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投书: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2005-12-16 02:1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叫王桂英,女,54岁,原电镀表厂工人,十年前病退。

丈夫:吴寿清,男,54岁,无单位无劳保,二十多年来一直靠修理自行车,艰难地勉强维持生活。

我和丈夫吴寿清近几年来一直居住在五星家园101#--101室大女儿家里。

2005 年11月19日上午7点钟,吴寿清和平时一样,推着他的装着工具和配件的小三轮车到五星家园小区门口摆摊修自行车。到了9点钟,我当时正在弟弟王桂高摆在五星家园二期门口的摊位上,只见吴寿清捧着上半身,一步一拐摇摇晃晃朝我走来,走到面前我就问他:“啥个事情?”吴寿清就对我说:“我被城管队打了”。我就问:“城管队为啥打你?”接着他就给我讲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吴寿清说:“上午出摊过后修了几辆自行车,到了8点多钟,来了几个城管队的,对我说,不准摆摊,并将我小三轮车推了就走,并说要没收小三轮车,当时我就问他们啥个道理?我的摊头一直放在小区门口,又不影响你们,再说小区门口有两个摊头,另外一个摊头你们为啥不管,偏偏要针对我,不让我摆摊头,其中一个城管队员窜到我面前,指着我脸就气势汹汹地说:我们就是不让你摆摊,别人家的摊头和你不搭界,我们就是要弄你。我和他们评理双方就大声争吵起来,接着他们几个人将我连推带拉,被他们打了几拳,由于小区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不少市民纷纷指责城管队态度恶劣,行为野蛮,城管队怕激起民愤,这才松了手,后来,我对他们说,我要找你们领导告你们,他们就说,你去吧,我们在办公室等你,说着,他们就走了,随后,我就去了扬名城管队办公室,当我走进办公室,他们随手将大门一关,有六个人冲上来,一齐朝我拳打脚踢,毒打了一顿,后来,这群人扬长而去。我忍不住疼痛慢慢地走了回来。”

我听了吴寿清讲了这些经过,心中非常气愤,随即叫了我大女儿,三个人就去扬名城管队办公室,找他们评理,我们去了后城管队只有一个女的,我就质问她: “你们执法队为啥打人?你们有没有国法?有没有领导?你们简直就是土匪强盗。”接着就和她争吵起来,这时,从外面冲进来一群城管执法人员,其中一个人他们当中有称他为队长就喊“给我打,我哪怕就是不穿这身皮,也要弄定他们。”当时他们大约有十几个人一哄而上,对着我们三个人就打起来,有一个城管队员揪住我女儿的头发,用力揿到地上,连续撞击头部,我女儿当即被他们打得昏死过去,当她醒过来时,又被他们打得第二次昏死过去,我当时见状就喊“救命”,并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求求你们不要打了,要出人命了”这时一个城管人员要对我动手,我就对他说我是有心脏病的人,你们不能打啊!而这人且说“你想做死啊”随手就给了我一个大巴掌,我上去抓住他紧紧不放,而他用足力气只听“啪嗒”一声,凶残地将我手指扳断,我当场痛得死去活来,这时我丈夫吴寿清被一群城管人员打得已不能动,只见他背靠墙角,一动不动,脸色发紫,瞪大了眼睛,我就喊“寿清,寿清”,见没有回音,我就拚命地大声叫喊,但是,我再也没有听到丈夫的声音,我马上叫刚刚醒过来的女儿,叫他快打电话叫110,等110警车来了过后,我就叫“警官,警官快救人,快救我寿清”,到120救护车来了,医生检查了吴寿清的眼睛,并对我说:“已经不行了,瞳孔放大了。”然后送到市一院急诊室,医院医生说:“人已死了半个小时了。”
就这样,一个生活在社会最低层,最弱势的平民百姓,一条鲜活的生命,在扬名城管执法队的办公室里,被他们活生生地打死了。

现在专案组认为无证椐证明城管用暴力打死了我丈夫…..但.又让我们提赔偿的条件…..我们该怎么办?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