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南微子:该不该回国?且看中国知识分子的第三波“冲动”

2002-02-12 19:3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报道专稿】读了BC网友的精彩之作《请你为我选择:三谈留学生该不该回国》(博-讯新闻每日精华,02月6日),禁不住也想就这个问题谈谈看法。

  过去一个世纪里,中国的知识分子曾经有过两波冲动:三四十年代的“奔向延安”是第一波冲动,第二波是五十年代初的“海外回归”。如果不算前些年的零星小股紊流,今天据说正在掀起的“冲动”该是第三波了。

        一、往事不堪回首

  第一波冲动,发生在日本加紧侵华、举国救亡图存时候。中共高举民族民主革命的大旗,自然比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国民党占了先着,赢了得民心。当时数量不多的中国知识阶层中,有相当一部份便投奔延安。第二波冲动是在中共把国民党赶出大陆、民望最高的时候。立国之初百废待兴,加之以“振兴中华”相召唤,自然吸引了大批海外知识精英回归,共享盛举。

  这两波冲动中,中国知识分子都把国家的自由、民主、人权和繁荣的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可是中共执政以后,食言而肥,倒行逆施,为非作歹,中国的自由、民主和人权反比国民党统治时代还糟得多,敢于在中国最神圣的地方──天安门广场──用机枪坦克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镇压爱国民主运动。严禁任何独立于中共之外的党派组织,逮捕关压大批不同政见者,连只为休身养性的法轮功练习者也要施以令人发指的酷刑。半个多世纪里,中国人民所受的种种苦难,远比历史上包括异族侵略在内的任何时期都多。光饿死、整死、冤死的人至少在八千万以上。真实的人均国民产值,至今还远远落在地球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后面。

  这第一、二波冲动的结果,对参加者个人来说,也是十分可悲的。除了少数蜕变为与中共同流合污、助桀为虐而鸡犬升天者外,绝大多数人则吃尽了苦头,被迫忍气吞声,得过且过。那些不顾个人安危,敢于为民请命的,则都被整得死去活来。如王实味、储安平、王若望们,即使不被整死,也只得亡命海外、客死他乡。

  与此相反,台湾的国民党却终于在美国的与影响下痛改前非,开放民主,保障人权,繁荣经济,让人民安居乐业,使台湾一跃而成为除日本以外东方最发达的地区,引来世人刮目相看,真正提高了中国人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这是一个历史的 大玩笑,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回顾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没有西安事变,张学良不去逼蒋抗日,而是遵命剿共到底,蒋介石的“先安内”成功,中国将会如何?五四以来中国知识界分别以郭沫若和胡适为代表的方向和道路,究竟谁是谁非?

        二、第三波“冲动”:应者寥寥

  当此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际,中共又在鼓动如簧之舌,企图掀起新一波的“回归运动”,吸引海外的留学人员回归。无论海内外中共喉舌以及常闭着眼睛照搬其宣传的海外糊涂媒体怎么吹嘘,事实是这所谓第三波“冲动”应者寥寥,远不如前两波那么踊跃。中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大多数留学人员不肯回国是怕回国后待遇低,条件差。于是为留学人员“开小灶”,开辟留学生创业园区,用优惠
政策、超国民待遇来吸引他们。

  其实只要看看前两波的情形就够了。三四十年代“奔向延安”,是延安待遇条件比国统区好么?五十年代初回归祖国,是当时中国的待遇条件比外国好么?那时开过小灶,搞过优惠、超国民待遇么?笔者有一位忘年交是五十年代归侨,他本是一位在美国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中学校长,一家四口已有一栋三层洋房、四辆小车。为了建设百废待兴的祖国,卖掉了房子车子和全部家当,放弃了中产阶级生活也在所不惜。回国以后,在一家出版机构任编辑,收入还不及国外的十分之一。当年这种情况相当多,就连李志绥先生也差一点要拿供给制。

  我以为今天回归不多的真正原因,首先要从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和特点来分析。我们留学人员中,可以说许多人有着经天纬地的才干,有治国平天下的抱负,有振 兴中华的爱国情怀,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高度社会责任感,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铮铮铁骨,有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的君子之风。这样的留学人员,需要有充份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政治环境。没有新闻自由、言论出版自由、集会游行自由、组织独立党派民主选举议政参政执政的自由。没有这样的自由,他们经天纬地的才干如何发挥?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如何实现?这才是许多留学人员现时不愿立即回国的真正原因所在。

  在中共眼里,我们是富贵可淫、贫贱可移、威武可屈的一群,所以它才得意洋洋地采取物质利诱的办法,来吸引我们。这是缘木求鱼、守株待兔,更是对吾辈留学人员的侮辱。

  其次,也是吸取了前两波的教训:-指望中共,希望落空,于是我们变得理智起来了,以免再次像我们的祖、父辈那样希望落空。

  当然,海外留学人员各自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我们中间贪图金钱和高生活享受的人也是有的。这部份人可能会被“开小灶”、优惠政策、不公平的超国民待遇所吸引。也有一些善忘者不知吸取前两波的教训,仍然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第三种则属于反正在海外混得不顺、正好趁机回国捞一票的一类。

三、第三波“冲动”的可能结果。

  “现在回去,会有什么结果?”恐怕是留学人员普遍想过的问题。在现有的体制、国情下,让我们来看看下面几种可能:


   (1)国富民强,中国大陆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现今阻挡中国前进的最大障碍是专制极权制度。首先,这种靠暴力维持的国家恐怖主义制度,具有鲜明的反和平、反民主和反人权的倾向,与当今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驰,不得人心,失道寡助。其次,愈有见地和才华的知识分子,往往愈有独立性,愈要坚持真理。专制统治下没有自由意志、自由思想、自由竞争的条件,就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再者,没有民主监督,贪污腐败挥霍浪费,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所以民怨沸腾,劳动者没有积极性。有此三者,要想赶超世界,国富民强,不过痴人说梦尔。

  (2)缓慢爬行,过渡到弱势的资本主义?尚有可能。在以太子党及其喽罗们为主体的买办官僚极权体制垄断下,通过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有可能加速私有化的进程,从封建社会主义过渡到资本社会主义。但是官僚买办集团和外来资本相结合的资本主义,只能是一种弱势的资本主义。此点笔者在《巩固发展国际反恐联盟,开创人类和平、民主和人权全面胜利的新时代!》一文中第四部份(见大参考总2002.01.04及2002年1月16日的“看中国”网站secretchina.com)已有分析,不再赘述。最近曝光的众多大陆丑闻,如中国各大银行系统坏帐远大于海外媒体登载的中共官方数字,大陆百姓手中存款单的数字里超过三分之一根本已经作废;中国向俄罗斯购买两艘“现代级”驱逐舰被敲诈八亿美元、贪污逾亿,江泽民座机花去一亿两千万美元。其中光装修费用就虚报两千万美元;各种豆腐渣、豆腐化工程造成中国百姓生命和财产的重大损失;武汉市妨碍防洪的房屋非法建起又拆除,不知又浪费多少。这都说明了中国官僚买办管理体制是多么贪婪、腐败和无能!大陆劳动者辛苦创造的财富,经得起这样的偷盗和浪费么?这证明本人有关大陆弱势资本主义的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

   (3)留学人员个人又会如何呢?回归以后也许情况和第一、二波有所不同。

  今天的回归人员不会象前两波那样傻到放弃绿卡或外国国籍而回国。鉴于中共 尚未公开撕毁其“来去自由”的承诺,可能部份正直的回归人员,会感到自己的才干抱负难以施展,无用武之地;自己的辛苦创造,还填不满腐败官僚的贪婪欲壑;面对当权者无法无天,欺压百姓等种种社会不公正现象气得吐血,最后因感无力回天而悄然离去。但愿他们不要像王实味、储安平、王若望那样成为阶下囚。

  另有部份单为了赚钱,对人间其余一切已经麻木,可悲,也挺可怜的。不管社会已经如何乌烟瘴气,他们会寻求种种方法去适应,也许可以来一个“适者生存”,发点小财,在大陆城乡平民面前充充“老板”“富婆”过把瘾而已。

  当然,其中卑鄙者也许会和吴征、杨澜那样同流合污,哄骗大陆官员和百姓,去充当“申奥大使”之类的官僚买办统治者的马前卒,甚至诬蔑揭露他(她)们假文凭、假资历的人为“反共分子”,公然以中共的“盖世太保”自居。

  BC网友问到:请你为我选择,“该不该回国”?其实在我看来,绝大多数海外学人早已自己作了回答。除非中共改弦易辙,全面开放民主,开放报禁党禁,彻底保障人权,不只搞点捉放游戏和乡镇假选举来蒙骗世人,他们对这番很吴征、特杨澜的所谓第三波“冲动”,还会坚持“说不”下去。

寄自美国
([email protected])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