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赵紫阳前智囊吴国光:六四后中国无进步

2003-06-04 15:3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纪元香港记者吴雪儿专访报道/在八九年“六四事件”中,学生提出政治制度改革,推动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诉求失败。接着的十四年,中国的经济改革全面起飞,国内普罗大众尤其是城市的人民以至世界其他国家的人,都认为中国进步了不少。不过,与此同时,也有另外一种声音在诉说中国的贪污腐败,劳、农民的挣扎求存,从未间断的天灾人祸,究竟“六四”后的中国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曾任职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的吴国光,于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爆发前,曾担任中共前党书记赵紫阳的重要政治幕僚。他于同年二月获美国哈佛大学“尼门奖学金”,到美国游学。“六四事件”发生之后,吴国光曾遭北京当局拒绝返回大陆,他现时旅居香港中文大学从事学术研究。

富裕但自私粗暴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吴国光认为,在中国整个往前发展的路上,最大的倒退“就是政府改革的倒退。中国社会在很多方面都退步了,比如说一个人只是赚很多的钱,但是甚么事情都不关心,变得很粗暴,我想没有人会说这是一种进步。”

吴国光续说:“而且你去看一看,很多中东国家也是,他们的平均收入不低,比中国高很多很多。比如说伊拉克,伊拉克人平均收入比中国高十倍。但是这个国家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是一个野蛮的国家。在萨达姆的影响之下,它的经济收入继续提高,完全没有影响整个社会发展性的提高,也没有引起人们整体素质的提高”。

中国爆发SARS事件,吴国光认为,事件让“中国现在也意识到,因为SARS的冲击,已经让很多人意识到社会发展大大落后于经济发展,他们知道发展不仅仅是赚钱、修公路、盖高楼,更不仅仅是大食大喝。他们提出很多很多的指标,比如说医院的建设水平怎么样?你教育发展是甚么样?国民的数字是甚么样?这些都是社会发展的指标,政治的发展当然和经济发展更相互联系在一起。你通过杀人抢人、卖淫都可以发财,但是这并不表示你就是一个很光采、高尚的人。

有钱不一定受人尊敬

吴国光续说:“我不是说这种人一定是很卑鄙的人,因为实际上很多这样的人是出于无奈。但是一个国家也是这么样,整个国家都在鼓励生产,但不代表这个国家的人民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在国际上受人尊敬的国家。我是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如果你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去世界旅行,你就会知道,中国在世界是甚么地位,到哪里都是非常困难的。我讲的是SARS以前,SARS以后就更不用讲”。

吴国光进一步从中国社会现象谈到民主概念,他说:“那么这个情况就说明了为甚么中国的财富在不断地积累,钱在增加,可是在社会的领域没有进步,在政治的领域没有进步,根本的问题就在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有问题。”

他表示,他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关于一个人怎样花钱,你基本上就看到这个人是个甚么样的人。那么一个政府怎样花钱,你也可以看得出它是一个甚么样的政府。吴国光质问:“为甚么中国政府这么有钱,过去十四年来,它不把钱花在医疗卫生呢?”

“那么这个使得很多人不得不通过修炼法轮功去强身健体,这也是为甚么在中国过去十几年来各种各样的气功,各种各样的修炼方式,非常发展的原因之一。因为大家没有经济能力去看病,那么大家追求健康,追求精神领域的提升。”

他续说:“如果一个老百姓能够影响国家政府的决策,那就叫民主。那么这个民主国家的老百姓不会这样说:‘我们有钱,是不是将来搞一个上海思想丰富城,或者是天安门那边要不要修─修大剧院,或者是搞一个卫星上天,把人送上去。’他一定先要求说:‘我的医疗条件你给我改善。政府的这个预算现在要这么这么投入。’你看美国总统选举时,候选人在讨论甚么,他们在讨论医疗保险问题,他们在讨论(人工)流产不流产的问题,他们讨论教育应该投入甚么的问题。”

经济起飞人民没受益

他说:“那为甚么这个政治会议一天到晚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在这里。老百姓影响政治家,政治家不讨论这个问题,老百姓不理(不投票给)你。所以你就要提出更主要的方案来,这样做是不是好,那样做是不是好,当然你的花钱方式,就受到民众意愿的影响”。

吴国光又指出,中国现在的经济起飞,中国人民实际得到的利益不多。“那么在中国,他(贪官)把钱花到公款食喝上,钱被官员贪污了。你说花公款就花了,是不是有道理,他也有他的道理,他公款食喝,让外国投资者来投资,特别是香港和台湾来的时候,然后就给他(投资者)大食大喝,然后香港、台湾的这个资本家就来投资了,投资了以后,这个地方官就说,你看我的地方投资增加了,经济很好。可是这个经济好来好去就是一个内循环,被你食掉,被你喝掉,然后经济增长了,但是老百姓没有得到实质的好处。”

政治不改灾难接踵来

吴国光以医疗制度作比喻,他认为即使国内人民个体收入增加,若社会环境没有随之改善也不行,他说:“其实老百姓的收入增加,但是他的医疗条件还是没有改善。因为这个医疗条件纵使我有钱我就可以治病,然而社会要有一套设备,要有一个体系,每个个体有钱又怎么样?你看在中国还有环境的问题那么严重,这是最明显的,你中国十分之有钱,你呼吸到的空气,比西方人有钱、没有钱的干净吗?差很多。”

他续说:“这个就是整个政府的公共财政如何投入,就是说是由政治制度来决定。那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中国社会不进步为甚么说是一个政治原因,不是一个抽象的,一定是具体的。为甚么说民主是有道理的,也不就是说我一定要投那一票,那一票可能没甚么用,但是这个机制是使得你的意愿影响政府,那么政府的一系列行为都会随之改变,那么整个社会都会扭转,中国不进步,那么中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还不断地出现巨大的灾难,这(政治制度不改革)是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民族道德遽降社会无秩

吴国光又指出,由于过去十多年来,中国人民的视野都被框在经济发展这一方面,社会发展几乎没有,换来的是一种没有道德的畸形发展。他说:“所以我觉得这些都使得过去十几年来,中国整个是非常畸形的一个发展,所有的人都认为除了钱,没有甚么重要的东西了,所以整个民族的道德素质的急剧下降,整个社会出现这样一个没有秩序、这样一个乱向的发展。”(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