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湖北公务员遭私刑炮烙 皮肉焦烟惨声蹿起

2004-10-30 20:4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湖北省武穴市农业局纪检书记廖元华,因修炼法轮功,2001年6月被劫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惨遭约30种酷刑的折磨,其中包括被推倒在火砖堆上炮烙!虽然廖元华在今年获释,但当地派出所却因迫害的丑闻曝光,9月间再次诱捕廖元华,现在市第一看守所绝食近一个月,生命垂危。

据报导,现年47岁的廖元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村里眼中是一个坚持真理、廉洁自律的好干部。1999年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廖元华不畏强暴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遭开除党籍、关押在当地看守所长达1年。2001年6月1日被转送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将近火砖炮烙等30道毒辣残忍的酷刑折磨。

皮肉焦烟、惨叫声蹿起 施刑者狂笑

2001年8月3日,警察史和平伙同教唆王海锋、陈月明、付祥、杜生科、黄鹤明5名包夹犯人,将廖元华带到八队砖瓦厂“劳动改造”。窑洞终年70~80度的高温,廖元华不但被迫光着脚站着,臀部被用烧红的砖垫上去导致昏死,甚至还被推倒在火砖堆上,皮肉的焦烟和惨叫声一道蹿起,当场再度昏死,施刑者却狂笑:“没有图像、没有声音了。”。

廖元华昏死后又被送往监狱的医院继续折磨,据医生诊断,身体有多处已达3度的烧伤。但廖元华的四肢被铐在床上,被迫整天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影片,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狱方当时还拿着竹签在他烫伤的脚掌上使劲的刮!

此外,廖元华还被剥夺睡眠,晚上被抬到走廊坐在架高的椅子上,烧伤的臀部悬吊着,烫伤的脚掌也戴着脚镣悬空着,不停的流着脓血,第2天脚都吊肿了。其他酷刑还包括:毛巾蘸屎封嘴、辣椒糊涂眼睛及野蛮灌食等,详细的内容及图片分述于后。

报复恶行曝光 武穴市警方加剧迫害

报导说,廖元华被监禁4年后,于今年8月间获释,但9月因在公共汽车上对乘客揭露自己在沙洋范家台监狱的遭遇时被举报,经过绝食数天后被放回。9月30日,武穴市龙潭派出所警察邹长清以帮解决工作为由,设计廖元华并将其诱捕。据传原因有二,其一是廖元华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酷刑折磨的图片曝光,其二是武穴市公安局收到了海外寄来了廖元华遭受酷刑的照片。照片详后。

记者26日先打电话到武穴市农业局找副局长葛楚清(0713-6227862),但接电话的人却说自己是工业局,隔天记者再打同一个电话,接电话的人告诉记者葛副局长下乡去了。记者接着电访武穴市的民家,一妇人(为保护当事人隐去姓名)告诉记者说她认识廖元华。

记者:请问您有听过一个叫廖元华?
妇人:有啊!
记者:你知道他啊?你可以说说吗?
妇人:他以前被关起来了,现在已经回家了。但现在不在这里住,他住在哪里我不知道。
记者:根据消息,廖元华回家后不到三个月又被绑回去了。
妇人:这个我就不知道。
记者:请问你怎么认识他的?
妇人:他这个人在我们这里是出名的。
记者:是怎么样出名的?
妇人:他以前是一个在职职工,身为一个局长,后来到农业局办公室搞一个什么主任还是什么的。
记者:后来呢?
妇人:后来搞法轮功吧,也搞不清楚他后来怎么被抓起来了。
记者:你看过这个人吗?
妇人:嗯,带着一个眼镜。后来他回来时我也看到过,但他现在在哪我不知道。
记者:请问他家里情况?
妇人:他孩子现在上学去了,老婆,好像出去做工了。

28日,记者打电话至廖元华原工作单位-武穴市农业局:

记者:您认识廖元华吗?他为人如何?
职员:我跟他不熟,只知道他是纪检书记,听说他炼法轮功,也跟别人讲法轮功。
记者:您听说过廖元华被抓后在关押期间有遭受酷刑折磨?(记者举:强迫灌食、火砖炮烙等)
职员:您讲的这些酷刑我觉得不可能发生,像强迫入党、恐吓、思想教育等,我倒是觉得有可能…
记者:那么请问站在人权的立场上,您会反对这些迫害行为吗?
职员:当然,基本上我是反对中国政府有关人权的迫害的。
最后该职员告诉记者,廖元华已被释放两个多月,但被原单位开除了。
地方领导说:“你知道法轮功我们是不能管的。”

在去年11月间,将廖元华所遭遇的迫害披露后,得到各方人士关注。一位认识他的说:“在劳动保险局当局长时,廖给一个90多岁的退休老人送工资(因他儿子在武汉,身边没人照顾),在农业局当纪检书记时基层站、股送上门的年货礼品,他一样都不拿要,连防汛时期防汛棚里同事送的矿泉水他都要折钱退掉!”还有人说:“这样的共产党员现在真少啊!”

记者28、29日打电话到武穴市人民政府,多人表示认识廖元华。

一位领导告诉记者(为保护当事人隐去姓名):廖元华是我们这里法轮功的。
领导:廖元华我是认识他的,不同单位但认识。
记者:那你知道他现在情况吗?
领导:现在情况我不了解。因为你知道的,国内对法轮功的情况,现在都不能管、其他单位都不能管,只有公安机关才能管。
记者:对,但公安机关都拒绝回答。
领导:那我们就更不知道详细情况了。因为你不知道,这,他封锁的很紧,我们也不知道的。

一名武穴市妇人向记者说:“现在对法轮功,我们不准说,上面都叫不准学。前年还有学的,现在没有了。”

根据报导,廖元华家里还有90高龄的老母。在过去被关押的四年中,家中经济担子全落在妻子身上。现在他又遭绑架,对全家人来说真是苦不堪言。

呼吁各界关切廖元华等7名法轮功学员安危

由于廖元华遭酷刑被曝光,2004年9月以来,湖北省武穴市连续发生7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劫持的事件。根据明慧网的报导,市农业局的史利萍在10月1日被抄家,而廖元华的姐夫余济斌及外甥余铁军,10月3日被龙潭派出所所长朱浩文、国安樊艳林、港务局长陈超(余济斌所在单位领导)等人,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

吴运红与路过他家的女学员刘艳峰,在10月5日一同被绑架。女学员胡楚才与张宝珍,10月9日晚间外出讲述法轮功的真象时,被蹲坑的青林派出所恶警蔡汉军绑架。

据悉,廖元华、吴运红、余济斌、余铁军被关押到市第一看守所,为了抗议迫害已经绝食绝水10多天,导致骨瘦如柴,生命垂危,但却仍然被公安与“610办公室”的恶警灌食、打针。

目睹现场的干警表示,其状惨不忍睹,让凡是有良心的人都为之落泪。此外,另有3名法轮功女学员刘艳峰、胡楚才、张宝珍,也被关押在拘留所。

关切廖元华安危的亲友与民众,呼吁“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缉凶,调查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七分监区的详细材料,严惩凶手,匡正人间道义。

火砖炮烙等30道酷刑

这些酷刑包括:火砖炮烙、架飞机、用拖把与铁衣架头部攻击、毛巾蘸屎封嘴、四肢吊铐推“荡秋千”、鞋底抽打脸耳、辣椒糊涂眼睛、将头撞墙、医用酒精灌嘴鼻、关禁闭、用针状棕条猛砸烧伤的脚掌、不许上厕所及睡觉、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整天站立、将药瓶塞进肛门踩出来、用蚊香贴近熏烤面部等。

报导指出,一系列的酷刑使得廖元华体无完肤,肢体上的伤痕像地图般的清晰,耳朵及脸部已严重变形。以下10张酷刑情境照片由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模拟。

(一)头部遭拖把棍或铁衣架攻击



头部遭拖把棍或铁衣架攻击

廖元华被劫持到范家台监狱之后,入监大队的大队长史和平唆使6名包夹犯人,日以继夜对廖元华轮番折磨,包括:身体需保持立正姿势、不许睡觉,若是廖元华稍有动作就拳打脚踢。为了强迫廖元华与罪犯一道走队列,将廖元华反铐着“架飞机”。



廖元华遭包夹

某日,李姓值班警察指使包夹犯人邹雄,在储藏室对廖元华行凶约3小时,用拖把棍或铁衣架攻击廖元华的头部,边打还边问:“你还说法轮功好吗?”只要廖元华回答“法轮功就是好”,凶手就不停的抽打。

廖元华被投入监狱后一个月内,在狱警何平、史华平、祖剑等的纵容与唆使下,一帮犯人对廖元华大打出手,导致他的一条腿被打伤,从此走路一跛一瘸。

(二)被推倒在火砖炮烙

2001 年8月3日,警察史和平教唆王海锋、陈月明、付祥、杜生科、黄鹤明5名包夹犯人,将廖元华带到八队砖瓦厂“劳动改造”。他们强迫廖元华在没有皮垫子保护的之下,赤手将高温火烫的砖块捡好,但廖元华刚好想上厕所,史和平却毫不理会,硬是叫犯人把廖元华反铐起来推进窑洞。



在终年高温70~80度的窑洞里,即使穿着鞋都烫脚,5名包夹犯人脱去廖元华的胶鞋,让他光着脚站着。廖元华的2只脚被烫得一上一下直跳,犯人竟然踩住他的双脚不让他动弹!犯人们就这样每2人轮班1次,轮流折磨廖元华。

在终年高温70~80度的窑洞里,人即使穿着鞋都还是烫脚,5名包夹犯人脱去廖元华的胶鞋,让他光着脚站着。廖元华的2只脚被烫得一上一下直跳,犯人竟然踩住他的双脚不让他动弹!犯人们就这样每2人轮班1次,轮流折磨廖元华。



廖元华被推倒在火砖堆上,皮肉的焦烟和惨叫声一道蹿起,当场昏死了过去。

廖元华的双脚被烫得站不稳了,犯人们还不罢休,用烧红的砖往廖元华的臀部垫,直到廖元华昏死。令人发指的是,廖元华竟然被推倒在火砖堆上,皮肉的焦烟和惨叫声一道蹿起,当场昏死了过去,一旁施刑的人还变态的狂笑:“没有图像、没有声音了。”

(三)烫伤的脚掌被竹签刮

廖元华在窑洞昏死后,又被送往监狱的医院继续折磨,据医生诊断,他的身体多处部位已达3度的烧伤。



烫伤的脚掌被竹签刮

狱方把廖元华双手双脚铐在床上,整天强迫他看诽谤法轮功的影片,不仅如此,还踩住廖元华的脚镣,用竹签使劲的在廖元华烫伤的脚掌上刮!



烫伤不能行走的廖元华被抬到走廊,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