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孙丰:“宪”的问题,不是个“修”,也不是个“立”,而是个“在”(2)

2003-07-21 08:4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报道专稿】杨光的“政改”难题为什么打不破?----
这个问题得问“政”是什么?“政”包含什么?在“诸政”之中哪一要素是“诸政”背后的总枢纽?

是哪一力量造成了中国必须政改局面的?
又是呼吁谁来政改?对哪些“政”的改?谁是主持政改的力量?正因为这个力量也是“政”,又是造成必须政改的主要之政治力量,政治要素。

政改当然是说政治,中国的政治就是正在作用中国的那些力量、要素的总和:社会制度、国家制度、国家设施、职能、价值观念……共产党……等等,其中对哪一项的追踪不是追到共产党身上?共产党才是政改呼吁所涉及到的那个“政”,它也就是“政改”所首当其冲应改的那个“政”。它才是对诸政起作用的力量、要素。

造成中国现状的那一力量,也是政改必然指向的对象。但是一切对政改的呼吁都忘掉了这一点:正是这个应当被政改的对象在实施政改!由“的”来放矢,能射了“的”吗?我们就不信。

对政改的呼吁就况区分清政改所指向的对象与实施政改的是同一力量。
不是说胡锦涛,温家宝绝对不能干掉共产党,而是说共产党绝不许干掉共产党。邓小平尚未出山,后来他据为己有的这个改革进程已经启动。三十年了,结果呢?中国社会的矛盾更加尖锐,更为普遍,更集中到一点----顺着所有矛盾之藤来摸的结果,原来所有矛盾都出自同一个总根、总源、总枢----共产党。那么政改所指向的对象也就是共产党!它是一切要改要革当革要素背后的总因,是木偶背后牵线的那只手,从任一不确定领域发动的改革,都必将导致到共产党身上!导致对共产党的改革----否定。

邓小平“改了”二十年,江泽民造了“三瘪”;胡锦涛又跟上的“七一”裹脚布,其潜在的要害是什么?都是拿着“政改”这个纲,而实际只在“目”上动手脚,共产党这个“纲”并未被触动。由于“目”的一二再地被触动,矛盾也就越来越分散的“目”往“纲”即根源上集中,最终就都沉淀在共产党身上。政改的方向,政改的必然前途就必导致清除共产党!别无他路!

因此关于“政改”的呼吁几乎都是“的”外放矢。事实上“政改”里的这个“政”从两个方面来=共产党;

其1、是:被政改所指向的对象,是中国诸矛盾的总因,总矛盾,即是祸源;
其2、是政改的实施者和计者。

不论人意识到没有,政改的本质就是修正、改造、或除掉共产党!
从胡温心底发出的是良知,是对共党的谴责!这是做为正常心态的人的胡温,不是肩着共产党重担的胡温,从正常的人性心理里,能冒的只能是人话、人情;所以他们也就时不时地说些与我等一致的话。请不要忘记:这只是他们做为自然之一品而不能摆脱的正常。他们还有另一面----

从党性里发生出来的却是祸水:残暴、无耻、欺骗、贪婪…,他们与我等不同----肩上有一副不轻的担子:他们只能在共产党这个理念内来运用智慧,在心底良知的指向与肩上担子的压力相矛盾时,他们首先承担的只能是担子!决不是良心。《山本五十六》中有一段经验之谈:学生的东条英机在攻击政府保守上是一面旗帜,但东条成为首相时又遭到山本等人同样的攻击,山本质问东条:过去的锐气呢?东条则说:过去是无担一身轻,而今肩上的担子重。时代的成熟若不达到一呼即换了人间的程度,胡温二君不会抽刀斩乱麻。

这就是我们认一切政改呼吁都是苍白无力的根据。
对心底良知的谴责与肩上担子压力所造成的痛苦,怕不会有什么人能比他们更有体验;没有什人比他们更能洞察----政改的必然前途是以粉碎共产党为收场的。

每每这种场合,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们还将屈服于肩上的担子。
我们还应缕清:共产党所陷于的:胡、温与上海帮的矛盾,并不是一种成熟的理性矛盾,不是从党的性质上发生的,而是人的正常心理与一种极端的、小人势力心理的矛盾,正常人正派人与心理障碍者之间的矛盾。胡、温所诉求的是一种能够用正常心态来活动的空间,而非发自对“共产党”一词的语义理解。共产党内的这一矛盾很大程度上是个个人品性间的问题,较少是党性的问题。

一切人都受创造力量规定,其心理大多数情况下都处正常状态----服从自己的生命本质----正义。只要还是有良知的人,怎么可能设想与上海帮为伍呢?上海帮把功利和极端都推到了极处,且合二为了一;像法轮功说的那样:江泽民是一个拿着民族、国家来赌气的瘪三,他不是在那里承担国家责任,他是在那里过瘾,赌注。以江泽民心态形成的上海帮是一个肆无忌惮、贪得无厌、刚愎自庸的势力眼集团;这个集团无知无识,无胸襟,无胆量,连人类最起码的羞耻心都没有的伊牙、开方、竖刁之辈!上海帮合个的清末八旗?江泽民之临国,就像那知道1、3、5、7是奇数,2、4、6、8是偶数的十一级离体老干部,坐家里没事,就学那“神经胎子”陈景云,也在家里解决哥达巴赫猜想。并郑重其事地把“论文”送科学院数学所,杨乐张广厚拒见,他还说,你们不就是个研究员吗?我是十一级老干部!谁高?等人家一再地向他说什么是逻辑,什么是逻辑工具,什么是证明之后,一个月他又来了,很有信心地说:“这回我可把“1十1”给证出来了!”江泽民之治国就和东邻小金一个样:连什么是玩火也不知道,把个原子弹坐腚底下要换糖胡芦吃。他游离了我们几千年的伦理,还木知觉也!因此共产党内两个派系矛盾的直接原因是人的心理质量,而不是党性。照良知行进要陷于的必是共产党的连根拔出,到了这关键时刻,胡温就会自觉的止步。倒不一定是出于对江瘪三、上海帮的妥胁。

温家宝的杰出方面是守成,他是一个好婆婆,却根本不求成为政治家。能不能且先不论,他就没这种要求,不可能逆水行舟,力挽狂澜。

事实上温家宝到今天也不是个共产党人,而是一个自然意义的人。这样的人能照常理做事,很周到地做事,却不是改天换地的角。

而不展现个性的胡锦涛通过不展现而完成的展现就是也还正常、正派,却看不出华国锋的那种勇气,这就注定了政改呼吁的无的放矢。

我们相信今夜0时共党垮台,不会影响胡哥早七时进餐好胃口,但是不到了山穷水尽处,他不是一个抽刀斩党的英勇铁汉。

杨光君自己也看到了这一点,他的文章有许多对共党空喊改革而实不动的引证,问题的要害是,他没有对自己的列举做出抽象:那个应当被革掉的就是正在喊改革的那个力量!

因此,不是呼吁共产党改革,而是揭露,批判,总有所有矛盾相汇的那一刻,我们总能看到共产完。我不提倡动武,但也不喊政治改革。坚持对共产党的理性批判。

至此我们回答了杨君的命题:就因应当被革掉的那个祸根祸源与把持改革的力量都是共产党。

政治改革是不可能的。咋办?理性批判共产,非把它玩完。(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