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的回国经历与反思

2004-08-26 00:5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海龟之所以眷恋大陆是因为它曾在陆地上被孵化,故而海龟对大陆有一种割舍不断的依恋情怀。但如果海龟登陆后常常面对打杀,就算再愚顿的海龟也会考虑游到远一些的海岛上休养生息了。

    中国的海外学人也同样怀着挥之不去的对祖国、家人的思念。且出国愈久爱国愈深,以致于给人的印象是出了国的才最爱国。

    但当你真的回到生你、养你的故土时,你会发现你的根早已被时空铲断了。你已是随西风飘去的一粒种子,在异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你的根在那第二故乡(以时间前后为序是第二,若以时间长短为序可能是第一)。

    国人曾几何时需仰视博士,特别是“洋”博士。而今则多要用审视的眼光看待博士,盖因部分“土”博士名不符实,有些“洋”博士实为“不是”。

    同样“海归”(海外归来,学有所成者)过去也热闹过一阵子,继而更名为“海龟”(海外归来,有几文钱而无所事事者),再曰“海草”(海外归来的一介草民),后蔑称为“海带”(海外归来的待业者)。国人之所以瞧不起“海归”,是因为他们把所有在海外工作、学习、进修过的人统称为“海归”。殊不知“海归”也分三六九等!

    在国外学有所成,安家立业,作为华裔(外国公民)、华侨(绿卡)回国发展者是凤毛麟角;

    在国外学有所成,工作若干年,因故未能取得绿卡而失去国外居留权,不得不回国者为上品;

    在国外学有所成,工作了几年,因丢了工作而失去国外居留权,不得不回国者为中品;

    在国外学有所成,工作实习期满因无正式工作而失去国外居留权,不得不回国者为下品;

    在国外学有所成,因无工作实习机会,不得不回国者等而下之;

    在国外学无所成,混张文凭,回国骗人者是混混儿;

    在国外连张文凭(本科以上)都没混到,拿些结业证等回国招摇者是次品;

    啥都没有,在国外游山玩水几个月(比省吃俭用的人强些)大概连国外社会结构到底是什么样儿还没闹明白的“进修者”也算“海归”,他们自己大概都觉汗颜!

    本人回国发展被人视为“海归”与这等人为伍,让我引以为耻(另外在国外机场、世界各地的中国城及华人常去的国外旅游景点,看着部分华人无视公德的不良行为及外国游客鄙夷的目光,我有时是羞与他们同种同宗……我不求作华人光荣,但求在国外别被他人因是华人而看不起……特别是与国外同事、熟人在一起时,这种感觉更强烈,因为时过境不迁……日后每看到这位曾同行的同事或熟人就会忆起那些华人无视公德的不良行为及外国游客鄙夷的目光……内心里先虚了……外国人不知你的姓名,统称中国人……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只要你是从国外回来的,就要戴“海归”帽。如果你供职知名大公司或拿大笔资金(实投几百万人民币为下限,上不封顶),国人均高看你一眼。但如果你自己投百十万人民币办个小公司或到处找工作,“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吧”是他们口头上或眼神中的潜台词。

    想回国发展,三思而后行!

    敝人回国工作两年,个中滋味尽尝一遍。管理了两个外包在中国的项目(千万人民币以上),无功而返,促使我们把目光重新转向印度和俄国。目前我们使用原俄国航天领域的技术人员在莫斯科开发美国的项目。自2002年初我与美国国际项目外包年会主席卡伯特先生合作,我在中国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及资金积极宣传国际项目外包的管理模式及外包项目对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商务意义,大力推动“中美国际项目外包商务发展年会”,希望通过国际间交流提高中国开发国际外包项目的能力。中华海外联谊会胡德平副会长积极支持;王兆国会长指示由中国贸促会牵头、全国工商联配合、中华海外联谊会支持;并得到科技部、商业部及新闻媒体的积极协助,我方作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并与卡伯特、中国贸促会赵群、全国工商联经济部侯智瑞部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经济局韩军主任等积极协商、签署合作协议,2003年10月成功地举办了第一届年会(为期三天,300余位中外代表与会)。但我方及中华海外联谊会所属机构均被中国贸促会代表机构(中国贸促会张连顺等)排斥出局。第一届年会后中国贸促会代表机构置五方合作协议(我方、卡伯特方、中国贸促会张连顺及赵群、全国工商联经济部侯智瑞、中华海外联谊会韩军)而不顾,自行与美国卡伯特方合作将于2004年9月举办第二届年会。我方出钱出力搭起国际间合作的桥梁,中方则过河拆桥。中国政府机构尚且如此,社会风气可想而知!

    我方曾计划继“中美国际项目外包商务发展年会”之后组织“中美软件项目外包商务发展年会”、“中美法律项目外包商务发展年会”等行业性年会。但鉴于中方合作者的非诚信操作行为及我们对在华发展的反思,我们对继续针对中国的项目外包商务发展推动工作持观望态度;并重新把目光转向印度、俄国等,以寻求值得信赖可长期合作的商务伙伴。

    想回国发展,需投入百万人民币为启动资金(注外资企业注册资金10万美元,内资企业三万人民币可起家)。如果不计你个人工资,100万人民币(或少些)可在中国烧两年以建立人脉与市场信誉。因为在没有信誉的社会闯荡,要让人认为你不是骗子是很难的一件事。如无法短期突破,就要有长期奋斗的准备。两年后如无滚动收入或后继投资,你只好卷铺盖走人了。

    启动资金用于起门面,搭架子,雇几个闲人作市场及日常运营。当然雇能干的人可以进入中国市场快些,但工资高,风险大,他/她可能用你公司的壳去开拓自己的市场,然后另起炉灶。你可能还未明白国内的运作模式就要卷铺盖走人了。快有好处亦有风险,慢则是你重新学习、了解中国市场的过程。三思而后行比盲目瞎干稳妥些,但暴富的机会也会失去很多。因为中国目前是一个不规范的经济体,高风险、高回报。如瓜分国有资产(国企私有化),是中国大家面对的最后一块大蛋糕,胆大、心细,当机立断是暴富的最后机会……只是公司门面小,你的潜在合作者会认为你可能是皮包公司(骗子)!你说你是智能型公司……何以证明?……有智力还没挣到钱?……还是个从海外回来的骗子!)大款(资产千万以上、开宝马等、用专车司机……)花10人民币请吃工作餐是节俭加效率!你若花10元人民币请吃工作则是寒仓。

    就算你有项目、有资金、有人脉,若毋需求人,尚可在中国发展。但凡有求人处,沾边的人都想从你这个小蛋糕上分一块!这些沾边的人的人多是你打交道的公司、机构的业务或行政代表。他们是你与这些公司、机构联络的拦路虎。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喂不好看门狗,进不了大宅门”。狗给个骨头就好了,“现管”可不是一两顿万元标准的宴请就可以打发的。他们要的是“干股”,即不投资一分钱而用他手中的权力来换取你的股份。

    如果你的公司不需要同太多的机构打交道(如公、检、法、国税、地税及各类政府部门、大小官吏、闲杂人等),那请个顾而不问、大有来头的人罩着是一条妙计。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干部家属或子女经商了。至少找麻烦的人少了;进而可得到内部消息;大好处则是各类价值连城的批条等等(空手套白狼,即为此也)。

    君不见中国二十年来造就了数以百万计的千万富翁(?商、?官、?吏、……、坏人??)……如果打开银行金库让他们自己搬,他们中的一些人都可能体力不支、难以胜任。不过他们中的部分人作的是智力型运作:在尚不完善的社会机制中,创造机会把国家的钱“合理”地划到自己的帐上。中国每年国有资产流失达千亿人民币或每年如此造就万余千万富翁……以至于有人据此而调侃“中国的经济秩序,好比混沌的原始星云,各相异性,能在其中游刃有余者,非常人也!必要条件之一:良心得让狗吃了”。

    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他们的良心尚在:因为他们知道总有一天有人要秋后算帐!或国家清算他们;或人民革命……没收浮财,打土豪、分田地!故而他们透过各种渠道把不义之财或正当渠道挣来的资产(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之间的分别,或许正当渠道挣来的资产建立在不义之财基础之上,或许用正当渠道挣来的资产圈来了更多不义之财……)转移到境外,再把子女、老婆、二奶们送到国外建立后备基地,以备天有不测风云之际溜之大吉。

    中国古代官制是八百里不为官(不在本地作官),联任不超过九年(防止建立小团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三年清知府(局级),十万雪花银(百十万人民币)……那时局以上官吏不多,现在局以上官吏怕是比古代七品芝麻官多多了!古代一个县(三十万人)七品两三人而已,从九品(股级,如粮站站长等)以上官员十余人,官吏(吃皇粮者)五六十人。

    中国经济虚假繁荣的背后是无路可走的14亿百姓,而其中的九亿农民现在连出去打工的勇气都没有了……自己出路费到城里找工,花自己的钱吃住,用自己的力气为他人卖命……到头来因污染、超负荷劳动毁坏了自己的身体,还陷在被拖欠工资的泥潭里不能自拔(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过去是民工潮,现在是民工荒……至少民工们还可以选择不出去打工(谁说中国没人权?!)……

    如果你在国外还活得过去的话,也许比较明智的选择是不全职回国发展……不妨唱一唱: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潇洒走一回……

    脚踩两条船比孤注一掷可生存下去的机会大些……这也是为什么真正的海归们(可来去自由者)大多是两地分居,较为常见的是太太在国外坚守阵地,先生在国内孤军奋战……多为探个虚实,符合太极拳的白鹤亮翅一招的精意:前三后七,前虚后实,进可攻退可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战略、选择与管理是我从事离岸项目外包管理所遵循的原则。看好中国发展潜力战略上讲是100%的对: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将相宁有主?男儿当自强!但选择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来实施,成功率降低至30%,实际操作上能如愿以偿者则不足10%,我想按数学规律推算,由于回国发展者日众,这一数字应还会降低。

    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在美国工作了十几年,又回中国工作过几年的假洋鬼子,面对如此众多对中国经济关注的同胞或希望回国创业的“存贮于海外”的优秀人才,我这里有几句苦口婆心的话希望有益于你,不是泼冷水,只是希望你能把这份爱国热情持续的时间长些,再长些。因为如果操作不当热情越高,失望越大,于国于己都不利。

要点如下:

    第一: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身份及转换次序。

    第二:保持有效的克制力。

具体讲:

    第一你是一个商人
    第二你是一个中国人
    第三你是一个爱国的商人
    第四你是一个对家庭有责任的人
    第五你是一个人

    商人就是要惟利是图。不管你向短线操作,还是关注远期回报,都不要忘了挣钱。否则就是花钱了,对你,对你的投资者,你的家庭都是不负责任的。“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建筑”没有坚实的经济基础,切莫奢谈上层建筑。

    由于我们既有在海外工作的经历,又有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注:不是了解,更非认同,这是我们与国人的文化差异,当然洋人与国人之间的文化差异,已超越了“晕菜”的程度)。所以你抱着传播先进技术、知识的目的回中国挣钱,那么你就是一个爱国商人。

    中国目前是一个不规范、有巨大潜力的经济体,所以高风险、高回报。但你先要做好准备承受高风险:经济上的损失、人格上的扭曲、信心的消蚀,精神的崩溃等等;至于高回报就全看你的造化了:如人脉、资金的支持力度等等,别忘了有人好说话,有钱好办事的生存原则。

    如果在操作过程中你念念不忘这不符合西方的管理原则,那没有道理云云--,你最好还是回西方世界。永远记住:存在就是合理的!你可以通过努力改变现实,但不要抱怨现实的不合理。如果你觉得自己陷入了泥潭,被套住了,最明智的自救办法就是不动(不要再继续投资了),让身子尽快稳定下来(控制局面,只用精力来协调),用最慢的动作把自己放平(协商出解决的办法,急不得),一点一点划回岸边(回西天修炼)。

    中国商人(企业、机构及个人)不管是有意“欺骗”还是无意“伤害”,目的是明确的--挣钱。你永远不会是面对一个机构操作:因为当事人总是即代表自己,又代表机构。故而你也要明确要挣钱还是爱国,如果两者都想兼顾,孰轻孰重?我的建议是如果全职回国发展,挣钱莫忘爱国;如果在海外想回国发展,则爱国不影响挣钱。下棋观五步、七步,想明白了再回国,否则海归变海待,再回到海外当土鳖待业,后悔莫及,慎之慎之。

    当然国人与海归合作挣钱也分若干档次:
    就挣你的钱
    只我挣钱,你的作用是过河的临时桥。
    共同挣钱
    
    就算是共同挣钱也要明确金钱面前人人平等。切不可因你在海外的高工资,就认为你可以拿高收入或高回报。在中国挣钱就应守中国人工的规矩(市场经济规律)如此才能有合作的基础。

    中国目前是一个拜金的社会。崇拜名人,是因为名可以换取金。有金可以造名。莫谈诚信。“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诚信”(某中国国家级领导人言)。

    有钱(名)人的一句话是精辟之语,你的金玉良言(KNOW HOW)只是无声之屁。因为他不理解你的KNOW HOW是从何而来,背景是什么?故而需要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讲解。直到他理解了其中的一些精义为止,这时你就成了一个有声的屁。仍然是一个屁。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部分KNOW HOW,你的价值不存在了。而他对KNOW HOW的部分理解加上中国人的智慧(歪曲与变通)就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至少把你的钱套住了乘以8变成人民币已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这就是本土化过程。

    所以如果你还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就赶快回到相对合理的西方社会,打工挣钱,像狗一样先活着,另图东山再起。

    毛泽东先生言“与人斗其乐无穷”。那是因为他有大智慧、超人的凝聚力及玩弄对手于掌股之中的能力。我辈是俗人,则会是与人斗痛苦无比。主要原因是国人在不规范经济体中操作十数年,已练成了金刚不败之身,我等海外之人,则是土华人过海:好听点是“海归”-海外归来有一定实力者、次者沦为“海带”-海外归来待业者。或许本来就是海外待业者,想回国混口饭吃也未可知?在海外都没混明白,何谈国人对你的尊重?

    你与国人合作待搞清楚对方不是套你的钱(某些海归是骗子也是国内公认的事实,这里只谈想回国认真干事业的人),也非过河拆桥时,你已经筋疲力尽。但要签订合作文书,你也会精神为之大振,鼓起余勇准备大干一场了。且慢且慢,有些事情还没细谈,签约尚要三思。

    第一莫谈无形资产。你有你的KNOW HOW,我有我的人脉,什么资信、品牌,我怎么知道你明天会不会倒闭,或另起炉灶?国人无资信,搞清KNOW HOW,过河拆桥,另起炉灶者众多。如果合作之初你100%信了国人的信誓旦旦,你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抱着信其有,也信其无的态度,边实施边调整,步步为营。只看三日收效,莫管二年预期,5年、10年计划尽为奢谈,在不规范的经济体中,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只有你一美元,他8块人民币的对等投入实在。

    第二明细财务预算。睁大眼睛严控财务。人事权是选人第一关,财务审计是盈利的关键,运营管理(市场、生产等)次之。君不知国内几乎无事不假,假食品尚好,毒食缺德,想在国内常驻三思啊!

    假公司、假发票横行,内忧外患不能不防。

    内忧者:国内合作者造假帐,转移赢利。虽然对等投入但到头来,实际赢利他大你小,因为他认为你在国外也是同样操作的。故而即使账目明细,你也可能血本无归。(这里尚未统计若干小老鼠的吃里扒外,目前中国尚是有职业,但缺乏职业道德阶段)。

    外患者:钱只有流动才能产生更大的效益。故而你投入了一笔钱,启动资金加流动资金。启动资金用于你的看得到的一些事、物,多少能控制。流动资金一流动起来就难说了,你希望的是拐带他人的资金流回来,成为你的利润。只是钱从这厢流向那厢。河道九曲,有时流的快,有时流的慢。有时不流了。不流了,可能变成了你的或他人的固定资产。如果你的钱变成了别人的固定资产,你或许可以要回一部分,千万别梦想全部要回来。什么都要讲个提成吧。

    有一种情况可能钱一点都要不回来了。即不流的钱变成了三角债的一部分:“不是我不给你钱,是我的钱被人家押着呢?”一环扣一环,所有的人都怕自己的钱被别人压着。同时又压着别人的钱以减少自己的损失。因为互相扣押最终一定会导致整个运营链条因无资金流动最终停顿。谁手中扣着钱多,谁就有说话的主动权。手中无钱打官司都出不起律师费。如果你要回国投资,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24小时跟踪你的资金流向,一个闪失,神通广大的同胞已带着你的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你一定要问了,24小时跟踪,还要不眨眼,不睡觉,累也累死了。吓,想挣钱还怕累?在不规范经济地区操作,钱和命不可兼得,要钱,就不要惜命!

    如果你抱着只出力分钱,打着不冒投资风险的如意算盘,则要先搞好预算再签和约,预算应是和约的一部分,且有执行、监控的原则及违约的管理条例等。否则你多半会落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因为明细帐清清楚楚收支平衡,“对不起,无赢利可分,下次一定能赢利”;更有甚者收不抵支,你要倒贴若干! 对于国人的“诚意”:“这些损失这次就算了。长期合作更重要。”若如此你真要感激涕零了--国人义“薄”云天呀!

    如果你多方查证据理依法上诉(如果有法可依,且法官公正--莫忘有人好说话,有钱好办事)--美国是案例法,有例就有法可循,中国是大陆法系,有法还要看执法人的操作。幸运的你如果能依法得到有利于你的判决---执法人员可能已无法执行了。法人不存在了---破产了,反正已没了长期合作下去的机会,破产算了。资金已合理转移,若干空户头都归你--大方。没有资信的社会,随时都可以从头来过。

    你或许沉思--这话说的有点道理。。合作要找大公司,年头短,人头少的可能会如此,大公司可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只是国内大公司看的上你吗?你们公司“那斯达克了吗?有几多人马?准备投资几百万呀?”……想洋狐假我土老虎的威,告诉你吧,近年来我已走遍五大洲、七大洋,与某某总统合过影,与某世界500强合作过---,你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没钱不好办事呀。

    没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是爱国的情操,远成不了爱国的行动。莫如省几顿外出吃饭的钱,资助几名失学儿童(50美金可以支持一个失学儿童到小学毕业)穷几代之努力,中国会有希望的。百年树人啊!人的素质上去了,其他的也就改善了。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市场有着巨大潜力是套话。但对单一个人而言:高风险、高回报却是不争的事实。为了保证经济的高速发展(想软着陆,让经济发展慢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要多上几个大项目。项目可是摇钱树,项目越大,引来的金凤凰越多,何以见得:

    立项可以捞钱。
    征地可以捞钱。
    项目分解可以捞钱。
    贷款可以捞钱。
    推迟付款可以捞钱。

    若变成三角债(大多为拖欠的工程款,原材料款及工资),受害入何止万千,越大的项目(数十亿,上百亿的项目并不鲜见),影响越大(跨行业、跨地区、甚至跨国界),也越难收场。故而前人挖坑,后人跳;地方偷驴,国家拔撅。

    例如美国川普(特朗普)为地产大王,旗下数十万员工,一旦要申请破产,尚有美国政府背书,无息贷款以保其不倒。不是政府缺心眼,而是大王不能走。大王这棵树要倒了,散的何止是数十万员工,波及百万民众不止。所以美国政府一定要拉川普兄弟一把。

    只是中国大项目数以千计,一旦大厦将倾,只怕政府亦有心无力,所以应付款扣在手里,得拖且拖不失为企业一条自救之路。大家都明白最终还是有钱的好说话。故而先大公(立项),再小私(包给关系户),而后利己(提成等肥了个人腰包)……损失的是羊身上的毛---民众及所有人万代子孙的根本利益。

    为泽被自己的万代子孙计,贪官、污吏、不法奸商的欲望变成了无底洞。因为他们自身对前途的悲观预测,使他们捞钱已无目的可言只剩下多多益善了。因为他们贪的钱远远超过了其个人、家人挥霍所需。而实际上许多贪官其日常生活极为清贫的。

    从这个角度上讲腐败是反不得的。因为极有可能揪出一只硕鼠,引来一群饿狼。记得儿时看过一本写革命先烈的书,其中描写还乡团抓住了一个革命人士,毒打后,鲜血淋淋地吊在树上喂蚊子,以警乡民。半夜其年少的儿子偷偷跑去给爸爸赶走了满身的蚊子。---父亲惨笑地对儿子说,“孩子,你的好心害死了爸爸。”最后其父因失血过多而亡。他是因受毒打后流血及蚊子多次吸血而亡。蚊子吸饱了血后,就懒得移动,而使革命者身上有了一层吸饱血的蚊子形成了一层防蚊子的保护层,但若赶走这层蚊子,侧又会招来一群饥饿蚊子,其结果是失掉更多的血---

    故此反贪官还是健全体制,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哈佛商学院院长曾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一个奇迹(或神迹)”……因为理论上中国不具备吸引外资的条件:政治不稳定、市场不规范、法制不健全、投入无回报等等。面对这样的国情,想回国发展,三思而后行!


读者推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