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农民调查》一案 审理方式令作者忧心

2004-08-05 17: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陈桂棣和春桃夫妇合着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揭露了江泽民时代中国农民的苦难、并指名批评众多官员压榨甚至武力镇压农民,出版后引起极大社会反响。但是,陈桂棣夫妇被书中点名批评的前中共安徽临泉县委书记张西德控告侵害名誉。星期一,该案在安徽阜阳市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由于张西德现任阜阳市政协副主席,他的儿子又在该市任法官,因此陈桂棣担心,此案不能得到公正审理。
据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康成8月4日报导,《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表示,有关张西德的部份是在书里的第四章“漫漫上访路”写到安徽省临泉县农民上访,当时张西德是临泉县委书记处理失当应该负责任。陈桂棣说,临泉县是中国的国家级的贫困县,那地方是很穷的。但是当时我们这位临泉县委书记竟然可以坐高级轿车,还有资格来说我们侵犯他的名誉。他直接伤害了党和国家政府的形象。在计画生育方面,搞了很多过激的事,增加了农民很多的负担,伤害了农民。特别是群众上访,他们采用公安和武警镇压办法,我们认为这是激化矛盾,非常不应该的。仅仅是批评了他当年在执政当中违背中央精神的东西,他都不能容忍。他是一个县委书记,他是在使用公共资源,行使公共权力的人,我们并没有写你隐私的事情。

陈桂棣表示,张西德的儿子在阜阳县当法官,而七月间第一次开庭交换证据法院方面的作法让人很不放心。他说,就在证据交换期间法院的很多作法是违背法律程序的,例如不让农民到庭,不让记者到庭。我们被告也没有去,因为他讲仅仅是证据交换,但实际上不这样的。他们的七个证人已经分别出场了,公安局的负责人来证明,张西德执政期间与公安之间没有搞秘密信;看守所的负责人来证明,在关押上访代表没有搞迫害,特别是当年的县委办主任就把县委书记夸成了一朵花。陈桂棣质疑,让小偷来证明没有偷东西,可以吗?

本案被告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方面有一位律师代表,在陈桂棣、春桃夫妇方面有三位律师代表。其中一位雷延平律师表示,现在案子的胜败是很难估计的,因为除了这个案子有没有道理以外,还是涉及到很多其他因素。当问到败诉最严重的后果会到什么程度,她表示,张西德的诉讼要求赔偿损失20万,另外还要求陈桂棣夫妇在国内外影响的报纸上向他赔礼道歉。

据报导《中国农民调查》去年由中国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卖了十万本以后成了禁书,盗版书可能已有百万册。

陈桂棣说,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很矛盾,从出版法来说这是违法的,这个现象是不允许的,现在到处都是。但是从另一方面说,我们写出来就是希望大家能看,特别是这本书定价24元,对很多农民朋友和工人基层读者买起来感到困难,现在盗版本很便宜5元6元就可以买一本,我们还是接受了这个现象,希望大家都读一读。

该案下一次开庭是8月24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