富过”,但是,这并不是导致该公司致命的硬伤。

最可怕的问题在于该公司的财务之乱。供货商陈波透露,在北京开的两家店子,任何一家的所得利润都是长沙分店的四五倍,但是长沙门店的所得资金必须源源不断输往北京,以完成公司“对外扩张”的需要。如此以来,分店老板中难免有人“中饱私囊”,因为龙平肆意支取资金,而导致子公司对母公司丧失信任。

另一方面,龙平个人也负有重大的责任。曾在该店作过一段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始终坚持一个人说了算的家长式管理作风。不仅体现在人事管理上,财务上亦是如此。据知情者介绍,龙平到各个分店拿钱也只凭自己一句话,许多次龙平也痛悔,他在北京和长沙两地的银行贷款不谨慎,才导致公司身陷泥潭。

中南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漆多俊认为,如果龙平在逃跑前变更法人和改变注册登记的事实认定的话,如果蒙娜丽莎公司负债严重,可以申请破产,但是由于龙平母亲任凤梧目前年纪比较大,一但有关部门认定了她不具备清偿的条件,她就有可能逃避处罚,甚至推卸以往的账目。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博士展江教授认为,像龙平这样的私营老板外逃的事件其实由来已久,而携款上千万外逃的情况也较为常见,以“携款潜逃”为标志的资本外逃现象危害极大,已引起中国政府高度关注。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