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贵比黄金的中华灵芝宝四大骗招

2002-05-30 20:3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资料显示,“中华灵芝宝”自1996年问世以来,因其违规宣传,已被多地工商、卫生部门予以查处,甚至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撤消过药品批准文号,但实际的处罚金额,对于价格昂贵的“中华灵芝宝”来说,真可谓“毛毛雨”。   

  专家揭露灵芝保健品厂家障眼术

  今年4月中旬,福建省消费者委员会发布2002年第一号警示,点名批评“中华灵芝宝”的虚高定价。

  “中华灵芝宝”每盒10袋,售价1590元,一疗程3盒4770元,一般要吃3个疗程以上,那就是14310元;一盒重20克,每克售价要80元左右。而黄金的价格现在也不过每克90多元。

  目前已参与“中华灵芝宝”生产厂家绿谷集团开发工作的林志彬教授对记者说,灵芝子实体,每千克最贵才50元,便宜的20元;灵芝孢子粉每千克也就300至500元。按最好的孢子粉计算成本,每克孢子粉市场价仅0.5元。但厂家将孢子粉制成健康食品或保健药品后,就卖得太贵了。

  林志彬教授是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中国食用菌协会副会长,他告诉记者,商家其实是搞了障眼术,灵芝保健品的主要成分是灵芝孢籽粉,而2000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将灵芝实体收载为法定中药材。事实表明,灵芝主要药用部应以灵芝子实体为主。没有一个厂家让患者只服用孢子粉,而不服用灵芝精粉或灵芝其他制品。

  “中华灵芝宝”4大骗招

  “绝技”:请协会、专家、患者一起作“报告”

  在报刊电视广播上刊播违规广告

  尽管国家药监局和一些省市的药监局仍在给“中华灵芝宝”发放广告批文,但这些获准的广告内容根本无法满足绿谷公司的欲望。在网上检索可知,国内各地多家报纸陆续刊登有种种“精彩”的“抗癌故事”。最近,一位读者给本报传真了安徽某晚报的一篇文章,题为“暗访屡现报端的肿瘤康复者”,其中写了3位肿瘤患者服用“中华灵芝宝”后起死回生的故事,最后印有“中华灵芝宝”的地址电话。此文刊于该报今年4月17日的“体育新闻”版。来信读者气愤地写道:“无良的媒体是无良产品的最大帮凶!”

  散发非法印刷品广告

  其中有绿谷公司内部编印的刊物《抗癌周刊》、《东方健康抗癌特刊》等。

  与抗癌协会等机构“合作”,请“抗癌明星”“现身说法”。这是“中华灵芝宝”的营销“绝技”。记者在广州曾听过这种会。会前,当地报纸打出的广告颇有诱惑:“全国百名抗癌勇士暨治疗指导专家巡讲团将莅穗”,“肿瘤专家为患者义务咨询及提供治疗方案”。整个活动其实都是由上海绿谷公司一手操办的,主办单位却冠以“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会”的名义。会场外,“百名抗癌勇士”的照片和资料介绍逐一列出,会上还有几位“勇士”声情并茂的演讲,真是不由你不信。仔细一看,这些“勇士”全都是吃了“中华灵芝宝”之后成为“勇士”的。“专家”的“学术报告”最后也是一个意思:治癌还是要买“中华灵芝宝”!会后是“专家”“义务”看病,开出的处方就是告诉你要买多少“中华灵芝宝”。如此“会场”成“卖场”,真是对监管部门的莫大嘲讽。类似的名义还有所谓研讨会、报告会等。

搞坐堂医生制

  早在1999年3月,北京市工商局在检查中就发现,“中华灵芝宝”以咨询为名坐堂行医。据报道,在新大都药店的专家咨询处,坐堂的大夫是某厂的工作人员,护校毕业,可在咨询过程中她却给患者开药。最近,在福州祥源药店,“中华灵芝宝”还专门设立“专家咨询点”,装模作样向癌症患者查询病情,最后总是向患者推荐“中华灵芝宝”。而按规定,药店只能销售药品,不能设立坐堂医生。

  贿赂官员与10天拿到批文

  “中华灵芝宝”的出世与行贿有没有关联?

  赵斯安似乎是药政部门惟一因受贿而被判刑的官员,尽管只是个缓刑(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赵受累于如今大名鼎鼎的“中华灵芝宝”。

  1998年2月19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1996年2月15日、5月15日,赵在任陕西省卫生厅药政处处长时,先后两次收受上海巨人集团出资、陕西省明德制药厂送上的现金共1.5万元,构成受贿罪。

  上海巨人集团后已更名为上海绿谷集团,明德制药厂也已成为绿谷属下的西安绿谷制药公司,负责人都是吕松涛。送钱的目的是加快办理“中华灵芝宝”、“灵芝片”、“灵芝胶囊”等5种药的批文。

  有关文件显示,明德制药厂向陕西省卫生厅打报告申请“中华灵芝宝”陕卫药健字号的时间是1996年2月6日,陕西省卫生厅发文给予批准药号并同意生产的时间是同年2月16日,也就是第一次行贿受贿的次日,前后仅仅相隔10天。其间没有做药理药性、毒理毒性和临床试验。

  2001年4月2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陈俊生针对有关举报作出措辞严厉的批示,要求陕西省予以处理。同年9月14日,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就此报告说,“中华灵芝宝”批准文号合法有效,其生产经营行为基本规范。

  关于批号问题,这份报告承认了明德制药厂10天内申报获得“中华灵芝宝”批准文号一事,并解释说:“申报之时,该厂已与外商签订了1996年3月底交货的出口合同……鉴于其质量标准已经西安市药检所复核,省卫生厅为支持企业遵守外贸合同,在责成西安市卫生局督促西安市药检所加速检验的前提下,于同年2月16日给该企业下发了‘中华灵芝宝’生产批准文号,审批程序基本合法。”

  检察官告赢“中华灵芝宝”

  “抗癌新药”宣传构成欺诈,应双倍赔偿

  尽管很多癌症病人的家属意识到,“中华灵芝宝”的虚假宣传使他们浪费了大笔钱财,甚至贻误了正常的治疗,但就记者所知,迄今告赢“中华灵芝宝”的只有一个人,他是山东省滕州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刘运毅。

2002年春节之前,刘运毅自掏路费请法院去上海绿谷集团,拿到了25440元的赔偿。他说,这只够他一年来打这场官司的费用。

  为了给母亲治疗癌症,刘运毅全家花去20多万元,连房子都卖了,其中6万多元用在了购买“中华灵芝宝”,因为只保留了12700元的购药发票,其余四五万元已无法获得赔偿。

  “以后什么官司也不想打了,太累了。”刘运毅说,“当初打这个官司也只是为了争一口气。”

  刘母邵泽兰曾经是“中华灵芝宝”的广告宣传人物。在1999年10月21日山东的《××晚报》上,“中华灵芝宝”的广告称,邵在放疗后,疼痛不但没有减轻,还拒绝进食,是邵的二儿子慕名购买了“中华灵芝宝”,邵“服到第4盒时抽血化验,白细胞上升到8000多,体力明显恢复”。

  1999年12月22日,同一内容又出现在同一份报纸上,标题是“发明人给抗癌明星颁奖来了”。此后两个月不到,刘母去世。

  刘母曾与绿谷公司签有一份“宣传协议书”。但刘认为上述广告内容与病历记载大相径庭,他母亲服药后还是一直头痛;慕名在济南买药的也不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