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东甜西酸辣的回回---生活在巴基斯坦

2004-10-14 23:3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食(1)
有句话说:东甜西酸辣回回。巴基斯坦食物的口味基本上就是辣,非常对我的胃口。

他们日常主食是一种叫囊的大饼。因为在面里加了奶,囊烤出来真的是香气四溢。囊的制作不怎么用杆面杖,主要是靠甩。做囊的人把一块小饼子旋转着抛上抛下,很快就变成一张中间薄边上厚的大饼了。地上挖个两三米深的大坑,里面生火,囊就被贴在四壁上烤。然后用个长长的木夹子夹出来。刚刚出炉的囊,就那么白嘴儿吃,奶香,面香,外焦里嫩,好吃无比。

当地人平时的正餐一般只有一个菜。用牛肉,洋葱,番茄,土豆,豆子,辣椒,香料等,熬成一锅粘粘的东西,红红的,又酸又辣。撕一块囊,唰的一下裹住一团那粘粘的菜,放进嘴里。嗯。。。过瘾!整个动作要快,不然就会掉的满身都是。他们吃饭基本上用手,米饭也是手抓。吃完就把10个指头挨个吮一遍。我老妈最恨这个,我倒是学的飞快,入乡随俗嘛,她也没法骂我:))当地人还爱吃油炸的东西,有一种我们称做炸三角的东西,里面有咖哩牛肉,有豆角,有番茄鸡肉,象韭菜盒子那样炸。。。很好吃。同学课间的零食,大都是这样的东西。有的人家有钱,用羊油炸,凉了以后,奇嬗无比,闻之欲呕。记得有一次,他们的国庆节。学校要求母亲来参加庆祝。我老妈穿戴整齐,跟我到学校来。大家席地而坐,校长坐在主席台上开始唠叨,都是乌而都语,非常无聊。又不能退席,只好忍耐。谁知她一口气唠叨了3个钟头,我觉得比3年还长。然后是唱歌,最后是发吃的东西。我领到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个比门球还大的大羊油丸子,刷了蜜,红亮红亮的。我老妈不吃羊肉,看见这个丸子,差点昏过去。大家都打开吃了,我只好放进书包说,我带回去慢慢吃。进了院子就送给管家的小孩儿了,他们乐的什么似的。可怜我被老妈一顿数落,发誓再也不参加我们学校的任何活动了!巴基斯坦是个干旱的国家,缺水在个个方面都体现出来了。西红柿基本上没什么水份,象牛皮做的。哈蜜瓜和马奶子葡萄甜的篌人,必须一口水果一口白水就着吃。买来的牛奶,要加水稀释才能喝,不然就全糊在嗓子上了。我最爱喝的是石榴汁,酸甜可口。离开卡拉奇后,就再也没喝到过。估计是因为其它地方的石榴都不够甜吧!

晚上吃过晚饭,到离家不远的海滩去散步。一溜儿小贩在卖吃的。有炸三角,冰淇淋,各种被染得红红绿绿的甜点,还有我最爱吃的烤玉米。放在松木枝上,用扇子扇着火,辟辟啪啪的,一会儿就好了。当地人用柠檬占着辣椒粉和盐擦在上面。我不喜欢吃酸的,撒盐和辣椒就好,香香辣辣的,带着玉米的香甜,真是滋味无穷。小贩看我是外国人,告诉我10个卢比一个。想蒙我?卖当地人才2个卢比,我给他3个卢比就扬长而去,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没再分辨。


食(2)

因为宗教的原因,当地人都是不吃螃蟹的。如果碰到螃蟹挂在网上,他们都摘下来,扔回海里。鸡翅,鸡脚原来也是垃圾,自从中国人来了,他们才知道这也是可以卖钱的。

海边的礁石是螃蟹的领地。退潮的时候,礁石和海水中间有很大一段距离。当我们靠近的时候,成百上千只螃蟹拔足奔命,向海里逃去,很是壮观。落在后面的就被我们用抹布盖住,捉到桶里。

卡拉奇的天气总是那么好,找一天出海钓蟹也是一大美事。码头总是乱哄哄的男人世界,管家订好船,我们就从车里钻出来,一路小跑跳上船。没办法,谁让我们都是 T恤短裤的打扮呢。甲板上搭了遮阳蓬,摆了一圈沙发。眯着眼睛,吹着海风,一摇一摇就出了海,很是惬意。到了比较深的地方,船家把锚下了,我们就开始钓蟹。工具倒也简陋,可乐罐加鱼线。很快就有螃蟹上钩。螃蟹不象鱼,把钩子吞进肚子,它们是用钳子夹着鱼饵。有聪明的,你一提线它就松手跑了。所以我们都大叫:揧YES,YES?大家就提了网子来帮忙。满船YES不断,船小二东奔西跑,累的够呛。

有的时候,还能顺便钓上其它的鱼。最常见的是河豚。每次钓上来,我都不停的摸它的肚子,它就迅速充气,象个气球。把它们放在船舷上,昂首挺胸,好象马上要冲上天空的飞机,我们的小船仿佛成了航母。我可不敢拼死吃河豚,玩儿一会儿,就把它们扔回海里。这时船家支起油锅,把新鲜的蟹丢进去炸。蟹壳都炸的酥脆,那个鲜美香甜我真是一辈子都忘不掉。

巴基斯坦还有一个东西泛滥,就是中国人喜欢的甲鱼。灌溉渠道的两旁,小河沟里比比皆是。它们一堆一堆的在岸上晒太阳,或成群结队的在水面上游来游去,伸着脑袋,壳子半浮在水面上,好象是小型的黑天鹅。唉,天鹅就是美与高贵的化身,可怜这甲鱼同志就被骂做王八了。一路开车经过,它们都警觉的纷纷躲进水里,扑通之声不绝于耳。我们躲在车子后面,没有几分钟,这些家伙就忘记了危险,又爬上岸来。嘿嘿,该出网时就出网啊。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就扣住一只。毫不费力就能捉个几十只。

家里的厨师是广东人,马上施展他的煲汤绝技。水鱼,红枣,枸杞,大葱。。。。熬了一大锅,我们戏称是月子汤。我是坚决不吃甲鱼的,黑呼呼的,看了就反胃。偶尔在汤里看见细小的爪子,我都在心里难受半天。无独有偶,爸爸的同事,一个英国人,每次到家里来吃饭,都特别小心的从汤里挑出各种东西问:WHAT IS THIS?我妈现在就对这句英文最熟。这个英国人后来迷上麻将,成了是麻坛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住(1)

我们住在卡拉奇的富人区,路都是坑坑洼洼的,离海滩很近。附近的房子没有重样的,一个比一个漂亮。虽然是缺水地区,有钱人家还是种满了热带的棕榈树,天知道要花多少水去浇灌它们。

每个HOUSE下面都有自己的水窖。水要从政府买,然后用油罐车运来,注入水窖。吃的时侯,用水迸(没有那个字)抽上来,过滤,消毒才能洗衣煮饭。他们的水质非常的不好,从水窖里抽上来的基本是淡黄的泥水。

我不太清楚贫民是得到饮用水的,不过市中心的喷水池边就永远有人在洗衣,小孩子在洗澡。有几次我到门口去玩,看见我家门前大排长龙,人们都提着桶,锅,壶,安安静静的等着。我的出现,引起一阵骚动,队伍马上解散。人们三五成群的开始聊天。我一离开,队伍又自动行成。刚开始我完全不明白,为何自己如此的不受欢迎。后来才发现是我家的门卫,特别心善,正在偷偷放水给老百姓。说是偷偷,其实爸妈早就知道,而且默许了。但是又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门卫,这样假装不知道最好。否则,10里8乡的都来接水,我们供不起不说,还很有可能让人觉得我们太过有钱而引来土匪。爸爸还要求我放水的日子不要出门,省的把大家吓坏了。哼!我哪有那么恶?

巴基斯坦盛产大理石。盛产到什么成度我不清楚,不过我们家的整个院子是完完全全用大理石铺成的。而且还不是薄薄的石片,而是至少一尺厚的石块。用水冲过后,绿绿的,晶盈剔透。我最喜欢光着脚在上面跑,滑滑的。吉米(我的狗)从远处冲过来,要把脚趾打开来才能帮住它煞车:)) 在这里,大理石被制成你所能想象的任何东西。花瓶,烟缸,台灯,钟表,碗牒,茶具,桌子,凳子。。。。。颜色也是五彩缤纷,除了常见的白,绿,还有兰,红,紫,灰,咖啡。。。透明,不透明,林林总总,数不胜数。

卡拉奇的HOUSE没有2层以上的。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第3层就能看见邻家的园子,这是万万不能允许的。邻家的女眷是不能被外人看到的。维一例外的是离我学校500米远,有个大城堡。城墙大概有二三十米高,繁茂的鲜花从墙头垂下,门口戒备森严。我好奇的不得了,什么样的人住在城堡里呢?王子公主吗?终于忍不住到门口去问,原来是阿联酋某王子殿下的行宫。而且他卖下方园数公里,不得有建筑,独独饶了我们学校。

卡拉奇的治安非常糟糕,因此门卫是非常必要的。我在的时候,只是家里自己的门卫,有把小手枪而已。过了几年,回去看爸妈,门口都换成了保安公司的专业保镖。24小时背着冲锋枪巡逻。


住(2)

巴基斯坦的贪污之严重,到了无以复加,明目张胆的地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贫富分化如此严重。我去过的家庭,有的有小桥流水,有的富丽堂皇如宫殿,有的奴仆成群,有的才2层还要修个电梯。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花钱好了。

穷人的境况就真是天壤之别了。我家旁边的地没有人买,长满了的灌木。有一家4口就住在两丛灌木中间。他们把破布搭在树丛上面,这就是家了。家当完全没有。好在那里几乎不下雨,否则真不知道怎么过。还有的家就是一辆破卡车。晚上睡在后斗里面。

富人呢,大的HOUSE都有专门的佣人房。小小的一间,没有空调,只有吊扇。我们的管家,和两个老婆,7个孩子住在里面。我从来没有进去过,实在无法想象。

除了一月份,基本上都需要开空调。学校放寒假的时候,气温大概是24C。西北五省却早就大雪封山了。夏天闷热难当,苍蝇蚊子很少,都热死了吧!我曾经量过下午院子里的地面,居然是70C。在太阳下停了一小时的汽车要带手套才能开车门,否则会烫出满手燎泡。打开车门,不能马上进去,要猛开空调吹,等温度降下来才能进去。

逛街更是象受刑。在40-50C的气温里,在人潮汹涌的巴扎里挤来挤去,汗臭,狐臭,闷热,潮湿,好象行走在巨大的蒸笼里面。讨价还价,非尽口舌。真的是满天要价,就地还钱。砍价可不是从腰和和小腿砍,要从脚底削。我们曾经把一只要价3000卢比的玩具表,砍到10个卢比。

逛累了就到冷饮店去坐坐,街边的小摊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光顾。有一次,我看见卖甘蔗汁的。那条甘蔗在生锈的机器里面被榨了又榨,挤干了身体里最后一滴水。绿色的汁液流进一个脏肮的玻璃杯里面,上面飘着泡沫。摊主拿出一把生锈的锤子,在一整块大冰上猛砸一下,掉下一块儿来就被扔进那杯甘蔗汁里。旁边的妇人一饮而尽,摊主就拿过那支杯子为下一个客人榨汁。说着说着就跑题了,怎么跑到逛街这里了?

卡拉奇这个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我曾经拿着香蕉皮,跑遍半个城,没有找到一个垃圾桶。我印象里好象只有机场才有这种摆设一样的东西。后来我也养成了随手乱丢垃圾的习惯。在院儿里吃完苹果,核就随手抛到墙外就好。只要我看不到,就不是我家的垃圾。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