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我姐命如草芥——上海警察的冷漠让我心痛

2005-10-26 01:0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而更让我和我的家人深深受伤害的是在我姐姐失踪到证实被害的这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上海江桥派出所的警察所表现出来的冷漠!警察的职责是什么?这个问题如果是问警察,都会说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可看看他们在这个星期的时间里到底做了些什么!

  也许大家会认为以我现在的心情,会有些偏激,那就让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出来给大家听听,让公众来评评上海江桥派出所的那些穿着执法外衣在这个案件的表现吧!!!!!

  9月30号的晚上17点45《对于这里和接下来的叙述时间,都是准确的,也是在我们没有确定我姐姐被害而感到不安而特意记录的》我姐姐冯玲和她的小姐妹小胡两个人像往常一样从曹安路轻纺市场下班,路经建新农贸市场买了些菜回家。两人在半路分开各自回家,从那时候起就再也没有我姐姐的消息。

  我姐夫在晚上19点50回到家,发现我姐不在家,而往常这时候我姐都是做好了饭菜等他回家一起吃的,他马上打电话在上海的亲戚朋友和我姐所有可能去的地方,包括远在浙江嘉兴的我,可还是一无所获。他马上骑上自行车顺着我姐上班的路上来回找了两遍,还是没有!他非常着急,让我从嘉兴赶往上海一起找《注:以上是我姐夫的口述,以下是本人亲身在场经历的》

  9月30号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我打的从嘉兴赶到了上海,连忙和我姐夫一起去上海市嘉定区公安分局江桥派出所报案《之前在我从嘉兴赶往上海的途中,我姐夫已经打过110,去过这个派出所了》,接待我们的警察说:才这么几个钟头,不能说是失踪或则发生什么意外,不到24小时警方不于受理!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和我姐夫在附近几个大医院里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以为是出车祸或者意外人昏迷不能通知家人》,这时我们又在家和上班的路上走着找了个来回《从我姐住的地方到上班的地方需要四五十分钟,路上有一片很大的树林》,我们在寻找未果,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再次来到江桥派出所《这时候是10月1号凌晨一点钟了》要求报案,和接待的警察说,我姐姐是非正常失踪!接待的警察说:这也没办法,没有到24小时,我们是无法立案的。只有等到明天早上8点半拿着你姐的照片和身份证到这里来登记一下。我们怀着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希望我姐已经回来,可结果家里还是没有!

  10月1号早上五点多我和姐夫到我姐上班的必经之路再次找,找到了她所在工作的轻纺市场门口,我们在这里等着轻纺市场开门〈轻纺城8点开门〉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我姐平时上班时骑的自行车,结果还是没有!店里的老板跟我们说我姐她下班的时候跟小胡一起走的,小胡也在,她跟我们说,在半路分开各自回去了,我们再次来到江桥派出所,要求警察立案,他们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留下了我姐的照片和身份证号码〈因为没有找到她的身份证〉,这时我们只有自己组织动员老乡和亲戚朋友一起到路上和那片树林里找〈一共有50来个人〉并打电话通知了远在家乡年迈的父亲及亲戚,让他们也赶到上海来,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现。下午五点我们到江桥派出所要求立案,这时,一个警察说:也许你姐出去玩或者和你姐夫闹矛盾赌气离家出走了!〈我不知道警察的思维逻辑是这样的,把事情往好处想,而一点都不设身处地的为我们想想〉我姐夫再三解释,他们夫妻之间这些日子根本没有闹过口角,在所有的亲戚朋友里也没有我姐的音训的情况下,要求警察到轻纺市场去了解一下情况,他们回答说:你们去把和你姐一起回去的那个小胡和店老板带到派出所来!我们去叫了一下,他们都不肯来!因为他们做生意不愿走开〈我们并不是执法者〉我们只有再次回到派出所请求他们去轻纺城去做个笔录!

  他们派了个人只给店老板简单做了个笔录〈而并没有给和我姐一起回去的小胡做笔录〉做好了笔录他让我们能提供更多的线索等消息!一号这一天就在江桥派出所的推委中过去了,在这举国欢庆的国庆日,我们一家在不安的阴影中艰难的度过了!

  10月2号早晨,在询问警察无果的情况下,我们让1号参加寻找的人和我舅舅工厂的所有工人都召集回来帮助寻找〈一共100来个人〉,对那路边的大树林进行仔细的搜寻!结果在早上7点半时在路边发现两个小红辣椒,几个四季豆,还有两滴血迹〈这时候天空下着雾雨〉我们马上打电话给江桥派出所,说发现情况,请求他们派人来勘察!结果派出所的警察说:现在的人都没来上班,8点半以后才有人!我们只有用东西把血迹盖牢,并守住现场,怕被人破坏。等到8点半警察还没有到,我们只好再打电话催他们,直到九点钟他们才来,可惜血迹已经被雨水冲的很模糊,几乎看不清了。他们来了以后只拍了两张照片,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说: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就走了〈在现场有血迹和我姐买的菜遗落在现场的情况下,仍然没有让警察重视,在电视新闻里经常看到这些警察如何的为人民服务,如何的重视各种线索,可我们所面对的警察却一个个像冷血动物一样〉

  望着警车远去的背影,我们只好自己拿着我姐的照片和地上的菜到农贸市场去问那些买菜的,这些东西是不是我姐买过的。得到确认后,我们马上到派出所反映情况,而他们却再次叫我们去把那些买菜的带到派出所来做笔录!我们跟警察说:我们又不是执法者,肯定叫不动他们的,我们只有回到这片树林再组织人进行寻找,另外我们在打字店里打印了几百张的寻人启示〈有报酬的〉在江桥镇及周边几个重点路口张贴。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我们再次到派出所里询问情况的时候,他们才派人到农贸市场去做笔录。二号这天也这样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重了我们一家的不安。

  10月3号,我们又到派出所问情况,他们说:没有消息,叫我们自己提供点信息或者线索给他们。我们再次要求他们去给那个和我姐一起下班的小胡做个笔录,这时他们才去找小胡做了笔录,这一天我们大家拿着我姐的照片和寻人启示把寻找的范围扩大到车站和周边派出所,希望有我姐的消息。

  10月4号,我们实在无法这样漫无边际的等下去,在那片我们搜了好几遍的树林里有个很大很深的池塘,我们把寻找的目标定在了这个池塘里。我那爱女心切年迈的父亲实在无法忍受这漫长的等待,跳到池塘里在水里摸,我们又到电焊店里焊接了一块很大的钢板,上面焊上了许多钩子,4号是我舅舅厂里归假开工的日子,为了组织人对这个池塘进行打捞,工厂全部停工,几十个人在池塘里来回的拉,直到下午3点50分左右,从池塘里拉上了我姐姐的自行车和包,我们马上打电话给江桥派出所,过了大概20多分钟,见派出所里的人迟迟没有来,我们又拨打了上海市110,又过了十多分钟派出所里的人才来到现场,这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40分左右了。这时看到他们慢条斯理的走过来,我们情绪非常激动,和他们理论起来,其中一个警察和我们吵了起来,说:这并不代表什么,又没有发现尸体〈难道我们的警察一定要看到人死了他们才会担负起他们的职责,如果这样还谈什么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人都死了要他们保护什么〉五点多的时候来了几个刑警技术人员在现场进行勘察,完了后又让我们带他们到2号那天发现菜和血迹的现场〈知道现在他们才想起那个现场的重要性,而这几天一直在下雨,还能发现什么呢》七点多的时候,在我们自己打捞未果的情况下,警察找来了两台小功率抽水泵对池塘进行抽水,这时我们才看到人民警察应有的表现,而这一刻竟然迟迟等了4天时间。

  在警察抽水的当天夜里,我们大伙十多个人轮流守在池塘边,希望池塘的水早点被抽干,而我们现在仍然心里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我姐只是被绑架!

  5号十点多的时候,抽了一夜的水只下去了一点点,我们实在无法在等待中煎熬,只好自己去买了一台大功率的水泵一起抽水,可这个池塘实在深,一直抽到6号下午3点钟左右的时候才看到少许较高的塘底,并没有完全抽干,这是我们一个老乡在池塘边一处很茂密的草丛里闻到一股很浓的异味,马上让我们大家过去,这时联防队也跟着过去,拨开草丛看见一具女尸,马上就封锁了现场,这时候离我姐姐失踪的时间已经整整6天了。

  我们在4号打捞上自行车和包到6号确定我姐遇害,期间,因为警察的冷漠,我们打过好几次上海电视台和新民晚报的新闻热线,希望通过媒体的报道用舆论来使警察重视,也想借媒体播报帮助寻找一下的,可上述两家媒体听说这事情和经过后都说要向上级反映,后来当我们再打过去以后,他们的回答都是没有记者可派,作为全国最大城市上海的两家知名度很高的媒体,竟然说没有记者可派,这明白着是因为这事情牵扯到我们的执法权利机关,他们就推委,我们的舆论媒介竟然连向公众反映事实的勇气都没有,我们外来打工人员一直视新闻媒体是法律之外最公平最可亲的力量,可这两家媒体的做法深深伤害了我们的感情,辜负了所有关注他们的观众和读者!

  我姐遇害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可我希望我们的某些如江桥派出所一样的执法部门能够引起足够的重视,也希望他们给我们一个说法,虽然尸体现在已经找到,但已经高度腐烂,我那可怜的姐姐的死又有谁能给她一个说法,如果派出所能够早点出警,帮助勘察寻找,也许.............如果警察能够早点重视,早点出警,而不是单靠我们在寻找线索,而他们只是坐在派处所里等我们给他们提供消息,那么结果又会如何呢?

  我多病的母亲知道现在还只是知道她的女儿失踪,我们不敢想象,也不敢告诉她事情的真相,还有我那可爱的小外甥女,她才7岁,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她,不知道失去母亲的她,幼小的心灵里会留下什么样的阴影。

  在这里我只是想请大家从道义上援助我,给我声援,督促警察早日破案,以慰我姐的在天之灵,也希望以公众的舆论来让警察对这件事情有个说法,而不是就这么算了,他们必须为他们的冷漠有个说法,为他们的行为道歉,他们在欢度节庆的快乐,却不顾我们的痛苦!也希望以后我们这些为城市建设辛苦付出的外来打工者的生命能够得到重视,我们也是人,不要对我们有太多的歧视!

  被害人的弟弟:冯星电话:13957390319《希望大家有好的办法,帮我向警方讨说法的,请给我来电》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