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触目惊心、骇人听闻 十年前亲历高考腐败

2004-06-16 07:0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二月河的清朝小说里记录了几次科举舞弊案,朝廷对舞弊考官和考生实行严刑峻法,严重的甚至上百人被抄斩。因为当时的统治者明白科举腐败的严重后果,埋没良材败坏朝纲不说,最可怕的是往往引起社会的动乱。所以人才机制是否畅通是朝代兴衰的晴雨表。

高考是现代版的科举,是最重要的举荐人才手段,为了遏止高考舞弊,今年政府防范措施更加严密,直至对严重舞弊人员绳之以法。但一个触目的现实是,舞弊现象正越来越普遍,并从个体作弊向组织化集团化发展,它像一个恶性肿瘤,用裂变的速度侵蚀着社会的健康肌体。

十年前我经历过高考,那时的舞弊还规模很小,但已经常见了,学校为保证一同学考飞行员,在他周围安插四名尖子生供抄答案;一位同学的叔叔是教师,他“恰好”做了同学的监考老师,交卷后此同学留下把尖子生的答案重抄一遍,于是他上了重点大学。

2000年陪弟弟参加高考,着实令我眼界大开,深感“舞弊事业”的日新月异。当时的大手笔是组织一批高中教师,先买通考生,用最快的速度交卷把考题抄出来,教师们分工答题,20分钟内全部答完,迅速散发到全市各考场,卖给已经交付了数千元的考生家长,再由他们用手机发送给考场内的考生。其组织之严密,运转之高效,真是骇人听闻!

由于爸爸拒绝为弟弟购买考题,害怕吃亏的弟弟为求“相对公平”只好“自力更生”,把考场坐自己四周的考生约到饭店,互相报出擅长的科目,到考试时互相支援。7月7日,弟弟与同学在考场里搞“穿梭外交”,我坐在考场外看人狼奔豕突着叫卖上千元一份的标准答案,脑海闪现出正挥汗如雨的穷人孩子和农村考生们,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十年寒窗也许已经白费,上大学的机会已经被有“办法”的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了。

我们村有个家境贫寒的男孩叫玉超,上县重点中学,被乡亲们誉为天才,有希望上清华的好苗子。但是从高一开始,老师就领他去替别人参加成人高考甚至普通高考,有人送给他好衣服,他甚至还有了钱,他父母也感到荣耀,但我那时已经有了不祥之感。终于噩耗传来,高考的时候,玉超周围坐满了有门子的考生,他还没答完试卷,答案就被劈头抢走,流落到哪都找不到。最后连专科都没考上,却哭告无门。无耻的小偷强盗打劫了他,一个寄托着无数人希望的天才就这样被毁了!决定考生命运的高考成了某些人权力寻租的舞台,而高考舞弊是最严重的教育腐败,毁灭着莘莘学子的希望,制造着人间的不平等。

小有门路的家长们铤而走险高考舞弊,无非是想给孩子谋一个光明的未来,但在长袖善舞的“精英人士”眼里,这简直是早就玩剩下的小儿游戏,高考作弊算什么,他们才是舞弊中的大玩家,引领着高考舞弊和教育腐败的潮流,却难得到法律的制裁,让小虾米们只有高山仰止的份儿。他们的舞弊级别相当于窃国大盗,却常常证明着“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历史不变定律。

青年时讯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