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晓东村村民被强行征地后遭警察暴打的呼声

2004-10-26 09:34 作者:作者:苦难的农民 云南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尊敬的贵部门∶

你们好,我们是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小板桥镇晓东村的全体村民,世代以种植蔬菜为生。2003年5月初在晓东村村口两间平房前,竖了一块官渡园招商办公室的招牌,2003年6月18日晓东村党支部召开党员大会,会上代支部书记孟加智宣布∶我们村土地已被官渡园征用,拔给了3000万元钱,请党员讨论如何作青苗补偿。一石激起千层浪,党员纷纷表示太突然了,什么也不知道无法讨论青苗补偿费,没有作出任何结论。2003年6月19日晓东村召开村民大会,讨论和支部会一样的议题,群众们提出∶传说了几个月的征地,群众一无所知,应将征地的所有政策、法规和操作过程召开村民大会告知村民,做一些详细的宣传。

代书记孟加智和村民小组长李升说∶"没有什么讲的,又到了6月23日,晓东村召开被征地的户长会,参会人员有晓东村委会总支部代书记、金永福、晓东村委会代主任屠松才、晓东支部代书记孟加志、晓东村民小组长李升、代副组长李永清和到会的村民。当代书记孟加志宣布征地费用修路的是10万元/亩,除去修路的是每亩12万元,青苗补偿每亩为3300元,村民可以来拿青苗补偿了。全体村民就要求讲清征地的过程、相关政策,各级批复和征地后群众的生活问题以及为什么迟迟不开会和群众商量,而是等征地已成事实后才和群众商量。代书记孟加志就说∶"村民们,你们提前拿了青苗补偿费,安置费以后再谈,"村民们没有一个同意的,最后造成会场大乱,村民们愤怒、激动的情绪难以平息 ,最后的统一意见∶要求将晓东村10多年来孟加志担任村长以来的大小事务、工程建设和财务彻底清查,给村民一个交待才能来谈征地事项,村民小组长李升表示他还没有签征地的字,地还没有被征用,是跟大伙商量,其他的事以后再谈,就这样草率散会了。到了2003年6月26日,晓东村民小组在没有召开任何会议的情况下,却贴出一个通告∶因急需征地,请村民于7月4日前来领取青苗费,否则按自动放弃处理。6月30日村民自发到市政府上访,市政府领导表示马上下来解决,但迟迟不见市政府领导下来解决,2003年7月3日,晓东村民小组成立了征地领导小组,引起群众的强烈不满。

2003年7月5日,晓东村民小组在会议室召开村民代表会,会议由村民小组长李升、小板桥镇镇长、村党支部总支代书记和代书记孟加志主持,100多名村民自发到会,小板桥镇镇长宣布∶土地10-12万元/亩被征用,群众们一至提出太少了,村民们特别对地价提出疑问,而生活新报于7月8日报道了官渡园卖给客商的地价∶房地产用地不低于50万元/亩,商业用地 35万元/亩,征用农田为工业用地最少不低于20万元/亩,为什么镇长一伙当面宣布给我们的即征我们村的农田、菜地就变成了最多12万元/亩呢?这不是和每亩最少不低于20万元矛盾吗,因此大家都怀疑我们的征地价格一定有问题,干部们讲生活新报不是党报不可信、不算数,而今年12月4日的在全国非常具有影响的《21世纪经济报道》在九版、十版、三版也做过较为详细的同样的报道,并且该报记者亲自从北京到我们小板桥镇的相关村子做过采访。

干部给每一位村民的答复都是∶同意也要征,不同意就强制征用,村民们没有一个同意,一致要求将我村的土地现有多少亩面积公布一下。十多年来孟加志担任村长的大小财务不清,应该彻底查一下,就拿现任党支部代书记孟加志来说,现年已经67岁,他从89年利用关系当任村长到2000年血债累累而下台,给村民留下许多疑问,问题在他十多年任村长期间帐目不公布,乱用土地,租了多少、卖了多少只有他一人知道,他的钱几代人都吃不完,以权谋私在这样的人领导之下,晓东村民、小组、党员、村民代表的建议和意见得不到有效发挥,对于以孟加志一伙为首的村官们对群众历来都是独断专横,使群众对村官们已失去了信心。而我们全体800多村民的联名罢免上访信件也被李升没收。

代书记孟加志的再次上台,使村民希望破灭,孟加志从89年任晓东村村长以来,利用人民给的权利欺上瞒下,把群众的血汗钱拿给别的干部吃喝玩乐,拉关系巩固自己的权利,村中小到阳沟、大到水电工程、建筑、填土方等都是他二儿子孟云祥在操作,把村民的血汗钱都搞到他们自己的腰包里,成为村中首富,现有五栋砖房的他,现在又花两百万元建盖他们家自称的孟公馆,这钱从什么地方来,卖给群众建房用地的价格至少为27万-28万元一亩,而国务院办公厅、中共中央办公厅为了减轻农民负担,已经于1993年的7月22日颁布的文件就已经取消了宅基地的收费,而昆明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也于2000第11号文件第五条也再次重申为了坚决贯彻中央的文件早已经取消来宅基地地收费,十多年来,这些钱到哪里去了,村中租卖土地,孟加志一人说了算,租、卖了多少土地、有多少钱,他一人知道,党员、群众四处举报,都被他的关系网拦住,奈何不了他,2000年11月6日,他下台时在晓东村民小组选举大会上讲∶"我当够了,晓东村人说我把晓东村吃光了,我还没有吃完,还剩65万元"。自2000年到现在村民小组长李升到处讲,当时接孟加志的手只有400多元。实际上因村中财务混乱,所以具体村里有多少钱,全村人根本不清楚。现在村党总支代书记金永福又将孟加志任命为村党支部代书记,使他卷土重来,将晓东村全体村民的希望彻底打破。

而李升上台当村长时,他就把我村的土地多达50亩建盖成他自家的酒厂,并少报土地数字6亩多,他干的每件事都是欺上瞒下,尤其是征地这一件大事,他三月份就把我村土地卖了,直到7月16日才开村民大会,他还口口声声说∶"村民们,土地我李升还没有签字的,我不是卖国贼......"他还里应外合的煽动我们村民堵截官渡园来填土的车,直到我们全体村民被官渡区公安局110防暴大队打伤后,他李升才笑嘻嘻的说∶"给你们尝尝公安局的厉害,你们还敢嫌钱少吗",他李升把我们村民当狗一样的看待,2000年选举时,他的选票是拿钱买来的,他花上几块钱就可以买到一张选票,他拿着村民给他的权利勾结公安局来暴打村民,村民们才恍然大悟他李升是罪魁祸首啊,全体村民上他的当了。

因干部原因,征地这一重大事件叫群众难于接受∶晓东村民小组2月份就听说土地被官渡园征用,到6月23日才跟群众讲。在这四个多月里,村官们没有利用广播等任何一种宣传工具和群众讲过关于征地的情况,而是忙着分批公款旅游,造成全体村民对征地这一关系到个人一生切身利益的大事一无所知,他们是等形成事实后才告知村民,可以说他们和征地那一方绝对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因为土地是农民集体所有,这应是农民当家做主能够得到体现的时候,所以他们征地之前应该开村民大会和村民商量,但他们不是这么做,而是背着村民勾结着官渡园就做了这笔交易,可以说全体村民们不明不白的就叫他们几个村官卖给了官渡园,我们村民不禁要问∶这是个什么时代、这是个社会,村民的权利为什么被几个人就剥夺掉呢 ?区区两万元叫我们怎么活啊?全中国十亿农民哪?!若农民的权利(包括生存权)几个人就轻轻的能够剥夺,那我们的中国就能真正意义上的繁荣、强大吗?中国的繁荣强大不应该是"剥夺了广大农民的生存权利而只是让少了又少的一部分人有钱有势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昆明经过调查、采访村民和相关人员后在今年12月4日的第九、第十、第三版分别报道了官渡园在征用我们的土地方面的一些不合法方面,可是并没有引起云南相关部门的重视,根本就没有人给过我们村民任何答复。

保护土地尤其是保护耕地是我们每个村民的神圣职责,你在电影里看过这样的场面吗?什么是恐怖?什么是黑社会?什么是血腥镇压?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白道?什么是黑道?

2003年的7月15日就给了我们弱势群体农民这个答案,事情发生在昆明市官渡区小板桥镇晓东办事处,晓东村本村村民代表与办事处负责人、镇长协商有关征地补偿一事,到会代表及部分村民刚开会半小时左右,官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有两辆卡车∶车号各为云A28091、云A30105(当场被我们记录)拉着大约70多名头带黄色安全帽、手拿锄头把的人,他们一下车就集中在官渡园的招商办牌子处听从下令,20多分钟后一个工头接听了手机后便下令这伙人退,然后在他们下车时村民才发现这两车人是来打架的,村民便质问做工的领导,当这伙人发觉村民很多,然后又打手机,一会儿那两辆车又从关上方向开回来,他们一下车就个个收执锄头把并排而上,村民们手无寸铁拿起路边的砖头还击,就在部分村民的围攻下,抓到凶手四人,锄把几十根,经审问他们是老板每人20元叫他们来打架的,为什么今天打110迟迟不到,"战斗"了好长时间后一辆公安车才到。而报社热线不知打了多少遍,到晚上记者都不敢来采访,而来了几辆小车云A014XX小车车主也不敢路面表态,只进去走一圈就转出来。

而办事处楼上的商谈还在继续,到晚上9点30分左右有几十辆警车停在官渡区法院路边,到晚上11时30分,这几十辆执行国家公务的警车和两辆消防车开到晓东村路口,这批防暴队员至少几百人下来,一手执盾牌,一手执警棍,拉出警戒线,把晓东村关雨路口围个水泄不通,不准出入。探照灯照亮了黑暗,却夺走了光明。扩音器里喊叫,放下武器,投案自首、交出造事者等等,这批暴力警员面对的不是流氓也不是强盗,更不是凶手,他们面对的是一群被官渡园强行占领了农田的男女老少,他们就象美国兵进入伊拉克一样三人一排,杀气腾腾,把晓东村看热闹的老人、妇女、男人、儿童一步步逼进了村,胆子小的以为是鬼子进村了,就哭着、跑着向村子里边跑边叫鬼子进村了......。没有想到在社会主义的中国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场面,为什么他们白天不来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他们是黑道还是白道。

你看过日本鬼子怎样杀人吗?2003年7月16日中午3点30分左右,上千名武警防暴队也是在晓东村的地盘上手拿电棒,对着老人、年轻人、妇女等这些跟他们讲道理的手无寸铁的村民,用手中警棒乱甩乱打,村民们立刻一个个被打倒在地下 ,然后三、四个警员又冲上去,拳脚并用的又是对这些动弹不得拇迕癖┨弑┐颍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作者:苦难的农民 云南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