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国人的官癖情节

2002-05-27 16:26 作者:翟羽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相传南阳有个太守死在办公室,死后仍念念不忘自己的乌纱帽。每天黎明官员点名时,他就会戴上乌纱帽,第一个坐在大堂。新太守乔公到此就任,听说这件事后,笑着说:“又是一个有官癖的人。”第二天,乔公没等黎明就穿上挂官衣官帽,早早地坐在大堂上。那个死领导见官座上已经有人,说:“没想到,这个新官的官隐比我还大。”于是,长叹一声,便永久地消失了。

  一科长58岁了,早该退休了。只是因为与局长是亲家,所以一直没退休。新局长到任后,通知科长告老还乡。老科长想不开,故意找茬。局长忙递烟,科长说:“不吸。”局长拿一合烟给王科长,科长怒气依然。局长故意说:“给你一条烟,你吸不吸?”科长说:“局长,其实用不着你破费,你只要让我多干几天就成?!”

  官瘾成癖在中国,可谓国粹中的国粹。无论是做贩夫走卒,还是撸锄杠的农夫,没有几人不想弄个领导干干的。用拿破仑“不想当元帅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的话来讲,中国人是百分之百的好老百姓。

  一次,我问儿子一个问题,说:“很多外国人为何不愿意做总统?”不料,善于急转弯儿子回答说:“他们想当皇帝。”我问儿子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想当皇帝的?!”儿子回答说:“当皇帝多好,想怎么就怎么!”

  官文化、官意识、官情绪等,就像空气烟尘一样在国人中间弥漫,污染着每一个中国人,并渗入民族和个人的灵魂。参观故宫的国人,人们更大的心愿便是要到龙椅上坐上一坐,尝尝当皇帝的滋味。对于国人来说当皇帝是最大的心愿,即便当不上皇帝,但也要当吃皇粮的干部。于是,中国便生出不少病态的官迷来。

  福建籍江州太守翁肃,年老而糊涂。上面派人来接替他,办完移交手续,翁肃仍占坐在主位不动。新太守刚到,也不好意思计较。可新太守起身离庭回宅休息,翁肃仍跟随到太守内宅走动,被新太守忙拦住道:“这个使不得,这个使不得!”

  一老局长退休的欢送会刚一结束,忽然吵闹起来,人们闻声围到客厅,向秘书打听出了啥事。秘书说:没啥事,上级领导劝老局长想开点。有人问:他不是早就盼退休这一天吗?秘书说:没错,问题是他死活要把公章当纪念品带走。

  唐朝想攻打高丽国。老帅秦琼疾病缠身,唐太宗李世民打算起用尉迟恭,率领大臣以探望为名,要收回秦琼的帅印。老秦琼极力保举自己的儿子怀玉为帅,李世民不允。秦琼便不顾多年的交情,贬低尉迟恭,并唆使儿子怀玉殴打尉迟恭。

  “能上不能下”,“能大不能小”,对于苦苦追求官帽的中国人来讲,有着独到理解和执着。正是因为如此,中国才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官场笑谈。宋代宰相范仲淹喜欢罢免干部。好友富弼劝道:“这年头,提拔谁可以,但是不叫谁当官,谁家一家人都会哭的!”有的领导到了退休年龄,组织部门要他退休,他们都信誓旦旦说自己正年富力强,工作顺手,正是出成绩的年龄。

  当过官有官癖难耐,没有当过官的人的官癖也不小。

  有小学生,从一年级一直是班里的班长。到了三年纪,班里改选,这位小学生落选。小学生犯闷了,平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咋干得好好的,一下子就削职为民。心里承受不了的小学生找到了班主任,班主任只好许诺,即便当不上班长,但班长的待遇不变,照例列席班委会。

  有一官坯子被提拔后,人大没有通过。可单位领导为了照顾他落选的情绪,单位通过决议:该同志落选职务照当,等候人大补选。我一老哥哥,提拔之后,上级不承认,指示回原岗位上班。可老哥哥在领导岗位上干了几天后,说啥也不回去了,非等上级任命方可。

  有一很有前途的干部,因为超生妨碍了提拔。妻子抱着他的头大哭,说:“只要不影响提拔,我马上就办离婚手续,说这个两个孩子不是你的。”

青年杂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