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马拉松比赛结束多时 猝死学生赔偿金额没有着落

2004-11-05 07:5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马拉松比赛结束半个月多了,猝死学生刘红斌的赔偿金额仍然没有着落。刘律师认为:“很可能刘红斌的家人离开北京交通大学时,反而会欠学校一笔钱。” 家属:不给赔偿我们没法走昨天下午2点,记者来到了交通大学内的红果园宾馆,宾馆服务员说:“我们不认识刘红斌的家属,他们不住这儿。”但记者几经周折,终于在该宾馆内见到了刘红斌的家人。父亲刘希俭说:“红斌的母亲只要听到孩子的名字,心跳就会加速,现在连床也下不了,她姐姐小红也耽误了学业一直在身边陪着她。”母亲含着泪告诉记者,“如果得不到应有的赔偿,我们就不回家”。红斌的伯父则表示,“我们也希望孩子早日安息,都这么多天了还在太平间里躺着,我们心里实在不好受”。

  同学:有些情况不便透露和红斌同班的张同学说:“刘红斌的家属已经到学校半个多月了,但是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听说是在赔偿问题上僵持住了。”很多同学都非常关心这件事,但却是爱莫能助。“我们能做的就是通过募捐来给红斌的家人一定的帮助。”另一位同学说。等记者问及更多的细节时,张同学表示他们还要在学校读书,所以有些情况还是不便透露。记者在刘红斌曾经生活、居住的寝室---北京交大12号楼416室看到,进门左边靠窗户上铺依旧摆放着同学们帮他收拾好的东西。

  同屋的7个同学,当天都参加了马拉松挑战赛。他们回忆说:“我们早上5点多起的床,开始跑时还在一起,但跑着跑着就散了,回到学校后才听说他出事了。”

  另一位同学告诉记者,刘红斌身体素质挺好的,平时还经常打篮球,踢足球,早上参加比赛前也吃了东西。

  律师:可能家属还会欠学校钱北京中盛律师事务所的邹律师和刘律师是红斌的家人请来的律师,刘律师告诉记者,“现在正处在协商阶段,如果当事人不满意肯定要提出诉讼”。校方一直认为自己不承担任何责任,出于人道主义只能赔偿1-3万元,这包括学生们募捐款和一切消费,也就说明这笔钱是个虚数。“也许等红斌的亲属回家时,反而欠了校方一笔钱。”

  刘律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人在交通事故中丧生,赔偿金额通常在40-50万左右,而一个学生在参加正当体育活动时出现的意外,却只能得到1万元左右的赔偿,“你说这公平吗?怎么能让刘红斌的家人安心回去”。

  校方:不承担任何责任北京交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党委徐副书记告诉记者,此事校方已经和刘红斌的家属协商了3次,但是由于双方始终在赔偿数额的问题上没能达成共识,所以至今无果。

  他还表示“刘红斌的猝死属于突发性偶然事件,学校没有过错,不存在法律责任问题,因此更不存在赔偿问题。但校方会考虑到刘红斌家里的实际情况,将参照以前处理的类似情况,给予一定的人道主义补偿”。

  教委:大学生安全有法律漏洞随后,记者咨询了海淀教育局,一名姓徐的工作人员说,目前,我国只对中小学生的意外伤害有明文的法律保护规定,但关于大学生却没有说明,一般情况下要和学校协商解决。徐先生还表示,由于中小学生独立自主性较弱,需要监护人和校方来督促管理,以防意外的发生。而大学生已经成人,能独立承担责任,所以在这一方面还欠缺法律的保护。针对北京交大学生猝死马拉松一事,他个人认为,由于现在没有相应的法律保护,只能属于法律漏洞。  

(华夏时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