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性病报告

2002-03-08 03:3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虽然社会大众的注意力都被艾滋病这种绝症所吸引,但艾滋病人的数目若跟其他性病的流行程度比较起来,则又成为小巫见大巫。3月,全国性病疫情会议即将在贵州召开,届时,2001年中国性病报告数字将正式公布。公布的数字与实际的性病发病数一般有大约20倍左右的差距--中国性病麻风病控制中心龚向东说,“估计起码要有1000万例以上”。


  其他性病虽然不受重视,这可以从媒体舆论和大众话题中得以证明,但梅毒、淋病一类的性病却很可能造成远较艾滋病更广的社会灾情。

  在江苏,这种社会灾情更多体现在连续几年的排名第一:长江三角洲是我国发病率最高地区,而江苏省感染性病的个案数字始终居全国首位。另一个可能是巧合的事实是,中国性病的权威官方机构中国性病麻风病控制中心也在江苏南京市。

  在美国,每出现一个艾滋病例,相对就有300例其他性病新病人出现。在中国,这样的比例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官方说法。在感染性病的总人口当中,2/3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据估计,性活跃的美国人当中约有一半迟早会感染性病。

  在中国,如何解决性活跃人口的问题也一直是争论焦点。

  春节前后,中国首部关于青春期性教育的系列教材近日在哈尔滨正式出版。为此,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中学和大、中专院校的健康教育教师、校长必须人手一册。而学生则“可作为课外读物”。

  据介绍,这本教材针对初中、高中、大学等不同年龄段的青春期青少年。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夏国美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性教育问题仅从名称上就可以反映出许多问题:我们的性教育一概叫做青春期教育,任何问题都可以包括在青春期教育内容中,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就叫做“性教育”呢?

  就在人们还在为这些问题思考不清时,我们的中学生们不断表现出对性知识的渴求。而比他们更高一阶段的大学生们,在大学里仍然遇到与中学生一样的困惑。教育制度和施教者面对这种性的社会现实,显得十分困窘。

  更为困窘的是公共政策的执行者,他们面对的不仅是中学生、大学生,还有那些性病源头的制造与传播者:卖淫者和嫖娼者。这个群体的存在,对我国道德基础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承认“性产业”的现实是匪夷所思的,而与之相关的安全套的社会市场化等一系列问题都显得有些遥远。但最值得关注的仍然是,中国性病疫情蔓延的事实。

  江苏的“性”困惑-一个城市的“性”和“性病”问题调查

  根据江苏省性学会有关人士提供的《性病情况简报》显示,“2000年底江苏省的性病发生率为140.7/10万,高居全国首位”。这是一个让多数人都很困惑的结论。

  记者接触到的几位江苏卫生部门官员反映,江苏的“性病高发”与该省疫情监控系统的健全有关。但从江苏省人大代表连续数年关于《整顿净化性病医疗市场》的提案来看,问题显然并非如此简单。更可能的原因是,“性病医疗市场”、“性产业”、“性态度”之间错综混乱的因果关系构成了这个简单结论后面的特殊背景。

  从这样一个截面上去观望,江苏的“性”和“性病高发”问题很“中国化”

  在南京的福建人

  记者在南京的几天都下着小雨,车行驶过的路段拥塞的地方不多,因为人群、车流的节奏比较缓慢。多数南京人让人感觉一直是在慢条斯里地生活,上下班、泡茶馆、请客吃饭,很难出现一些节外生枝的意外情节。一个人如果没有欲望,就不会到处迁徙,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欲望,就不会变化莫测。南京给人的印象古老而平静。

  据说,许多喜好迁徙的外地人因此来到南京,是来开发这个城市的欲望。经营“性病治疗”生意的福建人是其中很大一支。甲医院是南京市一所综合性医院,下属三个分院,老板陈经文(化名)是90年代初来南京开发地盘的福建莆田人。和在江苏的多数福建人一样,陈起家时的所有家底是再寒伧不过的一间“性病专家门诊”。不过,这家现在已经有了三幢颇具规模的门诊大楼,上百名医护人员的甲医院在报纸和电视上露面的广告仍然是“主治泌尿系统疾病”。据称,由于省政协委员“‘性病广告’严重影响江苏省形象”的呼吁,去年底,江苏省卫生厅开始全面封杀“性病广告”。而2月27日记者翻看南京的三家报纸,许多版面的70%都被“泌尿系统疾病”的广告占据。

  一知情人告诉记者,生意上陈经文的出手很大,每月该医院光南京市内各类媒体的广告投入量就在万元以上。

  在该医院拥挤的皮肤病门诊里,记者见到了从高邮市赶到南京来看病的患者宋斌(化名),四肢细得如同麻秆,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上面吊着正在打盐水的药瓶。宋告诉记者,他是在高邮跑运输的,一次去兴化接货时“叫小姐”得了这种病。听说高邮那边福建过来的骗子游医很多,又看到当地电视台上有甲医院的广告,就到南京来治,“得这种病的一般都不会在本地治”。宋说,正在挂的这瓶药要200元,他已经来了三次,还要两个疗程,“病,感觉好些了”。

  记者拨通了正在上海出差的陈经文手机,采访主题是要“写一本书介绍在全国各地做生意的福建人”,但谈到“性病治疗”这一块,陈显得异常谨慎。

  在江苏经营性病市场的福建人之间彼此都认识,但有“谁的生意做得大,谁在这一群体中越有号召力”一说。南京没有谁不认识陈经文,比较夸张的描述是“陈开大奔,有保镖”,而陈在圈内做过最有影响的一件事是用了7天时间拿下了三个政府指定的皮肤性病专业防治机构,据说陈的生意也是通过这次做大的。

  相比较,另一个福建人陈祥虎(化名)算不上大老板,他的私车是一辆“凌志300”。最初也在南京发展的陈祥虎在圈子里被人称作“阿虎”,现在生意已经做到了常州、常熟、昆山这些江苏城市。对记者提出的绝大部分问题,陈基本都拒绝回答,理由是:“我们也很难,连名片都不好意思发,再说,我只不过是小打小闹,要说的话,你去找陈经文,他是大老板。”电话里,陈祥虎向记者介绍了在全国各地从事“性病治疗”生意的三大帮派:福建的“莆田派”、广东客家的“梅州派”和“山西派”,“不过,在南京,我们福建人最多,大概有一两百人”。

  多数情况下,异地谋生的福建人之间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定,像“讨媳妇只找老家的姑娘”,“生意上各发各财,互不拆台”。据说,这些莆田人的生活作风很检点,生意上需要有专门的开支打点一些地方卫生部门的官员,去“夜总会”等场所消费时,自己只作场面应酬,绝不涉足于这种性交易。陈说:“出来闯荡不容易,因为这个而栽了跟头就不值了。”

  也有避免不了的生意冲突。2000年5月,两个福建人陈海和林业文(均为化名)承包的皮肤病诊所开到了一块,大约相隔百米的距离。当一家在电线杆上粘贴的性病广告把另一家的广告覆盖后,相安无事的局面发生了改变。数次言辞的争执后,14日下午,陈雇人在林出门的时候下手把林干掉,然而刀直接刺进了和林一同出门的胞弟林业武(化名)的肝脏部位,林弟当场死亡。事后,凶手被擒获,而雇凶杀人的陈海一直在逃,南通警方刑侦大队以“仍有案犯在逃”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任何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他们只是福建人里面的小角色,他们势力如何完全要看背后的老板有多大。”江苏省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蒋辽远跟记者叙述此事时说。

  在南京的街头里巷,记者并没有看到像许多城市里“牛皮癣”泛滥的情况,也没有见到个体性质的“性病”诊所。向南京警方了解的情况是,2000年12月25日,南京卫生部门联同警方出动577人对南京市13个区县的游医进行集中打击,分布于各个城郊结合部的175个游医窝点被取缔。而事后发现,所有被查获的个体游医都来自河南,没有一个福建人。

  “对福建人来说,这种方式太低级了!仅凭一次突袭式的打击活动已经很难动摇他们的生意。”蒋辽远向记者描述了福建人在江苏经营的版图网络,“以南京为中心,向北进入江都、泰州、盐城、淮阴直到连云港,向南打入丹阳、锡山、常熟、太仓、昆山、吴县。”

  从这样的网络图看,福建人发展生意的地方无一不是江苏省“性病”重灾区。在“性病”吸引了“治疗性病”生意这一最为简单的直线逻辑外,还没有更清晰的因果关联将“性病”和“游医”划上等号。但个体游医对暴利的追逐导致了性病诊疗市场的混乱,从而带来了对性病的误诊、错诊以及对疫情的误报、重报,都已经清楚地成为单纯性产业以外“性病元素”。

《三联生活周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