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淮河污水边的“癌症村”:10年死205人

2004-08-10 21:0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坐落在淮河的支流沙颍河畔的东孙楼村,280户人中有40多人患了食道癌。沙颍河畔的另一个村子黄孟营村,10年来,该村死亡的205人中,因癌症死106人,不名病因的猝死者有22人--这时人们才意识到水有了问题

李径宇

  王子松家的井水,黑糊糊的。如果在天旱的时候,水位低,浓度大,更黑。王子松家已经死了两个人。爱人在37岁时得了食道癌,没钱治,上吊自杀;父亲也死于此病。近两年,母亲也不知得了什么病,极度厌恶井水。用家里的井水做饭,她不吃。用深井水做饭,她能吃一点。让喝一口矿泉水,她连连说“这个好,这个好”。

  王子松是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东孙楼村村民。这个村坐落在淮河的支流沙颍河畔,有280户,1500人,其中,40多人患了食道癌。

  王子清66岁的大哥王子忠,因食道癌去世整整100天了,他弟弟王子灵,去世73天,也是食道癌。王子清家隔壁有一条街,从南到北,20多户,一户都不落,家家都有食道癌患者。

  这个村里,人们不管年老而死,还是早年夭折,往往与癌有关。

  村民们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沙颍河被污染了。“污染是从近20年前开始的”。65岁的村民王子清说。

  无论在东孙楼村的什么方位,只要往下扎个孔,就有水。一上午就能打一眼井。自然,都是四五米的浅水井。

  如果在20年前,这是引以为荣的事情。那时候,沈丘县的水利工程在全国都享有盛名,干渠、支渠、毛渠,渠渠相通,覆盖全县几乎每个村庄。许多村子实现了自流灌溉。只要一关沙河闸,水就溢入村子。

  而现在,在这个村里,衡量一个人有没有本事,就看他家的井有多深--井越深,水越少污染。但是,这里最深的井也只有35米,用水壶烧水,不几天,水壶里就会长起一寸厚的水垢。

  王林生是沈丘县黄孟营村的支书。他家近几年打了四次井。第一次是6米,水是黑的。第二次是15米,水是涩的。第三次25米,水垢特别多。第四次,44米,经周口市防疫站化验,碘、氟含量很高,长期饮用,就会得大骨节病,牙齿也要变黑。

  事实上,周口市防疫站对这个村上百户人家的水进行了化验,只有王林生家的化验结果告诉了王家,其他100多户的都没有公布。这其中包括该村所有肿瘤患者的人家。

  孔贺芹,30岁。19岁从4公里外的孔营村嫁到这个村。26岁就得了直肠癌,做了4次手术,化疗12次,花了7万元,家徒四壁,今年3月,又发现肚子里有硬块。

  孔贺芹邻居中有5个人得病。“这个村里尽是怪病”,孔贺芹是记者所见癌症患者中惟一知道也承认自己有癌症的人。

  孙峰军,75岁,2004年2月得病以前,他身体好好的。现在,不就水咽不下饭。他有3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自顾不暇。

  10年来,该村死了205人,其中因癌症死106人,自然死77人,不名病因的猝死者有22人。就在眼下,又有18人走到了死亡的边沿,随时都可能死掉。

  不仅如此,水污染还殃及下一代,村里6年没有一人参军,体检者都不合格。目前,村里发现了35个发育不良的孩子

  1996年,黄孟营村里有27人死掉,计划生育统计时,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大家才意识到水有问题。

  1999年,一个叫王参军的年轻人回东孙楼村里当支书,村民们说,“你这一辈子,就干成一件事:打一眼深井。那子子孙孙就会永远记住你”。

  光打井,需要30万元,还不包括各种配套设施。这对于没有任何企业和副业的孙楼村来说,是天文数字。几年来,王参军不断给水利局、扶贫办写申请,但没有任何结果。

  而早从1994年开始,黄孟营村就开始争取资金打深井。10年后的今天,县政府终于拨款90万,给他们打了388米的深水井。不久,这里苦难的人们就能吃上比较干净的水了。


中国《新闻周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