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马建:中国人的残酷与麻木

2003-02-21 04:0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陆作家莫言的小说《檀香刑》,得了二OO一年的中国小说排行榜大奖,可以令人想像出中国人对残忍的麻木。因为至今我还未从评论和议论中听到,反省书里描写的残忍和愚昧的说法,而是大赞“这是一部真正民族化的小说,一部献给大众的小说”。

文学创作和阅读的对应,证实了作家与读者的一致。那就是残酷与麻木混合了。这不能不令人思考,中国人的生活心态是否正常。莫言的小说结尾,是孙丙因反抗德国人,被中国刽子手执刑了檀香刑-用木棍从肛门插进去慢慢死掉。其中的德国人看了大赞中国刑罚的艺术之高妙。这样的无知写作和痛快阅读加在一起,真令人感到现代的中国人使人毛骨悚然。

* 麻木的人性

在德国大学教书期间,我的一位学生假期去了中国,再开学就见不到她来上课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学汉语了。她直言:我不喜欢中国人的态度。

我以为又是被骗了,或女老外被些艺术家追着结婚的老套故事。可她说不是。她带着好奇心与中国人聊天,但结果都一样。中国人的第一句话开头都是:德国?你们的希特勒,嘿,了不起。

“我是个女人,在中国只能天天重复那个没有德国人会对女性开门见山就谈的话题。难道德国只剩了个希特勒?还是中国人喜欢残酷的历史人物”

我说下个学期,我会安排关于研讨中国人的性格和信仰的课程。但她没有再出现。我想她大概是被中国京剧脸谱和长城、旗袍迷往,把中国理想化。所以在现实中感到受了骗。后来的文学课,我调整了比例:大陆、台湾、海外的中文小说各三分之一。

从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五十多年的屠杀运动远不是今天打扫了血迹、种上点花草和大楼所能消失无踪的。它在三代人的精神内部,依然醒着。一个靠武力建立的政权,必然用恐怖控制着社会。而在这种社会生存下来的人,就必须具有麻木的品格。但接下的就是,残酷的统治顺利地发展并生了根。所以国家主席江泽民,也以为西方人把“六四”事件中屠杀了三千多人,看得“小题大作”。杀人和死人在中国如生老病死般正常。

我受的教育,就是有财产的人和反党的人、去过外国的人都必须杀死,通常叫地富反坏右分子。我的爷爷五十年代被共产党关进监狱活活渴死。只因为家里有几十亩地。上小学时,我们就像过节似的排队去刑场看杀人。杀完以后我们大喊共产党万岁。

中国的媒体和每座城市在每条街道,甚至每个院里,都会看到新公布的杀人名单。在中国人的内心里,都己习惯了与党的思想一致:杀的人越多国家越繁荣强盛。每年报纸公布处死的总人数是和经济增长的倍数一样,证实着每年党和人民共同努力取得的成果。

从八十年代开始,共产党才正式登报宣布:我们己经消灭了一个阶级。以后不再以阶级斗争为国策,开始搞经济生产。十分反讽的是,他们其实在几年前,就己经杀光了除几个红色资本家之外的资产阶级和反动派等。最后几年杀的其实大都是共产党的自己人。

三十多年来,死在共产党的手里的人是八千万。

在中国,除了出身贫穷的人命大一点,富一点的每个家庭的父亲或爷爷都弄死了,有的家庭被灭门了。所以,在中国人权概念标准很低,党叫你活着,就己经是给你人权了。而且杀人总数由一九九五年公布处决人为2190人降到一九九八处决1800人,二OOO年只杀了1000人来看,中国确实往文明进了一步。起码他们的观念不再是杀得多,社会会变得更好。

* 麻木的社会滋生出吃女婴风潮

在伊斯兰国家,女人只能包在黑或咖啡色的布里活着,受教育、上街都非法。相比较中国女人则是自由的。但中国女人每年都有上万人被卖买,每年都有上百万女人发现是怀了女孩,而被丈夫赶去流产,这跟落后国家的意识相同。

最近在中国广东流行的吃女婴潮流,则是最不发达的国家也不会存在的。

在共产党改革开放之前,吃人的目的只有二种,饥饿和仇恨,今天则是滋补。

因饥饿吃人,是五十年代末的饥荒年。但以吃死去的人为主。自已家人很少吃。像母亲把女儿吃了的事,必竟是少数。那一年中国饿死二千万人。

六十年代因仇恨吃人则是共产党社会的产物。被吃掉的人大都出身不好。除少数像广西的一位校长被学生们连肉都吃光了外,大多数被吃掉的都是心脏、肝和脑浆。只有个别案例,如几个男人把一位出身不好的少女轮奸后,切下奶子和生殖器回去煮着吃掉的情况。但可以看出,仅广西省被吃掉的一万多人中,吃人者很多是为补自己的身体。同时实践了“恨入骨髓“的成语。另一方面可归根于中国传统的道家养生之文化内含里。今天吃女婴肉则是为了大补精气,进而完成吃人文化与传统中医滋阴壮阳学说,二者合而为一。

从一位被采访的食客口述里还可以知道,吃者知道被吃者是谁。
他知道将被吃的女婴,正在一位从外地来打工的女人肚子里,已经快八个月才发现是女孩,非打下来不可。而他计较的是死了和冰冻的营养价值差很多。要活着流出来的,最好己经长出一点指甲,他花的三千块钱就不吃亏了。

我认为中国人骨子里还处在兽类。当然,野兽吃同类的也极少。
六月份我去挪威一个四万人口的城市Molde参加图书展。那里有近四十个被收养的、没被中国人吃掉的女婴。这就可以大约计算出,世界各地收养的中国女婴有多少了吧。我真希望外国人多去领养。由于活女孩卖老外价高,(中国人不会要)每年中国近两亿女人所生的近千万个女婴就活下来了。从而减少了被煮烂了让男人们喝了变成精液,再去操女人的数量。

令人失望的不仅是残忍,还有麻木。中文的媒体杂志,面对吃女婴潮流或是编出江主席也要喝一碗婴儿汤的色情笑话,或者只批评女婴被流产得多了,是因为有了B超机,它才是杀女婴的罪魁祸首。这又说明中国这个“文明”古国,不应进口西方造的机器。言意之下,又是外国人干的坏事。

我又想到中国的动物园,也真象是一个活食品博物馆。在老虎的笼子前面写着:虎皮可制椅子垫,虎骨可治关节炎。狗熊的介绍包括了熊掌仍一道名菜。还记得驼鸟的肉微酸等等。

这个吃的大国由于被专治得太麻木,开始流行吃人了。照此看来,活在那个残缺的社会里,自我感觉又良好的作家莫言、王安忆之流,能写出不残缺的作品吗。

2002.10.27

(观察)(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