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诅咒的孩子:法德“二战私生子”的辛酸回忆

2004-06-02 06:1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正当法国大张旗鼓庆祝诺曼底登陆60周年之际,一本讲述“二战私生子”辛酸故事的书《被诅咒的孩子》也面世了。伟大胜利的另一面,是两万多个“战争儿童”一生无法回避的阴影。新书《被诅咒的孩子》的作者让-保罗·皮卡佩尔5月30日对路透社记者说:“战争结束后,这些孩子成了德国军队的化身,那是对无辜者的报复。”

  他们的身世曾是谈话禁忌

  年过六旬的丹尼尔·鲁克塞尔至今仍记得童年的经历---晚上被外祖母锁在鸡舍里睡觉,被亲人、邻居和陌生人当众羞辱……一切都是因为他母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法国被占领期间与一名德军军官的恋爱,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个“二战私生子”。鲁克塞尔记得,法国解放不久,当地一位官员就让他在星期天弥撒上当着全村人站起来。这个官员随后问:“你们知道德国佬的儿子和燕子的儿子有什么区别吗?告诉你们吧,燕子离开法国时会带着孩子,而德国佬只会把孩子扔下。”当天晚上,受辱的鲁克塞尔在桥下躲了一晚,不愿回家。

  从 1940年法国投降德军到1944年6月诺曼底登陆后不久,大约诞生了两万多名战争儿童。这些孩子同鲁克塞尔一样,都曾被家人、邻居、老师羞辱和欺负。而他们的母亲则因为与德军士兵的罗曼史面临更大的压力:二战胜利后,几千名“直接通敌”的法国妇女被剃光头发,被迫游街示众。鲁克塞尔的母亲惧怕这一切,为了逃避,她在战后逃离了家乡。

  如今62岁的佩里奥克斯回忆说:“我母亲曾与一个被认为是敌人的人恋爱。战后,这被看做是一种罪恶。虽然母亲逃过了游街示众,但她始终无法摆脱与德军恋爱带来的羞耻感。于是,她把这些都投射到我身上,我成了她发泄怒火的对象。”母亲几乎每天都要揍他,让他睡在狭小的储藏室,母亲和继父甚至逼他吃身上的跳蚤。母亲生前从未告诉他生父是谁,佩里奥克斯一问这个问题,母亲就冲他大喊,“这不关你的事!”佩里奥克斯说,几十年来,在法国谈论战争儿童一直是禁忌,法国人习惯只庆祝历史上的光辉时刻。

  许多“私生子”渴望受到尊重

  两年前,皮卡佩尔还找不到一个愿意出版《被诅咒的儿童》的出版商。而就在前几个星期,这本书已售出两万多册。皮卡佩尔说:“事实上,许多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