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爱他,就随他去天涯

2005-05-02 20:1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顾晓从结婚起就和丈夫陈质两地分居,今年两人商量好,等陈质“五一”从北京回来休息的时候,就去看楼盘,他们准备在武汉买房子安家。顾晓也准备利用“五一”长假怀上宝宝……没想到几天前,顾晓凌晨给情人发的分手短信,竟然发到丈夫陈质的手机上去了……(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还没有见面,我从电话里就看到了惊惶不已的顾晓,她一个劲地说“快点”、“来不及了”、“我想今天就解决”、“怎么办”这些字眼,我要她静下来,慢慢说,然后再一起解决。电话那边的她这才安静了下来。

1.丈夫突然来电话

真可怕,我今天早上突然接到丈夫陈质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他问我“何爽是谁?”我愣了半晌。他怎么知道何爽,我猛然一惊,难道那个发给李准的短信发错了?发到陈质手机上去了?

可以想像我当时的慌不择言,“何爽是……”我在脑子里一边飞快地把那条短信的内容想了一遍,一边继续编:“我昨天晚上梦到的一个女孩子,我梦到她……她爱上你了,所以我就给你……”我越说心里越慌,这谎言连我自己都不相信,陈质会信吗?

好在陈质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他说:“那好吧,我也得上班去了。”

那条短信大致写的是:我知道你爱的还是何爽,不用多说了,我们分手吧。这样拖下去对你我都不利,谢谢这两年,你陪我走过……

2.手机短信发错了

那条短信是发给李准的。一个和我偷偷好了两年的男人,虽然我已经好几次对他提过分手,可他一直没同意。

在这之前,陈质打电话和我商量,说“五一”他回武汉休长假时,我们一起去武昌汉口两个地方看看房子,结婚三年,也该有自己的房子了。陈质还说我都25岁了,他希望我在这个长假里能够怀孕,我们计划明年要个宝宝。

美好的未来被陈质描绘在我面前,那晚我睡不着,想了很多。结婚三年,我和丈夫一直两地分居。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武汉。这个“五一”应该是个转折点…… 我想起了李准,现在,我觉得是非分手不可的时候了,我拿起枕边的手机,写好那条短信后,我随手就发送了出去。

没想到这条短信我没发给李准,却发给了陈质。

3.大学毕业就结婚

陈质和我读的是武汉同一所大学,他高我一届,我读大一就和他腻在了一起。和很多大学生恋人一样,我们在外面租了房子同居。我和陈质都是独生子女,我们有着独生子女共有的坏毛病,比如坏脾气,但每次我发脾气时,陈质都会让着我。这点让我很受用。

大学毕业后,陈质去北京从事产品销售工作,收入很可观。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分居两地,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相反,距离反而给了我们新鲜感。我大学一毕业,就向陈质提出了结婚的事情。

当时我21岁,陈质22岁,在同学里,这么早结婚的几乎没有一对。可我的想法不同,虽然是独生子女,但我思想很传统。这是个变化的时代,陈质对我好没错,但他远在北京,说不定哪天说变就变了。结婚至少是个束缚。再说,我们都同居三四年了,结婚也是迟早的事,“除非你想离开我!”听我这么一说,陈质就说好吧, “不过你要想好,结婚后我们还得两地分居。”我说这我已经考虑到。我们先结婚,分居几年,等赚了足够的钱再买房生子,再过上三人的小家庭生活。

尽管我们的婚姻遭到了双方父母的反对,但最后我们还是去领了小红本本,而且,陈质听从了我的话,要他父母在当地办了很丰盛的宴席。

4.围城外"放放风"

像陈质说的那样,结婚后他仍旧去了北京,我还是留在武汉。一天一个电话,简单地互相汇报一天的工作生活。每年五一、十一、元旦和春节,全国人都休息的时候,我们夫妻俩还在奔向团聚的路上。我说不上到底有多爱陈质,他是我的初恋。除了他,对别人我再没有恋爱的感觉。开始时我觉得这种婚姻方式挺好,不麻烦。虽然结婚了,但还是像单身一样潇洒。时间长了,我觉得有些无聊,特别是周末,我父母都不在武汉,他们和陈质的父母一样,都在另外的城市。一到休息我就不知道干什么,一个人逛街,看电影,人越多越觉得自己孤独。再后来,我开始上网聊天。

李准是我的网友,他的地址写的是武汉。也许我们都在寻找什么,不然为什么都选择在同一个城市里的人聊天呢?潜意识里,也许我们都希望发生点什么吧。

和李准在网上聊了两个多月后,他约我见面。别人都说网友是“见光死”,可我和李准见面时,互相都有一份意外的惊喜。漂亮的我遇到的是帅气的他。他仅大我两岁,可看上去很是成熟稳重,至少比活泼开朗的陈质稳重得多。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5.清醒地玩场网恋

在这个城市,我除了同事就没有另外的朋友。李准是惟一的。那以后,我们隔三岔五地见起面来,有时我们会去逛街,有时我们去公园坐坐。亚贸,SOGO,群光,到处留下了我们的身影。李准很大胆,每次逛街他都会牵着我的手,我说你不怕呀,他说不怕。我说要是何爽看到了怎么办?他说她看到了更好。他的那份无所谓,让我对他又多了分喜欢。

何爽是李准的妻子。一个中心医院里的医生。李准说和她只谈了三个月就结婚了,因为她跟他的时候是处女。和她结婚,是为了对她负责。他们现在有一个刚刚一岁的女儿。

这些话我都是可听可不听的。我不在意李准说什么,他说什么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我不会和他结婚,他也不会为我离婚。虽然情到深处时,他也会在枕边对我海誓山盟地来几句,但我们心里都明白,我们不过是两个寂寞的人,在围城外放放风。

如果没有我,我觉得李准应该是个好男人。他每天下班就回家,很有家庭责任感。和我约会时,他会以开会或者参加培训为借口,而且,事先要把老婆哄得好好的,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得好好的。我得承认,和李准在一起,我有一种恋爱的感觉。每次只要我发小姐脾气,他都会来哄我。

6.后悔还来得及么?

虽然这种感觉让我很受用,但我内心很虚。我更加注意陈质对我的态度。有好几次,我感觉他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冷淡,我就会给他个突然袭击,以最快的速度去北京看他。我是要查他身边的蛛丝马迹,但每次我都失望而归。这失望让我暗自高兴。陈质偶尔的冷淡,只是他工作太累而已。

陈质对婚姻的忠贞让我心里很矛盾,特别是他和我规划未来人生时,我心里更是觉得对不起他。我决定和李准分手。辗转到凌晨,我写好了那条分手的短信,考虑到那天李准住在他父母那里,我大胆地点击了“发送”……

没想到,这条短信被陈质收到了。事情发生了,我才发现,我是那么在乎陈质,在乎这场婚姻。我绝不能失去他。

按惯例,我和陈质每天中午都通个电话,一般都是他主动打过来,今天我等不及,我主动打了过去。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还在为那个短信生气?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他说没生气。感觉那声音有点怪怪的,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放下电话,一个小时内,我把这事告诉了所有朋友,他们都骂我疯了,凌晨没事干发什么短信,见我怕得不行,又安慰我“不要紧的”。

我急得要哭。最后一个电话,我打给了李准。知道事情的原委后,他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好半天,他说:“放心吧,他不要你,我要你!”

晚上,我一直忍着不给陈质打电话,我知道,我的电话越多,越暴露我的心虚。陈质好像在和我别劲,也不给我打电话,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他的电话来了。我以尽量平淡的语气和他拉家常,陈质突然说:“晓晓,有些事我们该谈一谈了。”“嗡”的一声,我的头都大了。我忙问是什么事,陈质犹豫了一下说:“也许我们当初都该听听父母的话……”

我哑语。在陈质面前一贯任性的我,此时却再也折腾不起来了。我很想对他说,我是有过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我现在没有了。那个短信是个分手短信,我准备和他分手后,就和你好好过日子的。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编辑点评:

爱他,就随他去天涯

其实我是深深同情并理解顾晓的。

远距离的恋爱和婚姻在外人眼里看来也许是浪漫无比,更有“小别胜新婚”的说法。可作为当事人,长年累月地孤独地在一个城市里生活,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和精神压力,谁不希望得到精神安慰呢?时间长了,压力总会有爆发的一天。如果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也许可以压制那些渴求,就像陈质一样。但如果闲下来,身边又恰好出现了可以填补这种空虚的人,这场寂寞的游戏难免会发生,还会继续。

现代爱情太脆弱,只要分开半年,这场爱情难保会变质。当初顾晓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用婚姻的手段来约束陈质,保障爱情,我却很奇怪她为什么不跟着陈质一起去北京打拼。也许在武汉,她有着更好的职位和薪水;也许他们终究是想在武汉落地生根。可他们的父母都不在本城,“父母在不远游”的说法不成立,那么是职位和薪水吸引了她?可我不明白,有什么能比夫妻俩齐心协力地在一个城市里打拼更有意义。

有人才有家。如果心靠在一起,就别再人为地制造距离。爱他,就随他去天涯。可以选择的,不是吗?

(武汉晨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