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杀2人伤1人10年了却不伏法 律师透露惊人内幕

2004-08-25 07: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杀人偿命”是彰显国家法律和社会正义的一条亘古不变的公理,但是在靖远县一名跨甘青两省数次作案,杀死2人、重伤1人的重大杀人犯马占禄落网后,虽然其杀人作案的犯罪事实已全部查清,但这个罪大恶极的罪犯却至今悠闲自在地蹲在青海省大通县的看守所里一直不能伏法。白银市人民检察院虽然对隐藏在该案背后的问题进行了长达近3年的调查,但却一直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释放马占禄导致其二次脱逃抢劫杀人的责任人“外逃”一段时间后,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堂而皇之的上班了。

  杀人犯至今不能伏法

  1994年3月8日,马占禄打死人后潜逃。靖远县公安局对案件侦查结束后对马占禄通缉。2000年10月30日,化名李占魁的马占禄被青海省大通县公安局抓获。11月9日,靖远县公安局北湾派出所所长刘志武等人将马占禄押解回来交县局刑侦队,11月12日,马占禄被该局取保候审,再次脱逃。2003年2月7日,脱逃后的马占禄伙同他人在大通县再次抢劫杀人,制造1死1 重伤的特大抢劫案后,在宁夏中卫县销赃时被当地警方抓获。

  马占禄2次杀人的事实已经铁证如山,但由于1994年案卷中的“相关材料丢失”及“马占禄第一次落网后是谁指示取保候审的”等相关案件至今无法告破,所以马占禄到现在仍不能伏法。

  马占禄究竟如何脱逃

  马占禄外逃后,靖远县公安局对其通缉。落网后由李自虎亲自签字“刑事拘留”的马占禄,却被进行了“留置盘问”和“取保候审”。甚至为了达到在48小时内释放的目的,由于操作太急给马占禄连“释放证”都没有开。

  2000年11月10日,办案人员对一个已经被刑事拘留的重大犯罪嫌疑人所使用的方法是“盘问笔录”,所使用的术语是“传唤”,而在同日由戴维冠填写,李自虎、苏治苍等人签字的一份《呈请延长留置盘问时间报告书》的案卷材料中,所使用的依然是“留置盘问”的方法。更为可疑的是,11月10日,办案人员戴维冠等人去北湾重新对当时涉案人员的取证中,雷禄国等人都翻供做了伪证,并在取的证据上将当时没有参与办案的刘志武的名字也填写在案卷材料中,随后马占禄也翻供。11月11日晚,办案人员开据“取保候审”决定,找黎作栋签字,但日期添的是11月12日。同日,马占禄舅父权立国接到靖远县公安局通知,向刑侦队长苏治苍交纳3000元保释金后,马占禄被取保候审并再次脱逃。

  派出所长是“冤大头”

  2003年 12月24日,会宁县人民法院一审以“徇私枉法罪”判处刘志武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以同样罪名判处权立国拘役四个月十日。判决下达后刘志武不服,向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4年8月5日,白银市中院下达判决,驳回刘志武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这个判决引起了白银市和靖远县公安局内部的强烈震动,很多内部知情人认为刘志武做了这起案件的“冤大头”。

  刘志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0年11月2日,在县局门口权立国突然挡住刘要求对马占禄关照。11月9日晚7时左右又在白银市王岘毛巾厂什字再次被权立国挡停,叫到“华银大酒店”吃了饭。马占禄移交几天后,他听说被取保候审了,感觉有些蹊跷,但由于是刑侦队办案,所以没有多问。几日后,薛鹏宇回到所里说白银中院没有相关材料,并将青海警方移交的材料交给刘,刘说“人都放掉了,现在要这些材料有什么用呢”,随后将该材料锁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他想知道,是谁将警方的行踪告诉权立国的?马占禄作为通缉的杀人嫌犯,还有其它案卷材料,为什么就突然丢失了呢?这其中确实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和蹊跷让刘志武本人无法理解。

  公安局长细说经过

  2004年7月,原靖远县公安局长黎作栋也被白银市检察院取保候审。而黎作栋的一番话却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思考。

  黎作栋说,起初李自虎给自己汇报的是,马占禄在青海主动投案自首。后来有一天,李自虎找到他说,马占禄前期的案卷材料找不着了,调查的事实对不上,因此够不上刑事拘留的条件,他们已经商量过要取保候审。黎作栋告诉李自虎让他们看着办了就行了。李自虎告诉黎作栋,他父亲病了,要回老家去看看,事情已经给办案人员安排好了,到时间由办案人员把取保候审的手续拿来,让局长签字就行了,黎作栋答应了李自虎的请示,当天在办案人员的手续上签字。黎作栋也证实,当时他只见到了取保候审手续,没有见到释放证。

  伪证是这样被制造的

  知情人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已经被靖远县公安局于2001年9月1日查实的“伪证”案件的案卷材料中,记者看到了作伪证人雷禄国的如下供述。

  2000年公安局来人叫我到派出所取材料的前一天中午,本庄的副业老板权立国来到我家说:“公安局的今天下午不来明天早晨一定要来找你到北湾派出所调查你的材料呢,你把啥事情考虑的要往好说,你就考虑清楚,公安局把材料丢掉了。”第二天上午公安局果然来了4个人,其中一个我认识,是原北湾派出所姓戴的,就将我叫到北湾派出所,下午给我取材料时我没有按1994年发生事情的真实情况谈,隐瞒了事实。”不难看出,权立国在马占禄被取保候审前早就知道“公安局丢了材料”,同时在得到有关办案人员的暗示后,亲自安排他人做伪证,提前为马占禄的最后翻供和取保候审做好了准备。

  而在2002年4月9日,权立国对白银市检察院的一段供述说“我还找过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李自虎,我们两个人关系比较长,经常在一起喝酒。在这个事情上,我再没有找过其他人……”

  副局长逃到广州“遥控”

  当时,白银市检察院立案侦查后,准备对李自虎等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李却“潜逃”了,近1年时间后,李突然来到白银市检察院“说明情况”,称“自己在兰州看病”,随后,检察院对李自虎“取保候审”。不久,又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回到上班了。

  刘志武说自己被检查机关取保候审后,被安排到靖远县五合乡派出所做司机,在这期间,刑侦大队教导员李东曾来五合派出所办案时试探性地对刘志武说:“老刘你这个事情确实是冤枉的;权立国有一天从看守所给苏治苍打了个电话,苏队长吓的没敢接,是我接的电话;李自虎现在在广州的一个朋友家,他出去就是为了拖一拖,等拖过这个时间就没事了,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这面的情况他都知道。”而李自虎外逃期间,曾亲自给靖远县公安局刑侦队一位民警打电话,或通过她人说情,要求该民警将曾经写过的一份有关马占禄案件的“会议记录”中的部分内容进行“修改”,但却遭到了这位正义民警的断然拒绝。

  律师再暴惊人内幕

  刘志武案件代理律师、白银铜城律师事务所刘世雄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2年3月29日李自虎在一份证言中说马占禄在青海落网起初他不知情,刘志武等去青海带人的事和马占禄取保候审不是他的指示。而苏治苍2002年4月11日的证言中却说“2000年11月份的一天,我们大队的教导员李东接到青海省大通县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说他们抓住了一个靖远的叫马占禄,审查之后有打死人的案子,当时我就给主管局长李自虎汇报了,后来安排北湾派出所刘志武等人到青海接马占禄……”同时,刘世雄律师来到靖远县公安局取证时,有李自虎签字的2000年的一本《拘留证存根》却“神秘消失”了。而刘律师了解到案发初期的案卷中还有戴维冠签字的《重大刑事案件立案报告表》和《重大刑事案件破案报告表》的2份案卷材料,当律师要求取证时,受到了有关人员的百般阻挠。

  在知情人提供的这2份“立案、破案报告表”中记者看到,马占禄用石头打死李成明的事实完整地记录在案 ,并明确写着案件已告破。

  收购报纸威胁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兰州晨报》就有关该案件的相关报道多次见报后,市民们到各报刊零售点去买报纸看时被告知,当天的《兰州晨报》已经被李自虎全部高价收购,同时零售人员还告诉市民不要多跑路了,因为李自虎在报纸还未到达靖远县之前就已经提前高价预定光了。而李自虎在逃期间,一位自称李承涛、在白银市公安局上班是李自虎侄子的人在约见记者要求“以后不要再报道这件事”遭到拒绝后,对外放风威胁说:“让记者小心着,如果以后再敢报道我叔叔李自虎的事情,就要打断记者的腿!”

  案情是大白了,但由于“案卷材料如何在公安局内部丢失”、“马占禄是谁指示取保候审的”等问题一直是个无法揭开迷团,所以,虽然从案发到现在已经10年了,但是重大杀人犯马占禄至今却不能伏法。甘肃、青海两地的受害人家属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个案件已经被人“花大价钱”摆平了,事到如今,他们除了联合起来进京告状外,别无选择!

兰州晨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