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下无贼? 我遭遇了太多的贼

2005-04-26 07:2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梯子
春节回到家中,我发现院子里多了个结实的梯子,印象里家中不曾有过这么一个梯子。一问才知道,就是前几天的一个晚上,一位贼爷也要过年,扛着梯子来到我家门下,攀着梯子翻墙上了二楼。二楼的门那天恰好没关,贼爷顺着楼梯径直走到一楼,一会儿工夫摸黑拿了两个手机原路返回。等家人发现,开门一看,贼已不知何处去,只留下了作案的梯子在现场。
打110 ,许久不见来。天气很冷,现场没办法保护,我父亲拿数码相机拍了现场,便扛着梯子回家,全当有所失必有所得,却没有半点胜利回朝的感觉。
一个结实的钢管梯子换两个手机,交易起来,贼的风险也不小。倘若没找到手机,还要平白地搭一个梯子进去。这种交易是否值得,暂且不提,现在人生活起来没有安全感才是最糟糕的。两天之后,巷子里又丢了一辆汽车。每年春节回家都有一个主题,这次的主题便是与贼有关的一些琐碎。

屁股
春节呆在家中很少出门。一次我出门坐公交车,上车后找位置坐下,快到终点站时,车上的人纷纷说到,刚才有一贼摸了大家的兜,看看有没有东西遗失。我因为有座位坐着,躲过一劫。
回来的时候,同样的公交车,人很多,我站在车尾。忽然,一人抓着扶手,整个身子贴在我身上。车里也不是很挤,我心想,此人莫非贼不成?回头一看,愁眉苦脸的老实人一个。但也不能大意,我开始神经紧绷,忽然又觉得有人摸我臀部,虽然本人不反对同志,但本人非同志,这般不打招呼便开摸成何体统?
我便后撤了几步,看清楚那“老实人”斜着身子贴在一黄毛高中生身上,之后又分开,俩人背对着站着。过一会儿,黄毛高中生大喊,“车上有贼!大家小心!”车上的人反映漠然,只有“老实人”反映最为激烈。车到一站,“老实人”下车,我问黄毛丢钱了吗,他说裤子后兜,崭新的牛仔裤被划了一条口子,被偷了400 块。我说贼就是那老实人模样的,高中生却没有下去追。我心想,我也只能告诉你是谁罢了,难道让我见义勇为陪你动拳脚不成?你丢了400块,我至多被占了便宜,孰轻孰重,我掂量得出来。
坐了两次公交车,来去都有贼,可见概率不小。

大喝
后来家人讨论这件事情,大家都认为“老实人”必定不是一人前往。此前有一日,父母出门,前后随行。父亲看到前面一人走路姿势奇特,原来是贼在偷前面一个女士的包,那是在大街上,周围空旷,而这名女士却毫无反应。父亲见状,学的功夫可用上了,上去大喊一声,“你干什么!”贼一愣,便走开了。不料却从旁边杀出来一个人,恶狠狠地对我父亲喝道:“你干什么!”原来是贼的同伙,一人放风,一人下手,共进退。
我母亲不能坐视不理,从后面赶上来大喝道:“你要干什么!”我母亲从小在山里长大,平时一说话,屋子里的声控灯全亮。贼吃了一惊,便退去了。然而这般互相大喝,循环下去,如果贼再多两个,即便我们全家人再用上狗,也有些不逮了。
大喝是禅宗临济一派的顿悟方式,这里的贼不会因为你的大喝而立地成佛,但大喝的正气在,总是有好处的。有次我母亲出门,包被人抢,她又大喝,“干什么!” 贼在十米开外被音波击中,差点昏迷,放下包仓惶遁去--大喝的威力在此得以体现。不过遗憾的是,包最终在某天还是被抢了。

解决方案
所以大喝远非制贼良策,对于我等小民来说,对付贼基本上只有两个方法:一是天谴,二是耍泼妇。
网通装宽带的小伙子说,他们晚上守夜,发现一群人偷光缆--现在有些光缆还要兼顾传输模拟的电话信号,所以中间还有铜。偷光缆时,几个贼均匀地分开在各个电线杆上,一声令下,同时动手剪断,光缆便下来了,因为同时消除了张力,所以不会伤害到人。
网通的小伙子一看这么多人,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准备打道回府。不料这一启动车,毛贼们看到车灯闪烁,以为警察来了,一起从电线杆上跳下来。别的贼跑了,却有一个倒霉的把腿摔断。网通的小伙子一看,哟,也别多事儿,还是撤吧。
还没走远,受伤的贼喊道,“别走,我在这里,腿断了!”没办法,先打120,然后打110。贼被天谴也算一种解决方案。许多旧观念被颠覆后,传统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说法也被抹去。因为没有畏惧,“三言”“二拍”没有了发行量,人们也就什么事情都敢做--这是最可怕的。
对付贼的第二个方法就是泼妇。我家巷子背后有几个众所周知的混混,偶尔靠小偷小摸维持生计。有一次他们对面家丢了东西,丢东西的家里有个泼妇,怀疑到了混混头上,便天天在混混家门口大骂,把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骂人还不算,这女人还望混混家门前泼动物和人类的液体排泄物,最后发展到做了几个草人,画了像钉在混混家门上。混混把草人摘掉,女人又大骂,再换上新的草人。故事的结局是:混混实在挂不住受不了,打算搬家。

老人和孩子
我的城市有很多破旧的建筑,但又不仅仅是建筑。
大年三十的下午,我们巷子里坐了一个老人,拿着一个钵,钵里盛着捡来的食物,一个人坐在那里吃。父亲看到了,出去给他几块钱。老人站起来说谢谢。似乎真正贫穷的人反而不会伸手去要,他们可以从自食其力降落到捡着吃,但永远不能容忍自己伸手去要--这是一个尊严的底线?
巷子里还有一个小孩子出没,他的脸很干静,手却很脏。有一天,我看到他从垃圾堆里捡了些豆角剥开吃,便上去劝阻他,小孩子倒是很听话,把剩下的都扔回了垃圾堆里。
我们要担忧什么?不必看贼的多少,看看老人和孩子的状况便一目了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