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绿野:我终于自由了

2004-12-11 00:0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是一个秋日的下午,我在图书室看《世界日报》上的佛教讲座信息,突然一个奇异而真实的感觉透过全身,我自由了,我挣脱了一个大桎梏,一个声音清清楚楚的在脑海中响起:你自由了,终于可以去了解一下这些了。我知道这是我内心深处的渴望,对生命本性探索的渴望,那是1997年的秋天,我刚办理好一切就读手续,正式在美国纽约的一家医学院开始我的生物学博士的求学生涯。

  我出生在70年代,生长在红旗下,在学校里一直是很听话的好学生,第一批加入少先队,第一批加入共青团,保研究生时又是“预备党员”。

  我很听话是因为我内心深处的恐惧,我从来没和任何人谈及过,我的父亲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中学校长,有一天被无端的批斗,蹲监狱,一个夏日的傍晚,儿时的我正在奶奶家玩,一个陌生人来领我走,奶奶告诉我那是我爸爸,要我和陌生人回家。父亲一直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只有这样才能在事业上有所发展。可惜因为身份问题一直到退休前也没有如愿以偿。妈妈一直说父亲之所以被批斗,是因为说话太多。

  父亲辈三兄弟一姊妹都是才华横溢的知识份子,可惜生不逢时,一直因为出生问题倍受压制。我的兄弟姐妹辈也都很聪明,上山下乡,几乎没有幸免,他们总是和我说,没有我那么幸运,能正常的读书。父亲告诉我爷爷只是一个教书先生,有祖上留下的一点地而已,爷爷是自然灾害时饿死的。

  我对共产党不感兴趣,共产党的宣传和我了解到的共产党让我很困惑,我把这一切归结于政治的残酷。可我知道在中国发展,最好有一顶共产党的帽子,在中国党的声音无所不在,共产党员的称呼能带来一些实惠。
  
我对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佛学道学很感兴趣,曾和父亲探讨过,父亲彻底的否定了我的问题,高举着共产党的无神论,我的一个同学信仰了基督,大家把他看做怪人,我知道,在中国,无法真正的自由的追寻和探讨信仰和精神领域的问题。

  共产党非常擅长的对精神的虐杀使我以为自己也将和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样,在缄默不语中小心翼翼的走过一生。幸运的是,我来到了海外,获得了自由。

  我很感谢大纪元的“9评共产党”,使我明白了我为甚么有这么深刻的获得自由的感觉。共产党,这个从西方传来的幽灵,一旦附着在中华大地上,就用它有形无形的邪恶之网扭曲着人性,桎梏着人的思想,在精神上用恐惧奴役,在实际上用一贯的暴力威胁。

  正如一个朋友告诉我的“祈祷神早日把共产党从地球上消失,”我祈祷每个中国人都能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只有摆脱了中共的桎梏,中华民族才能真正的屹立于世界之颠。(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