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任畹町:浅议民运“犟种”与“家庭出身” ——山东硬汉车宏年“六四”软禁喜剧 重庆犟种许万平怒对栽赃陷害

2004-06-10 03:3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月二日中午11点,济南警方将车宏年带走,来到距济南市五十多公里的大丰山长城宾馆软禁。

六月三日晚七点吃饭时,车宏年提出把灯关掉点燃蜡烛。警方五个人触电似地同时站起来,离开餐桌,退席走出了房间。车宏年找服务员要蜡烛,服务员说没有,赶紧走了。

六月四日,车宏年宣布绝食一天,警员们大发雷霆说,“我们不和你谈政治”。“中央早已定论,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是违法的”。

车宏年反问道,“纪念死去的人怎么是违法的!?哪个法律规定的!?你敢不敢再说一遍,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是违法的!你敢不敢对你说的话负责”?!最后,他们留下一个人看守车宏年,不玩了。并说“车宏年,还有几个像你这样坚定的”!?

六月五日中午11点,车宏年被送回家中。

据张林“重庆民主志士许万平受害记”载:

6月3日中午,正在家中积极筹备纪念六四15周年聚会的民主志士许万平,被重庆公安局国保处叫出门外。巷口突然蹿出一男一女,硬往许万平手里塞毒品。另外几个便衣也从侧面包抄过来,扛着摄像机拍摄。

许万平对如此卑鄙下流的迫害,大吼道:“你们这群毫无人性的人渣,毫无起码的人类道德,为了清白,今天我这条老命不要了,我跟你们拚了!”警察用厚胶布把许万平四肢牢牢缠住,折磨了48小时,才被释放。当局没有作任何解释。

抽象地说,中共是严肃的、郑重的、负责任的民族主义政党。但是,对许万平的栽赃陷害,应该改变这个抽象说法了。

据报道,香港六四祭奠的组织者警告北京当局,如果继续压制民主要求,香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年轻一代将成为其坚定的挑战者。

许万平有诗云:
民运
是专制下的一块净土
她以执着的理念去培育
人们新的观念
去实现民主的社会

民运
是屠刀下的头颅
民运
是献身的名字
民运
绝不是仙桃

警方在国内软禁了数十名“八九”人士。车宏年说,今年的纪念活动是一次经验的积累。栽赃、软禁是他们本能的再一次表演。民运人就是要有一种“魔怔”,一种“犟劲”,一种“精神”,才能傲视一切,赢得尊严。

民运的人员组成结构有很多维面,有”政治身份”方面的,如“社会民主派”“党内改良派”;“民主知识劳工”“自由知识分子”。其“家庭出身”也是人员的组成要素。98-99年,海外网站曾经有过激烈的说法,我们不能回避,并应该揭示其中规律。

因为,我们看到,“出身”是一些海外民运人组合的潜在因素,甚至是公开因素。这正是“反民运战略”趁此分化瓦解,制造矛盾的地方。

综观民运中的“犟种”“拧种”“神经”,为什么大部出自原中共既得利益者后裔?是因为,他们没有赡养老人之虑,不畏妻离子散之果,深受革命英雄主义熏陶,使命感、责任感、英雄感厚重,富有献身精神。在国内,还有李大伟、颜均、刘水、郑明芳一批人是也……

不必证明,他们是民运重要的可靠的持续力量。有的认为,他们是易于被软化收买的群组。据此,进一步认为,原“黑五类”后裔应该是民运的中坚主导力量,因为,他们深受中共执政之苦,他们最坚定。因此,公开批评中共既得利益者后裔的所谓主导地位。

原“黑五类”后裔长期遭受集权压迫导致的性格变异,同样是不争的状况。何处举证目前国内这个群组的“犟种”“拧种”“神经”?同样是弘扬“民主英雄主义”的需要。民运需要各种带头羊。

套用斯大林的一句口头禅,“未必需要证明”,这两部分人的相互排斥,互不融洽,都是有害于事业的,没有根据的。他们的互相敬重以及“社会民主派”与“党内改良派”的互相敬重,“民主知识劳工”与“自由知识分子”的互相敬重,是民运前进、发展的重要基础。他们也不会上栽赃陷害者的当,把同志当敌人。

-------------------------------------
秦欢记录整理:车宏年与济南市公安局一处交手记

一、出狱之前
2001年7月21日,上午8点我出狱这天,正下着小雨。我拿着简单行李,由值班干警把我带到管教科。管教科科长让我到会议室,市局一处郝科长(现任处长)在那里等着。于是我与管教科科长一起来到会议室,管教科科长走了。这时郝处长伸过手来与我握手,开始了我们出狱之前的一次交谈。

郝:听说你要出去了,局里让我来和你谈谈。

车:干嘛这么客气,是你们把我弄进来的么!

郝:你在里面我们也来看你多次了,我们是老朋友了。

车:(笑)有你这样的朋友吗?把朋友弄到监狱里边来?

郝:你违法了嘛!

车:我上书的内容和我的行为,哪点是违法的?

郝:你的观点不对。

车:难道对别人的观点不喜欢,就随意把人关起来吗?现在老百姓包括你们一些干警,在一起直接骂娘(指共产党)……

郝:好了,我们是为你好。出去以后不要再和你圈里的人来往了,我是做为朋友对你的关心,才这么说。

车:你们这两年与我圈内的人来往频繁,为什么我就不能?

郝:不要再给我们添麻烦了,出去以后有何打算?

车:先恢复一下身体,到莱州老太太那里疗养一段时间,那里比较凉爽。另外,房子不象样子了,装修一下。

郝:还搞农场吗?

车:你们把我弄进来,农场没人管理,赔了几万元,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郝:怎么能怨我们呢?你以后到哪里去,给我们说一声。你要去莱州我们用车送你。

车:不用了,谢谢你们的"好意"。
我提着行李走出劳教所大门。

二、跟踪莱州之行

2001年8月初的一天,我与母亲一早来到济南长途汽车站,搭车上路。我有意在车箱尾部坐下。车很快上了黄河公路大桥,桥下面桔黄色的水缓缓向东流。过了黄河公路大桥,汽车在济青高速公路上奔驰。车箱里的人开始闭目养神,公路两旁的景物也飞快地向相反的方向滑过。我不时把目光投向田野。远望一座座村庄青烟缭绕,棋盘式的庄稼地围着村庄向四周延伸。这时我回头透过车窗望去,有一辆黑色奥迪车在不远处尾随我的客车。过了淄博,黑色奥迪车尖叫着呼啸而过。我看清了它是本地地方车牌。不一会黑色奥迪车在前方消失。

客车大约跑了两个多小时,在潍坊长途汽车站停下,车上的人有的下车方便,有的下车放松一下,我也下车在附近走动,不远处有一辆黑色奥迪车进入我的视线。正是那辆尾随的黑色奥迪车的旁边还有一辆警车。我朝着那个方向目视着。

客车又开始上路了,但没有发现那辆黑色奥迪车尾随。大约中午到达莱州黄金冶炼厂宿舍。下午3点钟,接到一个推销产品的电话,还问我姓什么。约4点钟莱州黄金冶炼厂厂长来电话,让我母亲到厂办公室来一趟。我对我母亲说:去吧,可能因为我的到来。

我母亲去了,宿舍门卫向我母亲打招呼说:听说你家来客人了。实际上门卫已得到通知。我母亲回来后,把厂长的意思告诉了我。厂长说:"烟台公安局接到安全部的来电,让我通知你,让你儿子返回济南。"为了不给单位添麻烦,我对我母亲说明天一早我返回济南。
(整理者按语:野蛮地侵犯人权。今天,车宏年可能不会就此罢休了。)

我问母亲:"除了厂长以外,在场的还有其他人吗?","还有两个人"。母亲说。我又问"那两个人说什么?","那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母亲说道。我说:"那两个人肯定是公安局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搭车返回济南,中午回到家中。下午3点钟郝处长就来了。

车:我出狱时,我不是给你说过要到莱州疗养一段时间吗?也给你说过不许跟踪。

郝:你冤枉我了。

车:我没冤枉你,你怎么知道我回到济南?而且我前脚回来,你后脚就到了呢?

郝:老车你真的冤枉我了,在你出劳教所时我不是说要用车送你去吗。这都是烟台公安局干的,与济南公安局无关。

车:既是烟台公安局的,为什么不直接与我照面?

郝:(沉默)。

三、不许接受采访不许离开济南

2001年8月底的一天,郝处长等三人来到我家,我和往常一样接待了他们。我也知道他们的来意,因前不久我接受了法新社、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香港记者的采访,所以,惊动了他们。

郝:你怎么能接受海外记者的采访?

车:就象你们到我家里来一样以礼相待么!同样我的观点说给你们听,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们讲呢?

郝:他们采访,用你的话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车:那么这些记者采访江泽民是达到什么目的?

郝:以后不要再接受他们的采访,不要给我们添麻烦了,我们也不愿多次来找你,你应理解我们。你的观点刚才说了也不少了,这样吧,让我们做一下记录,把你刚才说的观点再说一下。

车:你们要做记录的话,咱们就免谈,你们的目的才不纯呢!

郝:刚才谈的不是好好的吗?

车:对!不做记录什么都可以谈,要做记录,对不起免谈。

郝:这个你应该理解,我们好回去交差。这次谈话本想让你到派出所去谈,你说你不喜欢这种方式。所以这次谈话就在你家里。
车:(笑)没有我的同意做记录,也是不友好的方式。

郝:那怎么办?你这样,我们回去无法交差。

车: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郝:这样吧,你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子。

车:上面写的什么?

郝:拒绝做谈话记录。

车:名子我也不签。

郝:就签个名子。

车:不签。

郝:这样多不好。你以后不要再接受采访,不许离开济南,你的帐我们都一笔一笔记着呢!

四、新年暗查拜访

不知是他们臭到什么,还是想探视有无聚会,2002年1月2、3日,济南市公安局一处连续来了我家两次。是因为新年,还是他们过于紧张呢?1月2日下午,郝处长又领着一位新面孔来到我家,互道新年好之后……

郝:刚洗了个澡,就到你这儿来了,新年来看看你。只坐了一会就走了。

3日晚上,郝与昨天来的那位警察,又来了。这倒使我有点摸不着法码了。一边把他们请进屋,一边在想他们连续两天来的目的。不等我问郝警长就开腔了。

郝:东面新建了一家家电城,我俩到家电城转了转,路过这里就到你这儿来了。实际上他们来看看有没有聚会。昨天下午来他们扑了个空,3日晚上来又扑了空,他们也只好毫无所获空手而归。

五、公民权利不容侵损

2002年3月上旬的一天,郝处长又领着一位新面孔来到我家,我已做好思想准备。春节期间国内民运人士及狱中民运人士家属的签名活动,要求人大分期分批释放狱中民运人士,惊动了他们。

郝:你最近挺忙啊?

车:什么意思?

郝:我们在网上看到你的签名。我们不得不来找你,你尽给我们添麻烦。

车:要求人大释放狱中政治犯有什么错?

郝:中国没有政治犯,他们犯法了,违犯了中国法律。

车:他们因思想及政治观点才被你们关进去的,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和不信仰的自由、结社自由,怎么能说违犯法律呢?

郝:他们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

车:他们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怎么能是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呢?

郝:你不要再搞什么签名了,老车,我是对你好。今后,你可以通过我们吗?

车:向人大反映意见,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哪条法律要通过你们呢?

郝:你这样下去对你不好,我们都给你记着呢。你也进去两次了,你知道监狱是什么滋味。

车:又威胁我。

六、言谈竞选坚持信仰

2002年5月29日下午3点,郝警长又领着一位新面孔来到我家,经郝介绍此人姓郑,是新上任的一处政保科科长。十几年来,每年在6、4之前市局一处必来人,今年也不例外。

郝:今天来看看你,老朋友了嘛!

车:观点不同,不影响我们私人之间交朋友,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你也要尊重我的选择。我并没有把我的观点强加于你,也请你不要把你的观点强加于我。你的观点毫无个性,你说的可能不是你的真正思想,你的那些观点,报刊、电视上比你说的还好听。

郝:最近都忙些什么?

车:不是我在忙,而是你们在忙,那么远跑来找我。

郝:来关心你嘛,近来你的那些朋友来过?

郑:你也给我介绍一下你那些朋友。

车:你不用问我,老郝最清楚了,他比我去的还勤呢?

郝:现在国家变化多大,要根据中国的国情,不能搞资本主义那一套。

车:是啊,中国在经济上进一步与世界接轨,几乎在经济上全面接受资本主义的东西,从不谈什么国情、价值观的不同。为什么就不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呢?一旦谈到民主、人权,就大讲特讲国情、价值观的不同,先进的东西应是人类共享的。你们不反对民主吧?

郑:你看,人大代表都是从最基层开始选举的。现在也有村委会选举,你也知道,选举制度很健全嘛,你也有投票权。

车:你说到选举,村委会选举如何,暂且不论,但这一制度并没有引入城市。我十几年没有参加投票了,我也想参加竞选。这十几年也没有看到选举气氛。89年在看守所搞了一次投票"选举",那是"参加"的最后一次"投票",我投了弃权票。为此,看守所狱头们大为恼怒,召开闭路电视批判大会,不点名地说"那个支持反革命暴乱的反革命分子,抵制这次'投票',其行为是恶劣的"。

郝:可以,你参加什么选举?

车:参加社区选举。

郝:你的主张是什么?

车:主张为社区服务,向选民宣传我的主张和观点。

郑:你的观点首先政审这一关就通不过。

车:这不就剥夺了公民参选权利了吗?

郝:你也知道我们为什么来。"6、4"要到了,你不要搞大了,搞大了就会再一次把你弄进监狱里去,你进去两次了,难道还想进去吗?

车:哈哈哈……现在社会形势发展变化很快,你们也要留意自已的行为!


车宏年简历:
*1959年1月1日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
*1975年高中毕业于济南第九中学;
*1976年分配到济南第一机床厂工作;
*1977年上书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
*1978年在济南市科学技术协会进修科技日语二年;
*1985年在山东广播电视大学进修中文三年;
*1987年再次上书邓小平;
*1989年参与89民主运动入狱两年;
*1995年在山东省商业学校进修财会二年;
*1998年10月上书江泽民及朱熔基;
*1998年参与民主党组党活动;
*1999年1月13日劳动教养三年;

发表过的文章:
#《对社会、文化、体制的反思》;
#《愿望与意志》;
#《中国与西方经济变革比较》;
#《再一次被污辱、被强奸》;
#《"工业学大庆"启示》;
#《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
#《民运所追求的是什么样的稳定》
#捍卫中国民运文化成果,永不言退!
#《与济南市公安局一处交手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