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涯:珠江,谁愿听你叹息……

2005-05-26 08:1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美丽的珠江,已经被她哺育出来的不肖子孙肆意污染和践踏,无复往日的清纯,只剩下不尽的喽息。

污染何时了?
“珠江,我们又相见了。你别来无恙吧?”千禧年之初,轻轻地我挥别了珠江;四年后的一个仲夏之夜,轻轻地我又来到她身旁。还是和四年前一样,她疲惫地流淌着淡淡的哀愁,流淌着黯黯的无奈。偶尔一阵风过处,一股强烈的异味扑面而来,中人欲呕。我心一凉,打了一个寒噤。四年,珠江被污染得更严重了。我不敢掩鼻,也不敢走避,怕她难堪和伤感。

惆怅迷惘中,我仿佛听见珠江的叹息,又仿佛是自己的感喟。不是早就有“治理好珠江”的豪言壮语吗?可四年过去了,珠江的污染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变本加厉,与两岸和跨江大桥上流金溢彩的灯饰,形成了何等强烈的反差!珠江啊,你哺育成长的不肖子孙及那些吹嘘“发展就是硬道理”的衮衮诸公,还要将你摧残多久才肯罢休?

对珠江一往情深
我是喝湄公河水长大的,和珠江的渊源并不很深;但在我心灵深处,很早便流淌着从未见过面的珠江。尽管她是那么隐约,那么朦胧,甚至是完全陌生,却令我魂牵梦萦,一往情深!

第一次知道祖国的南方有一条珠江,是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们的学校是在越南西贡的“中国河”畔。老师都是朝气蓬勃、思想激进的年轻小伙子。其中一位给我们讲述黄谷柳《虾球传》的故事,还教我们唱香港电影《虾球传》的主题曲:“云在奔腾,海在狂啸,喝珠江水长大的人呵……”苍凉悲壮的旋律和虾球、牛仔的形象萦绕脑际,珠江从此回旋心底!后来,又观看了陈残云编剧,王为一导演,王辛、张锳、李清主演的电影《珠江泪》。这之后,珠江在我年轻的心灵里,已不是静静的流淌,而是滚滚翻腾:喝珠江水长大的人呵,原来他们驮员着如此沉重的时代苦难:他们又是那么坚忍、沉着、勇敢的抗争,先父是珠江水奶大的,也驮负着时代的苦难,只身离开珠江,流亡海外。他始终执着地怀恋珠江,给我描述珠江的壮阔,珠江水的清甜,珠江鱼虾的肥美。他曾郑重地叮嘱我:“将来如果你有条件回去看看,一定要饮一口珠江水,以后你走到天涯侮角,也忘不了她,忘不了唐山!”(注:“唐山”为唐代以后海外华人对祖国的一种称呼。先父的叮咛,收录在我心灵深处,让我对珠江萌生了一份隐隐约约的情思。这情思只能深藏心底,默默地期待机缘。

海外归来,一圆珠江梦
机缘终于来了,却是个痛苦的机缘。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一场历史性的政治狂刮,把我从湄公河畔刮到珠江之滨。(注:指一九七九年邓小平发动的所谓“惩越”战争,使大批越南华侨被驱赶回国。)在等待“发配”到华侨农场的前夕,虽然已历经一路坎坷,带着满身伤痛,行装甫卸,我马上走出三元里难侨收容站,一路寻寻觅觅,去探访我梦中的珠江。

看着缓缓流淌的江水,我思潮起伏:这就是在我这个海外赤子心中流淌了三十年的珠江!在广州市河段,她并不壮阔,却平静、安详。我找到江边的台阶走下去,用双手舀起江水扑在脸上,好凉快好舒服;我又舀起一捧水,深情地呷了一口。呵,沁彻心脾!这口水喝下去,但愿真如先父说的:走到天涯海角,我也忘不了你,珠江!

匆匆一 晤,了却了三十年的情思,我又得马上告别珠江,接受命运的放逐,踏上茫茫的崎岖路。农场一入深似海。这一别之后,我很少机会再见到珠江;但仍像过去那样,珠江常在我心中、在我梦里流淌。

母亲河的不肖子孙
苦苦挣扎了六年,我终于挣脱噩梦,走出农场,落户广州,工作在沿江路,家住滨江中,与珠江日夜相伴。我发觉,她风采已大不如前,人们为了追求经济利益,把她污染得萎顿、憔悴了。不过,还有人愿意在她怀里戏水,也有人垂钓和网鱼虾。可是,过了一年又一年,时间越久,污染越甚,萎顿越甚,憔悴越甚,鱼虾绝迹,再没有人愿意与她相亲相戏了。但我还不知道她到底被伤害得有多深多苦。直到有一天,我乘渡轮过江,才蓦然惊觉,江水已发黑发臭了。两岸一条条暗沟浓如墨汁的污水,肆无忌惮地日夜向她排泄!我仿佛听到她的叹息,她的幽咽!我有一阵揪心之痛。我虽然不是喝珠江水长大的,但珠江在我梦中流淌了前后四十多载,她受到的任何伤害都会触痛我的心灵。然而,受她哺育又肆意伤害她的人,却连最起码的饮水思源的良知都泯灭了,竟能如此残忍地对待自己的母亲河。

破灭的谎言,不尽的叹息
我为珠江不平,后来也为珠江庆幸:当时的官方郑重表态,将决心让珠江从污染中恢复过来,重新焕发青春。

我相信了,带着这喜讯告别了珠江。

四年后,我满怀热望从万里外的异国他乡飞回去看望珠江,以为可以见到她恢复健康后的笑靥。岂料,我大大地失望了。

那些信誓旦旦要治理好珠江的高官,的确花了大量公帑,但不是用于从根本上清除污染,还她清纯,而是以浓妆艳抹、珠光宝气的时髦打扮来掩饰她的病态颓容,藉此炫耀政绩,粉饰升平。这是对珠江的再一次伤害,令她被污染得更重,病毒更深!

尽管五座跨江大桥上车水马龙,灯火辉煌;沿江两岸游人如鲫,霓虹闪烁,光彩夺目;她还是郁郁寡欢。在“崛起腾飞”、“千年盛世”的滥调充斥耳际的今天,人们沉醉于钱权交易,酒绿灯红!有谁愿意倾听她的叹自心?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 江‘污’水向东流!”

珍重呵,珠江!

二OO五.春,于奥罗拉

(争鸣)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