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真象遍中原(四川篇之六)

2005-04-27 08:3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成都市部分恶人恶行曝光

1. 冯久伟是成都市公安局一处副处长,成都市法轮功专案组组长。 冯某性格异常冷漠,整人凶狠歹毒。他亲自把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送进劳改营。在他的直接指挥下,成都市各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综治办及各单位保卫部门借机对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和疯狂迫害,许多人被抄家、没收家产、被处以巨额罚款,遭受严刑拷打。
张艾黎女士,仅因在营门口派出所学习班看《转法轮》,就被他判一年劳教,现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监狱。

2. 翟永川,原成都市保和镇派出所所长,现调成华区公安分局,99年成都市十大杰出青年。他率领派出所公安干警对不愿写保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刑拷打和各种非人的折磨(关铁笼等),被迫害学员中许多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查封学员的商店,到学员家中抢夺财物。此人在当地横行霸道,民愤极大。


“蹲小号”使人在里边欲站不能、欲躺不能 伸不直 站不起

3. 成都市成华区政法委书记郝伟圆,此人要求区内公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常严厉的迫害,只要不写保证,就要在拘留所反复关押(治安拘留最长不得超过15天)。曾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老战士、原国光子弟校校长、法轮功学员刘灿女士,被他反复关押十多次,长达180多天。

4. 双流县县委书记金世成。金世成在成都市各区县领导中,对学员的迫害最狠毒,他的口头语是:只要坚持炼,就要在政治上整跨,经济上搞跨,精神上逼跨。 在他的怂恿下,双流县各级政府对学员采取了非常严厉的迫害措施。一些交不起罚款的学员,当地干部跑到学员家里拿走彩电、冰箱,牵走肥猪。在双流县,许多学员被长期软禁在学习班,关押在拘留所,不少学员被判刑。

5. 成都市成华区政法委书记郝xx, 成都晋阳派出所所长刘xx, 成都晋阳派出所曾凤鸣,某派出所所长冉xx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成都市民钟芳琼全家三代都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7月以来,钟芳琼本人已被拘留十四次,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另一名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郑友梅不但被非法拘留多次,还被劳教2年,出狱后又被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强行洗脑。郑友梅在狱中曾绝食20天左右,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


钟芳琼

6. 崇州市公安局局长张顺国, 崇州市公安局一科科长龚钟, 成都610张天田, 崇州市警方恶人, 崇州市公安局恶人, 先后对三、四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至崇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分期单独带到崇州市政府招待所内,由成都610人员和崇州市恶警施以恶言威胁,谎言欺骗,连续几天几夜不准睡觉,双手抱着树铐上,用绳子套在脖子上往地下踩,用铁棍击打头部、前额,双手背铐在铁椅上,一百七、八十斤重的人站在手铐上,背铐着双手被恶人踢至地上跪着,用烟头在脸熏、晃,用冷水泼身上、床铺上,不准上厕所,不准家人探视。被放时还要敲诈钱,没钱的强迫写欠条,强迫签字。4月初,崇州市正东街中学退休教师宋孟鸣(女)被绑架至郫县洗脑班。崇州安乐乡70多岁的鲁业国(男)和徐义全(男)4月15日在家被崇州市恶警绑架。

7. 成都锦江区洗脑中心近期又行恶, 锦江区政法委郝晓峰、徐剑中等人, 自2002年9月起,在位于成都市成仁路口的原戒毒所就开始办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同年8月初,他们又绑架了两位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一位是家住65厂(成都无缝钢管厂)法轮功学员陈昌荣,女,50多岁;还有一位不知名的学员也被抓去迫害。据了解该洗脑班自去年开始办班,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迫害。

8. 四川大学教授汪海波夫妇被绑架并遭酷刑折磨, 望江派出所恶警朱贵、何彬, 朱丽娜等,及武候分局恶人负有直接责任。汪海波是四川大学数学系教授、博士。房慧,女,40岁,四川大学外语系教授、硕士。他们夫妻俩都是法轮功学员。“十六大”召开前夕的一天下午,汪海波、房慧夫妇双双被成都市武候公安分局非法逮捕。房慧刚下班回家就被恶警绑架。晚上10时,警察又非法抓走了汪海波,开来三四辆警车抄家近1小时,最后剩下11岁的儿子独自在家中。

望江派出所恶警朱贵、何彬, 朱丽娜等,及武候分局恶人用编制袋套上头,胶纸蒙嘴,铐上手铐脚镣将他们夫妻二人带到派出所酷刑毒打,四天四夜不准睡觉,站不能站,坐不能坐,强烈电光照眼,使他们双眼红肿很久。看守所的恶警朱丽娜还叫犯人半夜用布蒙住法轮功学员的头,拳打脚踢。

法轮功学员王素华在成都郫县看守所所受的残酷迫害

因炼法轮功,去京上访,于1999年12月20日被关押到四川成都郫县看守所。2000年1月,郫县招开非法的“公判”大会,所里被劫持的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戴上手铐挂牌游街。在公判会上,法轮功学员被押上第一排站在犯罪人员的前面当街示众。当时王素华微笑了一下,公安局张副局长便恶狠狠地说:“王素华,你还笑,等会儿回去叫你哭!”

回到看守所,暴徒马上给王素华戴上刚从死刑犯脚上取下来的脚镣。并戴上“烟杆手铐”(即钢筋做的,一头是圆卷套在脖子上,中间是钢杆连接另一头的手铐,手向前伸直不能弯曲。)。“烟杆手铐 ”整整戴了六天六夜。不能活动也无法睡觉。吃、喝、拉撒只能依靠同监室学员帮助,手铐嵌进手腕,手肿得像两只馒头。脚镣直到押送去成都市宁夏街转运站时才取下。

当时在郫县看守所受到同样酷刑的还有学员郭仕琼、郑启兰。郭仕琼在戴上刑具之前被看守所的男恶警用胶棒狠狠地毒打,恶警打得气喘吁吁。郭仕琼的整个臀部、大腿被打成了紫黑色。因郑启兰在监室门上写了“法轮功好”几个字,被一姓谭的男恶警打了十几个耳光,脸上的指印红一道、紫一道。王素华也同时被姓谭的男恶警打了十几个耳光。

2000年2月初,王素华被押送到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执行劳教。开始在六中队做苦工,每天被强制超时劳动十五、六个小时。干警安排两到三个劳教人员(主要是吸毒者)“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准背诵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不准炼功,炼功便被打。有一次王素华因为炼功,被干部指使包夹人员在地上拖着走出十几米远,尾骶部皮肤被磨烂,还被几人抬起来,往楼上撞。撞完了扔在厕所门前的污水坑中。

一次劳教所开大会,污蔑法轮功(劳教所经常开这样的诽谤大会)。许多学员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包夹人员便飞快地冲上去将喊口号的人按倒在地捂住嘴。王素华也被按倒在地,还被一护卫队男警一拳猛击。另一法轮功学员陈文琼被护卫队男警暴打并拖出会场。 2000年6月20日王素华被关押到五中队,一次因炼功,十几人被包夹人员用尼龙绳子捆绑起来。大家绝食,干部使用不准洗漱来惩罚。当时正值夏天,马桶也在房间里(不准出门上厕所)。

有一次听说上面要来人检查,干部叫大家戴上胸牌,王素华不戴胸牌,被五中队尹丹副队长用高压电棍电击手臂,持续放电。甚至将电棍从腋下伸进衣服里电击乳房,电得全身痉挛。第二天被电击过的皮肤发黑坏死。还有一次因为炼功,被五中队管教罗炜电击打耳光。(罗炜现仍在该中队,仍在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

2000年11、12月的一天,劳教所教育科李志强科长到七中队给全中队的法轮功人员“讲课”。王素华发言讲述学员尹华凤被“包夹”人员脱光衣服站在镜子面前羞辱一事。李科长想隐瞒事实,否认有此事。当事人尹华凤站出来证实事实。李科长恼羞成怒,王素华因此而被延长教期。被非法超期关押两个半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