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举报公安局长的汉子还活着吗?(组图)

2005-11-05 00: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家庭》杂志记者青衣报道/2005年9月27日,《家庭》杂志编辑部接到报料,称河北省某市公安局副局长荣占平之妻年建珠,因丈夫长期在外包养情妇,欲花20万元雇凶杀掉丈夫的情人。被她雇的“杀手”正是被荣占平调离公安队伍,八年来一直苦苦上诉的徐健。徐健拿到17万现金和录音证据后,直接到河北省公安厅、政法委等部门举报。岂料几个月过去了,被举报人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徐健却陷入某种不可预料的危险中,不得不四处逃亡。


逃亡之中的徐健,手中提着证据材料和方便面。
---《家庭》杂志12月(上月版)

当天,《家庭》杂志记者火速联系徐健,在电话中,徐健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吗?,如果可以,我立即过来,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你们。”

第二天下午2时许,空旷的广州火车站热浪逼人,记者等候在事先约好的广告牌下。突然,一个中年汉子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到记者的眼前。“我就是徐健!”他风尘仆仆,满脸憔悴和沧桑,却有着一双鹰一般警觉锐利的眼睛。记者暗自惊叹:他真不亏是获得过黑龙江省“最佳破案能手”的人!

在这个天气异常闷热的下午,记者在酒店采访徐健,并听完他带来的两盒录音磁带。这个骇人听闻的故事一幕幕展现开来,让人不寒而栗。


银行停电年建珠只给了17万现金,另给徐健一张3万元的欠条。
---《家庭》杂志12月(上月版)

神秘来电,局长夫人让他抓住丈夫的把柄

2005年6月15日中午,徐健从河北省公安厅上访回来,打开号码为8605777的小灵通,“嘀嘀”的提示音马上响了起来,他发现几天之内的未接电话全是3063690和13833505577两个本地号码。会是谁呢?他在心里嘀咕,同时拨通了前一个固定电话。

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她自称是该市公安局副局长荣占平的妻子年建珠:“徐健吗?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怎么老找不着人?”

徐健告诉她,自己到省里申诉去了。

年建珠大包大揽的说:“嗨!你别在外面瞎跑了,我可以帮你在一个星期内平反,让你回海港分局上班!”

徐健苦笑着,表示不相信:“你怎么帮我?”

年建珠说电话里不方便,让徐健第二天到建国路月亮湾足浴城门口等她。

这个晚上,徐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原是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刑警二队的侦察员、一级警司。1997年,他打了一个态度嚣张的容留小姐卖淫的老板两个耳光,有人诬告说该老板的耳膜被他打穿,在没有法医鉴定和任何行政处分的情况下,仅凭分局领导的口头通知,他被剥夺工作权利至今。八年来,他一直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公道,但至今未果。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八年都未办到的事情,这个荣夫人怎么可能让他一个星期内就平反呢?

第二天上午,徐健忐忑不安地来到月亮湾足浴城门口,为防有诈,他特意带上朋友从国外带给他的美国爱国者007数字录音表。

很快,一辆绿色的三厢夏利车开过来,年建珠──该市公安局林业公安处科级指导员、二级警督,神色紧张的招呼徐健上车。

稍稍寒暄几句后,徐健问:“您说能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年建珠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徐健,荣占平要和我离婚,想和他包养的那个小情妇结婚,你替我跟踪他,弄个摄像机,把他们姘居的证据拍下来。”

徐健摇头说:“我不能跟踪荣局长,我被迫害是因为其他人诬告陷害,局领导只是偏听偏信谎言把我调出海港分局,我不恨他,我不想掺和你们夫妻间的事。”

不等徐健说完,年建珠冷笑道:“告诉你吧,傻兄弟。你的冤案平反不了就是荣占平不让你回来,因为荣占平和我说你告过他,他心里也清楚海港分局在辞退你的手续上违法、对你处理过重。你如果帮助我抓住荣占平包养情妇的把柄,荣占平就管你叫爹,你让他干啥他就干啥,他一句话就能让你回分局上班。”

接着年建珠又说了很多恳求的话。她伤心的告诉徐健,丈夫包养的小情妇才25岁,比他们的儿子还小一岁。荣占平供她在燕山大学读了四年大学,介绍她到绿洲大酒店做领班。年建珠的儿子在国外留学,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好凄惨,如今丈夫连仅存的名分也不想给她这个结发妻了。

望着这个年届50的不幸女人,徐健不禁有些可怜她。想了想,他同意了:“好吧,我帮你拍证据,让你丈夫回心转意,和那女人分手,回到你身边。”

雇他杀人,15年守活寡的局长夫人要“做掉”二奶

寂静的宾馆里,记者面前的录音机清晰的播放着当时的对话。

谈话进行到了40分钟时,徐健让年建珠去买台20倍的摄像机。这时徐健的手机响了,他匆忙告辞:“那我走了。”年建珠大声喊住他:“你把手机关了!我和你说个事。”

年建珠一字一顿地说:“你帮我把分局那个女的‘处理’掉!把她‘做掉’就行了!她插足我家7年!”她说的那个女人就是荣占平的前一任二奶,市公安局海港分局某派出所的内勤。

“不行,不行!‘做’掉不行!我可以帮你吓唬吓唬她,让她不敢再和荣占平在一起。吓唬她还可以。”杀人是要偿命的!徐健这一惊非同小可。

“她现在跟他断了,你吓唬她干啥呀?”年建珠将声音提高八度,“不吓唬她,我就说‘做’掉她!”

徐健应付说:“这个‘做’的事以后再商量,你不是要丈夫回到你身边吗?”

“也未必!也未必!荣占平衣冠禽兽,我恨他,等将来我有钱了荣占平也‘做’了!他的性不给我,他的钱也不给我!”“我跟你说,宁可现在这个女的(指绿洲大酒店领班)我不找,但是分局那个女的一定要给她‘做’掉!现在这个女的没让我那么痛苦,那个女的是从我30多岁就被她插足进来。我太恨了!她毁掉了我一生!她和荣占平搞‘破鞋’,让我欲活不能,欲死不能!”年建珠眼里仇恨喷的出火来。她例数那个女人的罪状:小学文化,却被荣占平安排在公安局当警察,和荣占平姘居了7年。从那时起到现在,荣占平15年不给年建珠钱,也不和她过夫妻生活,她守了15年活寡!

徐健下意识的抬头向车外望去,只见马路对面徘徊着几个骼膊上有刺青的壮汉,不时的朝他们张望。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暗自叫道:不好!这些人难保不是她的人,自己知道了这一惊天秘密,若不答应她的请求,难保她不把自己杀了!这时候,徐健才知道年建珠更主要的目的是利用他杀人,根本不是要帮他平反。曾经是警察的他有起码的觉悟,决不会干违法的事,但为了掌握荣占平和年建珠更多的犯罪证据,他假装答应替她雇越南杀手。

年建珠问越南杀手杀一个人要多少钱,徐健说:“20万人民币。”

“20万,这个费用能做下来吗?”年建珠沉吟一下,抬高声音说,“你干吧,行不行?反正你也没工作,你干吧,这20万给你!”

“我没工作,我背了8年的冤枉,可我不能做杀人犯法的事,而且我母亲为我哭瞎了眼睛,我一天孝都没尽过。”

“那你找找那越南人!”

“‘做’人的事可不能心血来潮!”徐健提醒道。

年建珠恨的咬牙切齿:“不是不是!他别的情人我不杀,分局这个女人我就要给杀了!她毁掉我一生!她毁掉我一生!这个女的我不能饶了她!我回去准备钱,我把前半辈子的积蓄都搁上,赌我后半生!我太压抑了,活不了啦。我是困兽犹斗了!我这后半辈子,我也不琢磨了!人要是被逼迫到这个份上,我宁可不活也要出这口恶气!”

接着,年建珠开车带徐健到某派出所认人。一路上,她反复交代,现场千万不能让人看出是仇杀,否则他们都得进去(进牢房),这几天的电话一查就知道;一定要做成强奸抢劫现场,要给那个女人射精……DNA化验不出来就完事了。

拿到证据,冒死赴上级政法部门举报

两天后,年建珠给徐健打电话,说钱已经准备好,让他下午去拿。

去不去呢?这一去,兴许就性命不保;但不去就拿不到证据。徐健最后还是决定去,他要藉此举报荣占平。

下午1时多,年建珠开车到约定的建国路将徐健接走,她先将车开到某小区,指着靠路边的第二栋的某单元说:“这就是她的家。你认准门儿,叫你朋友杀的时候把她的儿子也杀了。他和他妈一起打过我!”

年建珠又开车到另一个小区,带徐健上了楼上的一套空房子。她从塑料袋里掏出两大捆钱交给徐健:“点点吧,这是17万元。银行今天停电,只取了这么多。余下的3万元我给你打欠条,两周内保证给你。”她让徐健用报纸将钱包起来,就下楼去了。

一时间,屋里静的连落根针都能听的见,徐健紧张的心仿佛要蹦出胸膛:这女人太可怕了,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如果此时杀他灭口,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就在他掏出手机想向朋友发信息时,年建珠手里拿着一张打印好的纸上来了。纸上写着:今有好心人年建珠看徐健可怜,借给徐健17万人民币。年建珠一把抓住徐健的右手食指,在纸上按了一个手印,说人杀死后再将这张纸还给徐健销毁。另外年建珠还给徐健打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

年建珠要徐健找人当天晚上9时前把那个女人杀了,9时一定给她发短消息,告知她“防水材料已经买到”(即人已杀死)。下楼前她还威胁徐健:“如果你不找人帮我把她杀了,我就找人把你杀了,并到法院告你欠我钱不还!”

数分钟后,年建珠将车开到某购物城门口,让徐健下车。

眼看着年建珠的车开出了150米外,徐健拿着钱和欠条迅速拐进小胡同,然后狂奔,一直跑了1000多米才坐出租车,直奔火车站。随后,他乘火车到北京。确信无人跟踪后,当天晚上8时多,他给一个知心朋友打电话。朋友让他赶快向省公安厅举报。

在北京西客站等候前往石家庄的火车时,徐健拨通了河北省公安厅纪委某领导的电话:“我有重大情况向您举报。”该领导听了徐健的电话后,感到事态严重,让徐健立即去办公室找他。

为了不让年建珠起疑心,晚上9时,徐健给她发去短信:“卖防水材料的人没有上班,材料没买到,明天再买。”然后关了手机。

徐健到达省公安厅门口已是半夜时分。在办公室等候他的那位领导亲自将他接进去。详细汇报后,徐健将年建珠给他的17万现金、3万元的欠条以及录音带一并拿出来。那位领导一脸严肃的说:“你向纪委反映的事,我明天就向厅里汇报。但你向厅纪委举报,这笔钱就要暂时没收。”徐健急了:“假如查处不了他们,你们将这些东西没收了,我可就没了证据。”他要求带着证据到省政法委举报,那位领导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徐健来到河北省委门口给省政法委领导办公室打电话,接电话的人让他等消息。等到第三天,政法委让公安厅信访局的人找徐健,可对方告诉徐健,信访局只负责上访,不负责举报。徐健只好给省公安厅厅长打电话,可拨了几十次,总机都不给转。他只好带着证据折回北京,向中央政法委、公安部举报荣占平、年建珠。数天后,公安部督察局批示回河北省公安厅督查处调查。

正义何在?举报未果反遭威胁亡命天涯

让徐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边举报尚未有结果,那一边荣占平这对冤家夫妇已联合起来对付他。

6 月21日,徐健在省委门口等待政法委答复,手机短信铃声骤然响起,是年建珠发来的信息,让他速回电话,他当即用省委家属院的公用电话打过去。年建珠开口就质问: “你收了我的钱,为什么不把人给我杀了?你没有按我说的办事!”但她很快就转换语气,“虽然你没有把人杀了,我也感谢你,因为我丈夫回家了,15年后又把爱给了我又和我同床了。你信我的话,把我的钱和你的录音的、我给你打的欠条给我,我已和丈夫说好了,保证一个礼拜给你平反,让你到分局上班。”

徐健刚放下电话,荣占平也给他打来电话,说了同样的意思。徐健要求:“给我平反,我再把证据还给你。”荣占平火了,在电话里大骂:“我告诉你徐健,你想告我,门都没有!你扳不倒我!只要我在位一天,你若不把东西交出来,就一辈子冤死去吧!永远也别想回去上班!”

从那以后,徐健不断收到年建珠发来的恐吓短信:“徐健,东西你非交不可,乖乖的交给我,你就不会有事……”

“有人要杀你离婚的妻子和你的女儿!”

“我再拿17万赌你的下半生!”

从徐健手机上看过内容大致相同的短信后,河北省公安厅督查处的一位领导同志亲自抄录了20余条。

6月底,徐健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家中,侦察员出身的他立即发现房门上有明显的撬痕,屋里的东西也被翻动过。他不敢多停留,只呆了10多分钟,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匆匆的逃去石家庄,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

徐健知道年建珠夫妇不会善罢甘休,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为了保全证据,他将17万元现金和录音分头藏起来,一旦他发生意外,这些证据将通过特别的方式昭示于世。

6 月30日,徐健向有关部门写去《紧急求援》信:“……年建珠威胁要杀了我,同时荣占平副局长也对我进行多次威胁,我现在无家可归,生命受到威胁,被逼的没有活路了,恳请上级组织和政府立即给予帮助,主持正义,为我作主,依法查处荣占平的腐败问题,以保证我的人身安全。切切切!!”

徐健绝望的告诉记者:事发当天他即向有关部门举报,如今3个多月过去了,那两个人至今还没有被有关部门查处;而他,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四处逃亡。更令他万念俱灰的是,荣占平夫妇反咬一口,说他诈骗年建珠。

徐健悲愤的问记者:“我拿到钱后立即到省里向公安厅和政法委举报,这叫诈骗吗?荣占平作风腐败,长期包养二奶,逼迫妻子和他离婚,致使年建珠铤而走险花钱雇凶杀人,这样的事在全中国也少见,难道能说荣占平脱的了干系、没有问题?如果年建珠花钱雇了别人而不是我,那后果会怎样?我虽然被个别人迫害八年多、暂时离开了我热爱的公安队伍,但我始终按照人民警察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没有知法犯法,没有被坏人利用。我这样做错了吗?”

9月30日上午,记者再次到徐健住的酒店,按了几次门铃都没有动静,只好打他的手机。这时,门悄然开了。徐健抱歉的把记者让进屋里:“我不敢轻易的开门!”记者发现,房间的茶几和椅子都堵在房门后边,硕大的烟灰缸摆放在枕头边,窗户开着一扇。徐健说:一旦出现紧急情况,我就会从这六楼的窗户往下跳,“我不怕死,当年歹徒用两把枪顶着我的脑门我都没有胆怯。被荣占平这伙人干掉太不值得了,我宁愿跳楼!”

中午,徐健又要逃亡下一站了,他流着泪和记者告别,并写了份遗书交给记者:“如果我在以后的逃亡路上被他们抓到或发生意外,我希望有正义的记者站出来,为我伸张正义,揭露荣占平和他妻子年建珠严重的违法行为,替我讨回公道,那样,我被迫害死之后也能够瞑目了。”他还写道:“我希望我父母晚年能够幸福,我希望我女儿和父母在我被迫害死后不要悲伤,要拿起法律武器和正义的记者一同揭露荣占平夫妇严重腐败问题和违法行为。”

国庆节那天,记者接到徐健用新手机号码打来的电话:“这是我的新联系方式,只有你和我另一个朋友知道,只要不出意外,你一定可以通过这个电话找到我,我日夜开着它。”然而,从10月7日开始,这个电话就一直处在关机状态,发短信也好,直接拨打也好,记者再也无法和徐健联系上,一丝不祥的阴影涌上记者的心头。

徐健,你还活着吗?

(大陆维权人士推荐此文章)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