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陆将是吸毒者比率最高的国家

2002-05-19 06:4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约100年以前,大清王朝据说曾经有一亿抽鸦片者,中共于1949年夺取大陆政权后,在短短数年间就根除了鸦片使用和种植。但是,随着中共放松对大陆经济和社会的控制,大陆民众开始在很多方面可以自己作主,对很多人来说,最大的诱惑也是大陆最大的禁忌:毒品。

时代周刊亚洲版15日文章说,独立消息估计,在当今的大陆大约有7-12百万毒品使用者,虽然同美国每百人吸毒者比率相比,仍然算底的,但是,吸毒者的人数每年都在上升,如果这一趋势不控制的话,在未来5年中,在世界上主要经济体中,大陆将是每百人吸毒者比率最高的国家。据大陆中央政府的材料,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吸毒者年龄在35岁以下。

在上海的高级俱乐部,以前年轻人使用的是摇头丸,如今,摇头丸已经过时,对他们最有吸引力的是从鸦片中提炼出来的海洛因,百分之七十的吸毒者使用的是海洛因。大陆这些吸毒者称之为中国白粉(China White)。

1990年代,随着泰国对毒品的打击加强,大陆这个输送毒品的管道变得更加关键,如今金三角的毒品有至少一半是通过云南、广西、广东进入沿海转运站的。以前,大部分都只是从大陆过境,但是,现在,大陆官员说,至少百分之二十五的海洛因在大陆境内被大陆的吸毒消费,比5年前增加了百分之十。

例如,甘肃是大陆最贫困的一个省,而伴随严重沙漠化而来的漫漫黄沙正在迅速的吞食农民有限的耕地,穆斯林少数族居住的东巷(音译,Dongxiang)于是只能从古老的传统中寻找生存:种植鸦片。在1990年代东巷的穆斯林到西南的云南等地同当年的鸦片种植者和交易者联系上,开始了鸦片的种植。

大陆一直不原因承认境内有人种植鸦片。大陆的反毒品官员仍然习惯于提醒西方人在历史上对造成大陆人吸毒成瘾的作用。大陆的报刊也指责缅甸人引诱大陆青年吸毒。以前大陆的鸦片种植大多在云南和广西,但是从1990年代,开始蔓延到贫困而落后的西北。

时代周刊亚洲版说,在东巷,当地的穆斯林持着AK-47冲锋枪守卫鸦片地,2001年至少有十几位便衣警察在同东巷的鸦片种植者冲突中死亡。而很多时候,当地警察同鸦片种植者串通一气,从种植者的利润中分成。虽然中共中央政府在最近的扫毒中重点打击甘肃的毒品,9000美元的贿赂仍然可以将一个本来可以被判处死刑的毒品走私者免除死刑。兰州一名自传通过贿赂而免被判刑的毒品走私者说,“在大陆,只要有钱,没有什么逃脱不了的,包括死。”

周刊说,2001年大陆云南有13,700人被以毒品有关的罪名逮捕。在甘肃的一些乡村,一些毒品窝点被称为“寡妇村”,因为那里所有的男子都因为同毒品有关而被捕或者被处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