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记者披露高招黑幕 北航录取丑闻仅仅是冰山一角

2004-08-16 08: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7月10日,第一批全国重点高校录取工作开始后,广西南宁的考生家长李先生(化名)得到消息说,他的孩子被北航提档。但随后李先生家接到电话,一个自称是北航赴广西招生联络员的人称,要想拿到录取通知书,就必须交10万元。

  李先生拒绝后,第二天就发现自己孩子真的被退档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先生一家不断接到电话,内容无非都是要钱。李家四处打听,但回答都是要上学必须先交钱。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先生被迫口头同意交10万元让孩子上学。

  7月28日,李先生一家终于查到自己的孩子被录取的消息。

  之后,一个自称是“北航天宏公司”刘天平的人要求李先生把10万元以工程款的名义打入“天宏公司”。11日下午,收了钱正准备存入“天宏公司”账户的刘天平被警方抓获。

  北航校长、中科院院士李未昨天对媒体说,自己要“诚恳地”向社会表示歉意,并希望《焦点访谈》所报道的事件是一个孤例。

  令人遗憾的是,北航招生丑闻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笔者在媒体工作,经常采访高校和地方教育部门,据笔者所知,《焦点访谈》披露的招生丑闻仅是冰山一角。

  定向生指标能变相敛财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家豪华宾馆的茶馆里,笔者遇到某名牌大学某省校友会的负责人。

  据他透露,弄定向生指标应早行动,要在学校春季开学初制订招生计划时就将其列入计划。因该校校长是本省人,校友会通过公关,该校给该省下达了26个定向招生计划。根据规定,定向就业招生计划要先与有人事调配权的定向就业单位签署定向就业意向性协议。该校友会于是找了一家企业,与该校签署了定向就业意向性协议。实际上,这是一个假协议。生源并不由该企业组织。

  这些指标到了该省招生办,利益均沾,“拿”走了两个指标,最后该名牌院校在招生计划专刊上公开的定向生计划指标变成了24个。不知情的考生以为自己可以填报这些公开的定向生计划。而实际上,这些计划在公开之前早已被校友会的几个负责人“瓜分”。高考分数公布后,几个校友会负责人四处物色符合条件的考生(考分在普通本科线20分以下),让他们填报该学校的定向志愿。等定向生的名单确定后,派人将名单和他们每人向学校交纳的2~3万元赞助费统一送到学校。

  据了解,出台定向生计划的初衷是为艰苦行业、艰苦地区以及国防、军工等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定向培养人才的,而实际上,定向生计划早已变了味。打开一些省招生机构出版的招生专刊,就会发现,许多内地的国家机关、效益好的单位都被列为定向单位,定向生毕业后大多数也没有回定向单位就业。定向生计划变成了许多高校变相敛财的工具,成为高校招生腐败的温床。

  一些招生机构之所以给一些院校许多定向生计划指标,实际上是给“政策”,鼓励他们多收费,以缓解办学经费的不足。

  尽管教育部明令定向生录取不准额外收取费用,但在很多地方,许多高校明目张胆地收费,甚至在党报上打广告、在省会宾馆设咨询点(实为收费点)。

  近年来,许多本科高校建立了二级学院,为了保证二级学院的生源,收取更多的费用(二级学院的收费要比定向生高许多),一些本科院校减少甚至取消了定向生招生计划。这样,定向招生指标更加紧俏,收费水涨船高,权力寻租开出的价码也更大。

  买了机动指标可降七八十分

  除定向招生指标外,让某些人有机可乘的还有机动指标、少数民族预科生指标、高水平运动队招生、特长生招生、补录等招生环节。

  北航招生丑闻发生的增录招生计划环节实际上就是机动指标,虽然教育部三令五申机动计划不允许收费,实际上一些高校在向考生收取高额费用。机动指标数量少,所以比定向指标更加紧俏。考生家长除需关系硬外,还要有较强的经济实力作支撑,即使一般院校也要收取3万元。“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像今年北航事件中举报的考生家长是凤毛麟角。

  按规定,各省招生办有监督高校招生的义务。实际上,监督的效果从以下这个例子就可想而知。某省为吸引外省高校特别是名牌院校给该省投放更多的机动指标,明文规定:重点高校的机动指标可在普通本科院校分数线上投档。这意味着,弄到机动计划指标的考生分数比名校的实际投档线可少四五十分,甚至七八十分。这也是一些考生家长愿意出五六万元,甚至十几万元换取机动指标的原因。

  花钱就能当少数民族预科生

  近几年,某省少数民族考生占该省考生总数的比例居高不下,远远大于该省少数民族人口所占该省总人口的比例。个中奥妙不言自明。一些考生与本科录取分数线相差100分,读定向生不够格,为了读一个好学校,家长们千方百计弄少数民族预科生指标。因为该省规定,少数民族预科生可降低100分录取。

  据笔者所知,国家正式招生计划比较正规公平。但补录过程中也有黑幕。因为,补录一般在9月进行,录取工作不再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

  据湖南某县一位县长反映,湖南某师范大学下属一个学院的办公室副主任2001年到该地,承诺能为其弄到上海、北京等地全国重点大学的定向招生指标,先后从该县长和刘某等3位考生家长那里骗走了18万元,后向公安局报案追回了13万元。

  近年来,尽管教育部门和媒体反复提醒考生家长不要上招生中介的当,但利用高考录取诈骗考生钱财的事情时有发生。除了部分考生家长“病急乱投医”外,主要是目前高校招生工作还不够透明,录取过程中还存在许多不公平的现象。特别是相当一部分诈骗活动有高校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人员参与,使诈骗更具专业性和欺骗性。

中国青年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