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宴请军头拉开内战序幕 九常委背叛其自有苦衷

2003-02-22 19:0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邓小平后期什么职位都没有,但他的威望在那里,他在军队中的地位是因为他打江山功不可没。江泽民是个投机文官,因反对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差点儿丢了总书记的乌纱帽,从那以后江知道要“树立”自己的威望,牢牢抓住军权。

邓小平去世的短短五年多,江泽民失去理智地拼命提拔忠于自己的人。但对于没有任何军队背景的江来说,要想在军队中找到忠于他的人实在太难,所以他拢络军队高官的方法是升级提职加薪,引诱腐蚀一部份军队干部投靠自己、忠于自己。

这个办法确实非常有效,也非常可怕,它使军队人心涣散,四分五裂,保江和倒江派极度对立,数个军区都因为反江而发生火并、流血事件。

去年江泽民到军队去散布,党内有野心家,吃到甜头的军头们说要誓死捍卫江泽民。

十六大之前,政治局五次会议最后决定江泽民全退,在这最后之际,江泽民还在提拔军队干部,不是为的让这些人过好日子,而是江到了紧急关头,实在需要枪杆子!

十六大上,发生两件惊撼事件,一个是政治局常委不但改成九名,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江氏人马,江想把胡锦涛架空;二是江泽民利用张万年挟枪杆子以令中央,强迫以举手通过的方式保住了江泽民的军委主席之职。

江氏人马背叛江泽民的原因

但这两个月来,政治局常委中的江氏人马逐渐向胡锦涛靠拢,原因是,这些进到最高权力机构的人了解到了整个中国的危机,他们这才明白如果任由江泽民继续捣乱下去,中共就彻底垮台了。为了挽救共产党,他们必须要“团结在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周围”,想办法去解决江泽民那十三年留下来的不可收拾的烂摊子。

这就是他们逐渐表态支持胡锦涛,而淡提三个代表的根本原因,中共高层的这种剧变从新华社的报导中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但江泽民为了一己私利,宁可毁掉中共,毁掉国家,也要把握权力,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混乱逻辑啊!没有党怎能有党魁?没有国家,哪里来的国家元首?

江泽民对于政治局常委中的亲信的变化非常惊恐,春节前夕和春节期间,江频频会见、宴请军中高级将领,指党内有个人政治野心家,这些野心家都在政治局内。军队拿着枪杆子能干什么?江煽动军头的讲话要达到什么目的?

四面楚歌背水一战

春节前夕、春节假日期间,江泽民频频会见中央军委委员、四总部负责人、各军兵种领导人等高级将领,还在中南海设淮扬菜酒席,宴请欢聚。

江泽民在宴请军方高级将领时,着重表扬军队和“党中央”始终保持高度一致。江说:如果没有这样高素质的军队干部,不会有今天强盛的祖国,不会有今天和同志们欢聚一堂,可能国家已经陷入长期内战,可能我们正在为祖国命运斗争,可能国家成了四分五裂。

接着,江话锋一转,怒斥道:党内有人反对讲五年(邓小平死后江独裁的五年)成就,更反对十三年来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力突破,居心何在?就是要另搞一套!

说到这里,江把遮掩的面纱扯了下去,脸色铁青地说:在十五大前夕,就有人组织一股势力要我退下,被我拒绝了,我说这要由全党来决定,个人、少数人不能代表党和人民的意志。去年,就个别同志的退留,关于中央军委主席是不是由我再任一段时期,就是争持不下。最后推迟到冬季才召开(指十六大)。在重大事件上,军队立场是坚定的,态度是明确的。党对军队要绝对领导,军队必须由坚定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社会主义事业的集体领导所掌握。

据内部透露,江氏文胆滕文生、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一看江泽民说话走了火,就假借请江喝茶,暗中递纸条过去,提示江“息怒”、“注意”,但对江泽民了如指掌的人都知道这对失去理智的江起不了任何作用。

江接着把心中翻腾了无数遍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让滕文生和由喜贵在旁边急得倒抽凉气。江说要“四防一警惕”:四防,要防党内自由主义野心家,要防极左或右的机会主义者,要防假冒,伪装的共产主义信仰者,要防仿欧民主社会主义者;要警惕中国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

仔细想想这“四防一警惕”得罪了多少人?把所有的高官都包括了,还真滴水不漏!

政治局九常委统统都在挨骂之列

江泽民列举了所谓“党内个人野心家”在新时期的八种代表性表现:

1、在政治上、在重大问题上惯于见风驶舵,不轻易暴露;

2、在讨论、制订党的方针、政策,处理若干重大问题时,采取模棱两可的立场,留有余地;

3、在党内、党外搞两面派作风,目的是积储政治资本、民意基础,为日后政治服务;

4、选择在不同场合,发表和中央有别的观点、见解,以表示个人开放,民主、为民作风;

5、以歌颂小平同志和举小平同志理论旗帜,来贬低、否定十三年,三个代表思想;

6、在党内外提出未经党内讨论的政治上、法律上、制度上的新观点、新思维,突出个人在党内、社会上形像;

7、高调迎合党内、社会上政治改革落后论、停滞倒退论;

8、在党内、党外打着各种名义,要权、揽权、争权。

有的军头还不算糊涂,他们悄悄议论说:这江八点可把中央新班子都包括了,如果连黄菊、贾庆林都靠不住了,那江泽民当然不能不依靠咱们。那咱们可得好好琢磨琢磨,江泽民的亲信总不会无缘无故地都倒向了胡锦涛吧!

江泽民要全力以赴搞内斗

党内斗争,准确地说是江泽民和党中央的斗争已经如火如荼了。为了三月人大上最后一搏,江泽民对军头说:国际敌对势力对我国搞和平演变,不怕、不会轻易上当;要警觉、提防的是,来自党内的突发剧变的可能;更要警觉、提防、识别来自党内的潜移默化的演变,这种可能性更高、更危险。

江泽民历来讲话都是把“国际敌对势力”作为攻击的首位,报纸媒体整天都是向国民灌输仇恨,现在轻描淡写的一句“不怕、不会轻易上当”就把仇恨目标转移到中共高层内部,这怎么解释? 难道“敌对势力”可以象江泽民的爹那样任意更换吗?

江泽民指出与他作对的人在政治局和常委内

江泽民说:今后中国发生政局剧变,首先会在党的领导层、政治局常委内、政治局内。

不到万不得已江泽民不会讲这么明,看来形势对江极其险恶。

江泽民接着说:在小平同志年代,就有这样的人,但不敢贸然表现,发作。小平同志在党、军、人民中威望高。在近十三年,也有人借“保驾护航”,向党中央要实权,要军权,要大权,最后被孤立。近五、六年,就有人多次在党内、在所负责系统、在公开场合,对党中央发难,表面上是体现民主,实际是他个人意见,要改变党中央的路线,要党中央按少数人的立场、观点办,要党中央权力再分配,交出权。这不行,办不到,不能让步,也不能搞折衷。党的权力来自于全体党员,来自广大人民。任何时期、任何情况下,都要警惕惕防止党内个人政治野心家、党的事业的异见代表人物掌握党政军大权。过去是这样,今天、将来若干年也是这样。没有忠诚于党的事业的军队,就没有今天的中国。

军头不是铁板一块

江泽民在一个普通党员的地位上,口口声声说野心家要“党中央”如何如何,可见他确实把自己等同于“党中央”,反对他就是反对“党中央”,不管他在不在党中央,他都是“党中央”。怪不得滕文生和由喜贵要制止江继续讲下去,怕的就是他讲得太露骨了,反而引起军头们的反感。

过去宴请中有人高呼“江泽民万岁”,有人当场表明要誓死捍卫,这次确实和以往江泽民宴请不一样,没有人做出让江泽民燃起新的希望的举动,大家只是表情严肃地倾听着。

江泽民犯了“乱军”之罪

按照中共的组织原则,任何人召集、会见军方高层,要经政治局常委会批准的,否则属于“乱军”之罪。

江泽民宴请军中高级将领进行分裂中央的煽动,这一政情极不寻常,已引起党内元老宋平、乔石、尉健行、李瑞环,包括军方的迟浩田、王瑞林、杨白冰、王克等人的极大关注,他们纷纷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批评江泽民,江的有关讲话是极其错误、极其破坏党内正常生活的。尉健行更直指江泽民对军方的讲话犯了原则性的错误,是个人主义和胸襟狭窄的表现。

江泽民明确向军方指责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那么这些元老们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批评江泽民能有什么用呢?不流血的政治到了极限就会演变成流血的政治。

事情会向好的方面转化吗?只有一个解决办法:江泽民自愿退出政治舞台,告老还乡。

从江泽民对政治局包括对江氏人马的严厉斥责和宴请军头请求军援来看,他应该已经做出了决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