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八个部门为何管不好一头猪?

2002-02-08 20:1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有关部门检测显示,目前北京市场上23%的猪肉和猪肝制品含有“瘦肉精”。在前不久召开的北京市政协九届五次全会上,一位委员质疑:一头猪从养殖到走上百姓餐桌,要经过动检、质检、卫生、工商等多道关口,为什么就换不回一个猪肉“安全”?

  近日,记者追踪了一头猪从生产到上市的全过程,发现每个环节都存在安全漏洞。

  猪场场长:用不用“瘦肉精”只能靠自觉

  生猪养殖:猪肉源头。涉及管理部门:动检、质检。

  北京市大兴区榆垡镇南各乡养猪场有6000多头猪,是全区规模最大的猪场。记者进场时经过了层层“安检”:先是汽车经过一个装有生石灰的消毒池,然后记者站在一块铺有麸子和药料的地上,经过3分钟的消毒。养猪场场长崔会青说:“现在各种各样的猪病太多,防不胜防,我们自己进场也得这样。”

  猪场的安全防疫由哪些部门管理呢?崔会青说,打交道的主要是镇兽医检疫站,质检部门也有权来检查,但真正的管理很难实行,因为猪场是全封闭管理,检疫人员就算来了也进不了猪场。但每次生猪出栏时检疫人员肯定会来,按一头猪2元钱,开具检疫证明。

  “检疫员用什么方式检疫呢?”

  “目测。一般猪有什么毛病基本都能看出来,要么走路不稳,要么器官异常,仔细看,大部分毛病还是能看出来。”

  “像饲料中添加‘瘦肉精’能查出来吗?”

  “那不可能。就是区检疫站也没那个技术能力。市局倒是可以,但检测费太高,一次好像要3000元左右,去年市局只查过一次。这个事现在指望外界监督根本不行,只能靠自觉。”

  当地检疫站专职猪肉检疫员刘桂岭告诉记者:作为猪肉安全的第一道关口,他们的岗位职责确实重要,但现在面临的问题太多,如工资是靠自收自支、收入极不稳定等,这就很难保证基层防疫工作中不出现违反职业道德、玩忽职守等情况。

  私人养猪户:“我就是兽医和检疫员”

  家庭养猪:占据北京生猪市场相当大比例。涉及管理部门:不详。

  西张华村是大兴区有名的“养猪专业村”。全村100多户几乎家家养猪,少则十来头,多则上百头,村路口还竖着一块写有“养猪协会”的牌子。

  记者在村头与养猪大户戴树春等人聊了起来。

  “你们养这么多猪卖给谁?”

  “猪贩子呗。哪儿的都有,北京、河北、天津,连上海的车都过来拉,谁到村里来收就卖给谁。肉联厂给的价钱高,可人家不收咱们的。”

“猪卖出去之前要检疫员来检查吗?”

  在场的几个养猪户哄堂大笑,七嘴八舌地说:“谁指望那个,我家养猪,我就是兽医和检疫员。”

  “没有检疫证明,猪不是不能运走和屠宰吗?”

  “来这儿收猪的,哪有运不走、卖不掉的。人家都是老客户了,成天开车进村收购,不要任何检疫手续。他们凭什么本事通过公路检疫站,我们就不知道了。检疫站的人倒是到村口来了几次,都被我们骂走了。他们一来,我们的猪卖给谁?后来就不来了。”

  “猪要是病了怎么办?”

  “治呗。治好了当好猪卖,治不好当坏猪卖,一分价钱一分货,总之都得卖出去,不然得赔死。上个月我的一头猪怎么治都站不起来,最后只卖了100块钱。猪贩子都把残猪、破猪价钱压得低低的。”戴树春说。

  “那死猪怎么办?”几个养猪户互相看了看,闭了嘴不再回答。

  离开西张华村时,戴树春对着记者的背影甩过一句话:“反正你们城里人是吃不上好肉的,就闭着眼睛吃吧!”

  屠宰厂:解决一头猪只需两分钟

  国家规定:生猪出栏后必须进行定点屠宰。涉及部门:动检、质检、卫生、商委专业执法队。

  在北京大兴区的两个合法定点屠宰厂,记者看到两种完全不同的景象。

  北京中瑞食品有限公司拥有现代化的屠宰厂,这里的工人统一着装,成套设备整洁划一,地面和作业台面一尘不染。公司总经理雒国志说,厂里有8个检疫人员负责宰前的复检和宰后检疫,成品猪肉最后还要经过质检、卫生部门的检验,合格后才能进入市场。

  而另一家相距不远的惠民达生猪屠宰厂,只有一排简陋的红砖房,屠宰器械血迹斑斑,作业台上布满了杂碎肉,紧邻作业车间的一条地沟腐物成堆,厂外的一条脏水沟臭气熏天。一名并无戒心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一头猪两分钟就可以解决。”

  “那检疫怎么搞呢?”“这个,按规定好像是有专人管的。我们出去的(猪肉)都有(检疫)章。”

  据了解,北京市商委设有一支专门的执法队伍,负责定点屠宰厂的日常管理。但对于出现问题的厂家,他们并没有摘牌权,只能处以一定数额的罚款或建议当地相关部门处理。而一些区县出于地方利益的考虑,尽可能地“保护”本地小屠宰厂的生存和利益。

  北京市商业法规监督检查办公室主任王虹说,北京现有69家定点屠宰厂,其中具有产、供、销一条龙作业的定点厂只有10多家,大部分屠宰厂是“托屠代宰”,不管运来什么猪,一律照宰不误,然后让猪贩子运走了事。

  

  记者还了解到,按照有关规定,外地猪本应是活体进京,但由于管理体制没有理顺,现在每天都有大批成品猪肉进北京,占了北京猪肉市场的2/3以上,猪肉质量很难保证。

  集贸市场:能否把住最后一关

  集贸市场:猪肉流通地。涉及部门:工商、动检、质检、卫生、市场管理处。

  在南各庄乡采访时正赶上当地的大集,几个猪肉摊贩向记者讲了大体相同的猪肉“安全检查程序”:检疫部门按每头猪15元的标准用“目测法”检疫盖章,工商部门也照此法复检并收取4元的摊位费,然后就可以放心地出售了。

  记者问:“除了有病的猪肉,注水肉他们管吗?”“这个不会吃出什么问题,一般不管。不过我们这乡里乡亲的,基本不这么做。”“那市场对你们的猪肉来源有要求吗?”“这个也不管,只要没病就行。”

  市场检疫人员对此的解释是:要求从定点屠宰厂进货不现实。以前管过一次,结果市场上没卖肉的了。

  “小市场”如此,“大市场”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在北京赫赫有名的大钟寺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总经理马玉森说:“大钟寺市场的交易额在北京名列第一,目前每天销售猪肉7.5万公斤。”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里的猪肉除了被检疫、工商、质检、卫生等部门经常检查或抽查外,还多了市场主办管理部门复检这道环节。水产肉类交易大厅经理靳永利说:“仅这个大厅就有复检员10名,他们每天凌晨2点半上班,对进入大厅交易的猪肉进行复检,内容主要包括票据、胴体章、含水量、病死猪肉等问题。”

  市场管理人员秦举来同时也是市场猪肉类复检员,他说,他们要求摊贩必须从定点屠宰厂进货,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检查猪身上有没有检疫章和屠宰厂的印章,因此猪肉出现问题的可能性不大。记者问如果屠宰厂出来印章齐全的猪肉本身有问题,市场检验出来的可能性大不大时,他摇了摇头说:“那责任就不是我们的了。”

  负责大钟寺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管理的北下关工商所的纪亚军说:“目前困扰工商部门的是,我们不具备技术手段,只能凭经验检查,发现问题后要请食品检验、动物检疫等部门进行检测。比如查注水肉,从取样到出检测报告,至少一个星期,这个过程太麻烦,时间耗不起。”

  经过几天的追踪采访,记者了解到,从生猪生产到猪肉上市,这一过程涉及农委、商委、动检、质检、卫生、工商等6个部门和一个市场管理处,如果猪肉进入肉食厂进行加工,还要经过轻工部门一关。按照现行的有关规定,对猪肉安全负有主要职责的集中在动检、商委、卫生、质检和工商等几个部门。

一关也好,八关也罢,老百姓企盼的是:能尽快吃上真正放心的猪肉。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