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官方终于承认松花江有重大污染

2005-11-26 09:3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政府官员已经承认,松花江的化学污染是一起重大的环境污染事故。对沿岸居民生命健康会带来重大危害的环境污染事故,在事发后10天才公布于众,中国政府的做法是负责任的吗?请听黑龙江省居民、自由撰稿人石成仁和旅居加拿大的“不寐之夜”网站站长任不寐对此的不同看法。

记者:从污染发生到政府承认,中间隔了十天时间,我首先请问石成仁先生,你对政府在这件事情上的所作所为感到满意吗?

石成仁:就我个人而言,基本上满意,这是跟昨天的中国政府相比较。因为如果在改革开放前,毛泽东时代政府,这事情别说十天,一年、两年、十年都不一定给你公布。外面的人不会知道这件事的。但是我注意到这件事是对外面先公布的,对内来说,前天就已经公布污染了。

记者:就是前两天,哈尔滨已经断水了,但哈尔滨政府断水时,向公众说明的理由是要对水设施进行维修,并没有说松花江有污染。

石成仁:昨天我看报纸报导说有污染了。目前中国就我观察,就说效率和质量都不好,是这个情况。

记者:任不寐您怎么看待石先生这个观点,就说跟过去的府比起来,现在的中国政府作法还是可以接受的?

任不寐:我们判断一个政府对紧急事件的反应,肯定是有不同的标准。但是我想比较有说服力的标准,应该是看受害者对这件事有什么样的反应,哈尔滨市民这十天,特别是这两、三天的恐慌性的反应,应该说明了当中有很大的问题。

特别是我们知道,这两天哈尔滨除了抢水之外,还纷纷购买机票离开哈尔滨。但是机票已经售光了,这事情说明市民对政府的反应是非常非常不满意的。

但是我们可以回头看一看,这事情整个发生的过程,到底是怎样的?为什么我们说,包括哈尔滨市政府、中央政府、还有中国的媒体在这件事情上是完全不负责任。那这样一种反应,若发生在全世界任何民主一个国家,这个政府早该下台了。

十三号发生了石油化工厂爆炸事件,刚发生爆炸的第二天,石油公司的发言人就声称,这场爆炸不会造成污染,那其实发生爆炸事件的的吉林市和哈尔滨是中间有一个城市松原市,那实际上这个城市在十八号就已经宣布停水,到昨天停水才结束。

就是松原市已经发现水的化学污染事件,但是市政府根本没有向外面公布,而且连有关部门、有关媒体也没有进行报导。

五天以后,哈尔滨政府才开始承认水有问题,二十一日哈尔滨连续发表两个公告,第一个公告称,停水的原因,是水的供水系统例行修理,但是当网路和媒体不断进行关注的时候,事件就隐瞒不下去了。所以当天又发第二个公告,承认是爆炸造成水的化学污染。整个有关当局在哈尔滨重大的水污染这件事情上是严重失职的。

记者:刚才石先生说,在改革开放前发生这样的事情,人民也许永远不会知道。那么现在仅仅过了十天,政府承认了,这是一个进步,任不寐先生您觉得呢?

任不寐:我不能完全同意这个观点。因为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在刻意隐瞒这个重大灾难事件上,可以说几十年如一日了,那么是不是中国政府进步了才承认?还是因为媒体本身的开放,和公民意识的觉醒,他们无法隐瞒了呢?实际上,如果没有网路,没有媒体持续的关注,哈尔滨政府是会继续隐瞒下去的。

记者:如果政府不隐瞒,那么事件发生的当天就公布出来,沿岸的居民不要饮用河里的水,对远处的哈尔滨市每天或每小时公布水质的检测情况,提醒老百姓,过几天可能要停水,让老百姓小心,如果这么做的话,公开讯息的话,老百姓就不会恐慌。您觉得是不是?石先生,这样反而老百姓会觉得政府非常的负责任。

石成仁:你说的这个倒是有一定道理,应该这么做,而且应该能够比现在做得更好,没有做到那个程度是个缺陷。但是我是说做得比过去好,是这个观点。

记者:任不寐先生,由这个事件联想到禽流感事件,联想到前几年的萨斯事件,你会觉得中国对讯息封锁逐步减轻?

任不寐:我想中国的封锁意识,稳定压倒一切的国策,这个政策没有任何改变的。就说这个哈尔滨污染事件,官方每一步都是在被追打,都是在被动地披露讯息。所以这样一个状况是没有改变的,但是媒体本身,舆论本身,实际上是越来越勇敢。

我觉得我们对这样的悲剧的判断标准,不是过去有哪些哪些黑暗,因此对今天政府的反应可以原谅,而是拿纳税人的钱供养这样的政府,它面临这样的灾难,它本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我想这样对受害者是比较公正的。

(自由亚洲电记者申华采访报导)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