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个老村长的自白

2005-12-29 00:4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广东某地一老村长,在今年改选中终于下台。他满腹委屈,匿名给记者打了电话,讲了他一生的经历。虽然这是一面之词,但多少可以看到农村基层权力组织蜕变的历史沧桑。

  土改时,他跟着工作组打土豪分田地。他入了党,当了民兵队长,以后走走过场,又当上了村长。他说,那时村干部不敢贪污,最多是吃顿会议饭,多夹几片薄猪肉,不象现在的村干部每餐要去宾馆酒楼,还要叫小姐陪酒陪唱。

  大跃进放卫星,村村虚报高产。他胆子不大,没敢说谎,如实报了产量,可领导吹胡子瞪眼给他一顿臭骂,险些撤了他的职。于是,他只好对上夸大数字,将亩产报到一万五千斤才算过关。但这可苦了百姓,政府拉走了全村的口粮,村民们吃糠咽菜。这是几十年来,他给村民做的最大“恶”事。但是,当时不虚报行吗?不坐牢,也得是右派。

  四清运动,村干部都被关进了黑屋,工作队轮番审查,让坦白交待。作为村长,他是头号贪污嫌疑犯,黑天白夜地审讯,不让睡觉,最后他只得交待:自己从不买火柴,总是趁没人,在饭堂从每一盒火柴里抽10根,凑为一盒私用。最后,他补交了1元钱的火柴费,算是过了关,并成为坦白模范。

  文革中,他吓坏了,分不清东南西北,连大字报也不会写。幸亏工作组中有个小李,有文化,对他也不错。他紧跟小李,求他一张张代写大字报,高呼紧跟毛主席。他是贫农,根红苗正,于是带领人拼命斗黑五类,成了革命先锋。70年代初,割资本主义尾巴,为自保,他带头将自家自留地里的蔬菜统统铲掉,受到了上级嘉奖。他的经验是跟紧党中央,宁左勿右。这让他混过了文革,保住了村长的宝座。

  打倒“四人帮”,他更晕头了,连毛主席夫人都抓了监,谁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得紧跟中央,他每天到大队部上班,逢人就喊:“打倒四人帮!” 真灵,公社党委树他为革命模范,大喇叭全公社表扬,号召大家向他学习。他最想不通的是拨乱反正,地富分子统统摘了帽儿,他们的子女也能参军上大学了,连地也分了,黑五类都经商赚钱了。这不是翻天了吗?几十年,他参加的土改和阶级斗争,难道都错了吗?当然,最后他还是想通了,因为这是中央的部署。

  80年代后,风气变了,开始有人给他家送礼送钱了。什么招工名额、农转非户口、计划生育指标、开个证明,都成了来钱的路子。最明显的一件事,本村有个高中毕业生,要当村干部,一下送了他5,000块。进入90年代,变得更厉害了,干部要四有:唱四首、打四圈、跳四步、喝四两。他还是得紧跟,上级各层干部下来,他先得安排卡拉OK套房,敬名牌洋酒,找人打麻将,还得找小姐陪跳舞。领导走时对他说:“你村样样先进!OK!”

  几十年,他见风使舵,村长当得稳稳当当,但最后一关他没过。今年选村长,村干部个个往镇长、镇书记家里跑,大信封里装上十万八万的。他没舍得送,想:和镇领导都是老关系,村长还能给别人吗?但最后,他到底丢了村长,连个村委也没捞上。家里人骂他:“谁让你抠门儿不送钱呢?”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