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丢脸丢到迪士尼”背后的大命题

2005-09-17 18:4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迪士尼开业之前,已有人在担心,内地游客的不良习惯将会破坏迪士尼向来标榜的完美秩序。乐园开业首日,内地游客果不其然地当众脱鞋袜、在无烟区吸烟、纵容小孩子当街小便,意料之中地让人失望。不雅行为的图片登上报纸网站,刹时又引起一场国民素质大讨论。
改革开放后国人走出国门以来,这样的讨论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每一次讨论,都绕不开“给中国脸”这样一个缠绕着民族情绪的话题。每个身在国外的中国人都是祖国的名片,自己做不好就会给国家民族丢脸。这个道理很正确,但是,一个国家并不是有一张体面的名片就可以了,她需要的是从里向外的改善,是整个族群文明程度真正提高。

国外某些旅游经典制造出只写中文的告示牌,来提醒中国人注意自己的行为。这事情确实刺痛人心,不过真正让人心里难过的,并不是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形象是如此不堪,而是我们通过外国人的眼睛,看到了我们自己习以为常视而不见的“不文明”的现实:排队夹塞、过马路抢灯、随地吐痰、在公共场合抽烟、大声喧哗……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就是那么“不拘小节”,我们总不能谴责他们到国外没能做得比自己更好,没有表演文明,没能粉饰我们这个巨大的族群在行为习惯上那并不存在的体面。

中国人在行为习惯上的不雅,通常地被归结为国民素质不高。然而,在国民素质和社会环境之间,在公共秩序和不文明行为之间,我们可以粗略地找出这样的恶性循环:公德心的薄弱和公共意识的缺乏,造就了一种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的行为模式,而这种行为模式的普遍存在又造就了一种你争我抢的不文明“秩序”,这种秩序渗透给新的社会成员,又再次造就公德心的薄弱和公共意识的缺乏。所以,国民素质的低下,或者更具体地说,国民公共意识的缺乏,与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相互依存、难以剖离。

国民头脑中公共意识的缺乏和心中公共道德的偏失,是嵌生在中国人的公共生活环境中的。正如同这个公共生活的环境,是嵌生在整个社会的文明进程中的。我们可以追究公民教育中的失败;可以寻找公共秩序维护中的粗疏;可以反思公众参与的不足和公共空间的狭小;可以追溯道德观念在社会激荡中的起伏流变---与所有大命题牵扯在一起的这些起因,都提示着同一个结论:要从根本上提高国民素质、改善公共秩序环境,要真正地根除国人普遍的不雅行为习惯,只能在社会整体的进步和改变中实现。这是一个表象细微而内在纠结庞大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

人们都愿意相信,仓廪实而知礼节,但是经济的富裕不会自动地改变人们的行为习惯。能够去迪士尼游玩的中国内地人,应该属于已经富起来的一群,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他们,自动自觉地变成“文明人”。对于生活在不够文明的公共环境中的人来说,每一个人每一次对环境的暗示的抵抗、对无意识习惯的反省,都是整个社会从 “不文明”到“文明”转变的实质进展。对于社会舆论来说,对任何不良的行为、对任何缺少公德的心态,坚持批评是必要的,虽然这些批评见效微弱而缓慢,但是批评就是对更文明的价值的坚持和争取。在大概念的宏观转变过程中,实际发力的都细在微处,是一句又一句的批评与监督,一个又一个人的努力,是这些努力的积累和渐进,造就了那些表面上的自然而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