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司马泰:“退党大潮”当获诺贝尔和平奖

2005-04-22 23:0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天下有没有这样一种好事,既能让老百姓表达对中共的不满,又保证中共抓不到借口去整你,还能延年益寿,并对中共造成巨大无比的压力?

哪有这样的好事?

还真就有这样的好事──用化名退党──真正的一举四得:

你既说出了遭到中共多年压制、迫害、奴化的亲身感受;中共又没有办法去证明哪个退党声明是你的;你还抹去了中共给你打上的兽印,能保淘汰中共党徒时平安无事;更重要的是,你的声明能给予中共想象不到的巨大压力,甚至是对中共致命的打击。

你说,发个声明,退了党了,没感受到什么啊!那就对了。也许我们已经习惯于一说中共什么不对,我们就要承受各种的压力的苦难命运。这一次你要扬眉吐气了,不应该有压力,否则你就不安全了,你就不敢去告诉你的亲朋好友了,退党的雪球就滚不起来了。

这一次反过来了,所有的压力都推到中共身上去了。社会上人人谈退党,人人敢退党的历史潮流,给中共带来了危危可岌的巨大压力,所以,中共现在象无头苍蝇一样──保先,重新宣誓,写思想汇报,组织班级集体入党,大会小会,宣传声势,从上到下瞎忙乎。

过去从来都是中共整人,百姓只有挨整的份儿。这一次的退党潮,总算打到中共的七寸了。所以,有人说柏林墙倒了,苏联解体了,现在是天灭中共的时候了。

中共很坏啊,它的统治越长,就越是把中国人民拖入资源、生态、道德和社会、经济、政治的危机之中,火山一旦爆发,人民付出的成本将会越来越大。

中共的统治,往上看,不信神,没有神的约束;往下看,无法治,没有法律的约束;往外看,西方各国为了市场争相讨好中共,没有来自民主国家的巨大压力;往内看,没胆的不敢说,有胆的不让说,既得利益者不愿说,也就是没有内部的压力。

于是,没有压力的中共就敢无法无天了,迅速变成了一个笼络政治、文化、经济各方“精英”的腐败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没有自身改良的任何可能。要想有出路,就只有给中共巨大的压力,这才能真正和平化解中国的民族危机。

今天的退党潮,特别是也能用化名退党,就是这样一个施加给中共的压力机制。

有人说,为什么不加入到中共里面去把中共变好呢?号召大家都入党不行吗?如果你听说过著名的“粪坑效应原理”,你就会为自己的天真感到可笑了。你能跳进一个大粪坑,用你雪白的肌肤把粪坑弄干净吗?

有人说,退党潮没有明确的政治主张,如何起作用?这才是退党潮的另一个妙处。正因为退党潮没有自己的政治主张,才能团结所有的老百姓和各种各样的政治团体,一同去把中共退垮。

在退党潮的过程中,随着中共的衰亡,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政治势力,或者是老牌民运的,或者是新生的,或者是中共内部分化出来的,他们就会在民主自由的框架下去搭建未来的历史舞台。

有了民主自由的前提,社会的转型代价就会减到最少。中共以为美国4年前的总统大选纷争会造成社会混乱,结果没有;中共以为台湾总统选举的319枪击案会使社会分裂而一发不可收,结果没有;中共以为乌克兰的选举危机会给民主树立一个反面教材,结果没有;中共以为伊拉克动荡不安,总统选举会砸锅,结果还是没有……

这就是一个民主社会制度的优越性所在。

退党潮能帮助尽快结束中共的独裁, 让中华民族过渡到没有中共的社会。

退党潮不愧是一个天才的发明,正在为人类的历史谱写新的篇章。

也许,下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就该给扳到中共的这个“退党大潮了。(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