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把自已迷失在东京

2002-06-26 23: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1年前,当我作为出国潮中最早的一批淘金者,踌躇满志地奔向美丽的樱花国度日本时,就把幸福的赌注押在了这个国家。可谁能想到,10年过去了,我却把自己彻彻底底地丢失在东京的街头,除了拥有满身心的痛苦之外别无所有……
  
  1987年7月,我找亲戚朋友借了一笔钱,在妻子忧伤的泪眼中,踏上了飞往东京的班机,成为东京国际学院的一名自费留学生。
  
  一到日本,我就发现自己在国内的想法太幼稚了。是的,日本是个富有的国度,但馅饼一样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得靠命去拼,特别是对像我这样的穷学生。我开始了一边上课,一边打工的周而复始的生活。先是送报纸。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得起来,到报馆取来报纸,骑着自行车在清晨的街上穿行,挨家挨户地送报纸。当我把自己所承接的报纸送完时,已到了上课时间。来不及冲洗一下被汗湿透了的身体,我就匆匆忙忙跑进来上课,有些日本女生竟掩住鼻孔,这使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但为了挣钱,我忍住了,就当没看见一样。下午,学院的课程一结束,我就马上回到住处,换好衣服,到建筑工地当苦力,一干要干到夜里11点多钟。就这样拼命地干着,两年后,我好不容易挣到了自己在学院里的学习、生活的费用,并且偿还了出国时的借款。
  
  拿到了毕业证书,就这么回去,我实在不甘心。何况我手头的余钱已不多,根本够不上一个大款的级别。 因此,我计划着再苦干两年挣一笔钱,然后回国开自己的公司。
  
  我冒险留了下来,成了日本的一个“黑户”。为了多挣些钱,我给自己找了三份工作。每天从早晨6点干到晚上1点,省吃俭用,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而我的留守妻子在国内更是过着一种牵肠挂肚、担惊受怕的生活,她原以为我学完两年后就会回国,可现在听说又要等两年,就受不了,强烈要求我在日本给她找个担保人,她也来日本留学。这样她可以边照顾我的生活边在外打工帮我挣钱,好早日回国。饱尝相思之苦的我经不住她的泪眼,答应了。
  
  1990年8月,妻子也来到日本,我们在日本的家庭生活开始了。为了减轻我的压力,妻子白天去学校上课,晚上则去一家日本人出资的中国餐馆打工。她打的是钟点工,每晚8点准时上班,10点30分才能下班,在两个半小时内,她要一刻不停地站着洗出250只碗,而且每只碗都要擦干,不留一点水迹。几天下来,她的手和肩膀都肿了,疼痛难忍。我心疼不己,却又没有办法不让她去受这份罪。
  
  1991年冬天,妻子在东京一家产院里生下了一个男孩。由于产前过于劳累,体质太弱,妻子身体虚脱了。 在产院住了1个月后,医生仍不让她出院。庞大的住院开支把我的积蓄花光了,到她出院时,我已背上一大笔债。但我心里是喜悦的,毕竟我做了父亲,一切辛劳都是值得的。
  
  我们回到了租住的房里,准备开始新的生活。哪知第二天,房主就来电话要收房租了,这时我才想起因妻子住院已经两个月没交房租了。可是,我两手空空,到哪儿去弄17万日元的房租呢?
  
  那天,东京下着大雪,我们正在为房租着急时,房东的儿子来了,他是代表他父亲来收钱的。看着我们一脸为难的样子,这个留着刀削一样短发的小平头轻蔑地瞅着我说:“你们中国人不好好在中国呆着,到我们日本来干什么?我们日本是富裕,但这富裕是我们自己的,你们来了还不是照样穷。”停了停,这家伙从衣袋中掏出一沓钱伸到我眼前说:“你们中国人不是愿意给恩人下跪吗?现在我来做一次你们的恩人,你给我下一次跪,就可以把这17万拿去,交给我爸爸。不然,你们马上就得搬家!”说着,他把一叠日元扔到我面前。如此污辱人,我的脸都气青了,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耳光。但看看外面飘着的雪,看看妻怀里的孩子,我不争气的眼泪流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孩子,我会立刻拉上妻子走出这间房子。冰天雪地的,离开这间房子,孩子怎么办?我的心剧烈地颤抖起来,终于慢慢地跪了下去。当那个小平头得意地扬长而去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发出狼一样的嚎叫。我知道,我的尊严连同我的精神在那一刻已经崩溃了。从此我像变了一个人,开始不择手段地搞钱了。
  
  为了挣更多的钱,我不仅忙着打工,还忙着给刚从中国来日本的人找工作,收取一定的介绍费。我还在中国人和日本人中间牵线,让中国人和日本人办假结婚。每办成一个,都能收好大一笔佣金。总之,只要有钱可图,我都去干,哪管什么良心。
  
  在妻子眼里,我越来越陌生了。她不知道我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可每当我拿回一大笔钱,她就忧虑不安,总是追问这些钱是怎么来的。每次,我都用一种粗暴的语气呵斥她。慢慢地,她也不再问了,但心中的忧虑一天比一天深。终于有一天,伤心不已的妻子提出想回国,她说她带着孩子,身体也不好,不能出去打工帮我。事实上,我内心深处是不希望妻子和儿子走的,有他们在,我心中多少有些安慰和温暖。可我知道,她是忍受不了在东京生活的这份沉重和我的变化才想回国的,而我也不想让她在跟前看着我自己作贱自己,便忍痛答应了。妻子回国时,我只对她说了一句话:“等我挣够了钱再回去,我们就会有另一种生活了。”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这份承诺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妻子走了,孤独的日子又开始周而复始地轮回,我像一头饿红了眼的狼在东京街头疯狂地寻找着钞票。除了钱,我的生活没有温情,没有寄托。终于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已疲倦到极点,强烈的思乡情绪像浓酒一样紧紧缠绕着我,我想回国。那时我手里已有了100多万日元,当时约合人民币10万元,虽不是很多,但回国开一家公司是够了。可就在这时,一个纯真的日本女孩像小鹿一样撞到了我的怀里,挡住了我回乡的路。
  
  她叫小林美苗,是东京一所大学的学生。我们是在中国留学生聚会上认识的。小林美苗的母亲是个日本遗孤,在中国生活了四十多年,直到小林美苗14岁时,母亲才带着丈夫和她寻亲回到了日本。尽管小林美苗在日本生活已有8年,但她一直对自己的出生地--中国怀有深厚的感情,所以经常参加中国留学生的聚会。而我为了排遣孤独,偶尔也来参加几次,但从来都是保持沉默,坐坐就走。
  
  大概是我的冷漠引起了小林美苗的注意,她总是找机会同我搭话。日子久了,我看出这个女孩对我有好感,一个念头便在心里滋生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忙着赚钱,可依然是日本的一个“黑户”,随时都有被遣送回国的危险。如果和一个日本女人组成家庭,就会获得长期居留权,我决定利用这个找上门来的日本女孩。
  
  在一次聚会上,我和小林美苗单独坐在一起聊天。她试探性地问我:“你为什么不回你的家,找个女孩子结婚呢?像你这种年龄在中国早就应该结婚啦!对吗?”我叹了口气,故意说:“这些年,我始终不要命地奔忙,把找女朋友都耽搁了,要是能在日本找个女朋友我就不回家了。可是谁肯嫁给我呢?”我的话刚说完,小林美苗的脸就红了。突然,她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鼓足了勇气说:“有个人愿意,你愿意吗?”一切都照我的意愿在发展,我情不自禁地搂住了眼前这个纯真娇美的日本女孩。
  
  在得到正式答复后,小林美苗马上回到川崎市的父母家,谈了她和我相爱的事,但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她的父母一直希望女儿能嫁给一个家境殷实的日本人,这样既可以使小林美苗平静安稳地度过一生,也可以使他们在日本有一门近亲,心理上有些依靠。很快,他们就对女儿实行了强制措施,把她关在家里,不许外出一步。小林美苗的妈妈还不时在女儿面前痛哭,苦苦相劝,小林美苗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遇到如此阻力,我原以为这场恋爱会就此结束。本来对小林美苗我就是有些利用的因素在里面,没付出多少感情,因此心中并不十分难过,依然按原来的步调继续我的生活。可没想到,小林美苗却是动了真情,就在我和她分别后的第15天,她竟然离家出走私奔到我的住处。那晚,当满脸泪痕的小林美苗一头撞进我的住处时,猝不及防的我惊呆了。她一把抱住我,哽咽着说:“我背叛了我的父母,现在,我只属于你了。”
  
  我没想到这个日本女孩的感情是那么强烈、迅猛。看着她一脸的坚定,我的心因激动而狂跳不停。一个如花似玉的日本女孩竟然会为我一个落魂的打工仔、日本的“黑户”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这让我那早已被击得粉碎的自尊心在一瞬间拼接了起来,我紧紧地抱住了小林美苗。
  
  当晚,我便和小林美苗住在了一起。为了怕她父母到学校找她,小林美苗停止了上课,一门心思在家里照顾我。在此期间,小林美苗打电话告诉她妈妈,她已和我住在了一起,希望家里人同意她的婚事,可她妈妈只是哭,没有放松半点口气。
  
  就这样,和小林美苗的父母僵持了近两个月,爱女心切的小林父母终于同意让我们结婚,并愿意出席我们的婚礼。可是,我的心里却痛苦不堪,因为我要爱她就得抛弃国内的妻子和儿子。我和妻子是同学,感情深厚,她为了帮我也曾来到日本,我们可以说是患难与共了。要我抛弃她,我心里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小林美苗为了我,不惜同家里决裂,我又怎能不接受她的感情呢?在痛苦中,我终于还是选择了小林美苗。为了使自己的心能平衡,在给妻子寄去离婚协议书的同时,我把几年来所有的积蓄委托父母给妻子买了一幢小楼,让她和儿子住,以减轻我的罪过。办完这一切,我如释重负,我对自己说,让以前那一段生活翻过去吧,让我在日本同一个日本好女孩重新开始吧。
  
  1992年10月,我和小林美苗在东京举行了婚礼,开始了新的生活。新婚是幸福的,我们在东京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我改邪归正,放弃了所有不正当的挣钱业务,每天出去打些零工,大都是给人送饭之类的工作,虽然辛苦, 月收入也只有20万日元左右,但我心里是踏实甜蜜的。
  
  1994年春天,我和小林美苗的女儿降生了。有了女儿,我身上的压力加重了,工作量也加大了,渐渐地我们有了一点积蓄。在女儿两岁时,我同一个日本建筑社的人合伙在东京开了一家中国餐馆,起名为森林中华料理店。两人合开一段时间后,日本人觉得开饭店同搞房屋建筑比起来挣钱少,就撤走了投入的1000万元股份,这对我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我四方奔走,好不容易贷了一笔款,才使料理店正常运转起来。为了帮我,小林美苗不得不到店里做我的助手,我只好把女儿送回国内我父母处。
  
  到了1996年5月,森林中华料理店经过我们夫妻俩一年的辛苦经营,生意相当不错,每月可以挣到300-400万日元,在东京也小有名气了。我松了一口气,想着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便计划着和小林美苗一起出去度假。 但小林美苗思女心切,非要去中国看女儿,她还计划在中国住两个月,一来好好陪陪女儿,二来想和公婆在一起多呆些日子。她做我们家的儿媳已经4年了,还没见过公婆呢。可我不愿回国,我怕遇见前妻,勾起伤心事。我极力说服小林美苗别去中国,但她去意已定。没办法,我只好借口店里忙,让她一个人去了。
  
  没想到小林美苗这次中国之行对我来说是一次致命的打击。她在我们家翻到一张我父母珍藏的全家福,那上面有前妻和儿子。在她的逼问下,我的父母只好向她合盘托出我和前妻的过去。深受打击的小林美苗还专门找前妻证实了一切,据说,两个女人交谈了一夜,哭了一夜。我不知道我生命中的两个女人在一起谈了些什么,但小林美苗回到日本后像变了个人似的。她不再是那个满身洋溢着温馨惹人疼爱的小美人,而成了一头时时准备发怒的小母狮。她总是质问我,为什么要抛弃那么好的妻子和儿子?她还责骂我是骗子,是负心郎。有一次,我实在忍无可忍,狠狠地揍了她一顿。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我心里尚存的那一丝丝温情,就这样在打打闹闹中飘飞得一丝不剩了。不久,小林美苗走了。
  
  如同那年冬天我跪倒在那个小平头面前一样,今天的我再次伤痕累累。
  
  1997年元月19日,在东京一家法院,我和美苗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尽管我获得了大部分财产和对女儿的监护权,但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沉甸甸的。从法院出来,小林美苗泪眼婆娑地请求我把女儿接回日本,让她能有机会见女儿。我摇摇头语气坚决地说:“我在日本已是一个错误,我永远不会让女儿来日本,她应该生活在中国。” 小林美苗哀怨地看了我一眼,伤心地离去了。
  
  3个月后,我听说小林美苗为了能经常见到女儿,也为了离开日本这个伤心之地,又回到她的出生地--中国定居了。我曾经爱过的两个女人都选择了她们的根之所在地中国。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地守着那个料理店。我宛如一叶浮萍,无根无基,既融入不了日本,又找不到回中国的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