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辛灏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演讲吸引了一百五十余位听众

2005-06-14 01:5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黄花岗杂志伦敦2005年6月11日讯)本刊主编辛灏年先生昨日晚于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发表题为“中共25年改革和开放给中国带来了什么?”的精彩演讲。辛先生尽管在七日内已经进行三次演讲和一次发言,但依然不顾疲劳,全力以赴地完成是次演讲。他精辟、生动、诙谐的论述,引来与会者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和笑声。尽管瑞典全国只有不到一万华人,当晚却有超过一百五十位留学生和其他来宾聆听了辛先生的演讲,其中包括二十余位听取瑞典语同声传译和近十位听取英语同声传译的朋友。以下是辛先生演讲的摘要:

一、改革开放是前人早就做过的事情
  法国路易十六施行改革二十年,就是因为不想把专制体制变为共和体制,而最后自己上了断头台。
  俄国的最后一个沙皇自1861年至1917年2月,进行了历时56年的改革,中间经过许多磨难,包括枪杀一千多要求政治改革的示威者。但由于不进行政治改革,最后终于导致革命。沙皇于革命开始后8天内退位,俄罗斯共和国成立。
  在中国,大清的西太后(慈禧)和大臣李鸿章就曾进行改革开放,即洋务运动;康有为就曾要求政治改革。晚清改革的第一阶段自1865年开始至1898年百日维新的夭折。满清王朝当时内患外患交加,因此开始洋务运动以求富国强兵。在此期间,民族工业从不存在到相当发达,经济改革的成就巨大,大到年增长率达27-28%。但政治上的结果却是腐败,却是甲午海战的全军覆没。两年之后,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慈禧被迫再提政治改革,但她有四个“坚持”--三纲五常不能变、祖宗之法不能变、大清朝统治不能变、西太后的最高皇权不能变。正因为慈禧拒绝政治改革,最终导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成功,导致大清朝的覆亡和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大中华民国--的诞生。

二、中共25年改革和开放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中共79年开始经济改革。此改革所做的第一件事,是解放共产农奴。在农村废除公社,实行包产到户,给予农民种地的自由。这应该算是某种程度的政治改革,而且是成功的,为农民带来了相当大的经济好处。但按照中共的标准来看,这实际是“倒退”是走回头路,因为中国农民几千年来都是如此。
  中共的经济改革就因为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结果富了高干子弟,富了有权有势的人。此改革虽有一定成就,但与之导致的腐败程度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中国当前的经济是专制改良型经济,不是自由市场经济;所产生的富有阶层是特殊阶级,不是中产阶级;所造成的是腐败的成就大,不是进步的成就大;并且发展只是“道理”,不是邓氏的所谓“硬道理”,因为真正的硬道理是人民的安居乐业。看看那些生活在最低层的农民,看看那些衣食无着的下岗工人,看看那些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卖淫的良家女子,再看看那些冒死偷渡他乡的流落客,我们就知道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并没有安居乐业。
  从政治层面来看,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尽管有人说中共是挂羊头、卖狗肉,但它究竟还是挂着马列主义的羊头,它还是奉马恩列斯毛为偶像,而且它还在控制着政府、军队及各行各业,包括宗教信仰团体和艺术团体。共产党还在拒绝政治改革,因为它害怕自己的下场。胡耀邦曾经说过:“要是让人民知道我们共产党的历史,人民就要起来推翻我们”。共产党还是只要“三党主义”--党治、党有、党享,还是只要四项坚持。共产党永远治不了自己的腐败。的确,近年来中国人有了些许自由,包括有限的言论自由,但这并不表明中共进步了,而只是其专制统治由于中共多年的荒唐做法而被迫弱化了。中共已经老迈多病,而中国人民却日益清醒、明白了!
  从思想文化层面来看,这25年间有两条思想解放路线。
  其一是中共为了自救而号召的思想解放,但很快就又收紧。其特征为坚持毛泽东思想,依然不允许民办媒体。中共一会儿反精神污染,一会儿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甚至用坦克、机枪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和市民,以及公然将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博士--从越南绑架回国。到如今,这个运动,由于不敢否定中共,已经演变成民族虚无主义,演变成否定我们的民族和文化的思潮,它不是名副其实的思想解放运动。
  与此相反,我们的人民却乘机真正地开始解放思想,开始揭露自1949年以来的专制黑暗,开始澄清中国近一百年来的历史,开始回顾中华民国伟大卫国(抗日)战争的丰功伟绩,开始认识到大中华民国才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才是真正的新中国。不幸的是,由于人民没有任何媒体,这些反思未能得到广泛传播。此运动亦研究了西方的进步文明,研究了用革命取代改良的必要性和不可避免性。

  辛先生总结道:“25年改革开放的结果是: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史无前例地开始弱化,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史无前例地出现巨大危机,中国共产党以专制改良为本质的改革开放所必然迎来的是我们中国人民和平革命的明天!”对此听众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辛先生在回答听众的提问时,批判了西方一些汉学家对中国现状的一知半解和对媒体及政界的错误引导。他还指出,孙中山先生所指出的三民主义道路,将是中国未来的正确道路。如果我们能够在三民主义的旗帜下团结尽可能多的中国人,我们就有希望减少混乱和流血,就能够最快地实现民主。辛先生坚信,尽管我们民主进程是艰难坎坷的,但中华民族是大有希望的,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

  辛先生赴欧的下一场演讲,将由英国剑桥大学学生会(The Cambridge Union)主办,于2005年6月15日晚7点举行,题目为“马列主义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什么?”。辛先生题为“唯有驱除马列,才能还我中华儿女的民族精神”的系列演讲第三讲(最后一讲),将于6月16日晚5点30分假英国剑桥大学举行。(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