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陪聊陪玩陪唱歌 京城一些大学生公开“陪类兼职”

2002-02-04 18:1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北京某外国语学院读大三的小王决定留京打工,一张“招人伴游”的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一留心,周围类似的广告还真不少:“陪聊”、“陪玩”、“陪唱歌”,报酬都相当诱人。
  “陪类兼职”到底是做什么?近日,记者对陪类市场进行了调查。

  每小时酬金200元

  记者看到,花样繁多的各种陪类兼职开出的条件个个诱人。如记者在某师范大学看到的广告是这样写的:“老板欲聘一文科女生业余时间共谈人生,每小时酬金200元,有意者面谈……”又如某女生宿舍前的一则广告上写着:“某成功男士急聘一名会游泳的大学生做陪伴,待遇从优,只要我满意了,也会让你满意。”

  此外,还有招聘大学生陪考试、陪唱歌、陪出游、陪看电影等等,报酬都十分诱人。

  “找伴的不是老板就是款爷”

  记者随意找了一家招聘广告上的中介所,假称有一师妹要找类似的工作,打听一下情况。小老板一听有女大学生愿做,当即要她前来面谈,并直言不讳地说:“到我这里来找伴儿的,不是老板就是款爷。他们现在也讲‘品位’了,一开口至少是本科生,还要求是名校的。据说他们之间还互相攀比,看谁的伴儿学历高、条顺(身材好)盘靓(面孔好看)!他们自己没多少文化,找大学生主要想找找感觉,潇洒潇洒罢了!”

  条件不高大胆就行

  当记者问及对女生的招聘条件高不高时,小老板连声说:“不高不高,只要大胆、性格开朗、长相过得去、口才好就行,有一技之长就更好了。反正不同的条件会有不同的价钱。上次有个我介绍的女生说那老板一见面就先给她1000元见面费呢!”

  “工作会不会很累?”

  “只要被相中,工作就跟玩一样,很轻松,钱可不少呢!”

  “做这种工作安全怎么保证呢?”

  “这个嘛,要靠你自己去把握。我这儿就是给你们牵个线,收点中介费糊口。你们自己看好了,剩下的事我可管不了!”

  据小老板讲,他的客户大多对女生的相貌比较在意,少数陪类兼职者最终也的确变成了“大款”包养的“二奶”。

  做兼职的大学生心情各异

  在小王的介绍下,记者联系上了几个做陪类兼职的在校大学生。

  学外语的小刘正在为一个私企老板做“陪聊”,她工作的具体时间、地点都由老板随意决定,临时通知。说起自己的兼职工作,她有些脸红说:“我都不敢跟家人、朋友说我在做这种工作,觉得见不得人。”

  “那和他在一起时,你都陪他聊些什么内容?”

  “刚开始的时候比较随意,聊聊生活、感情、社会现状什么的。反正让他高兴就行。后来他就有意无意地找一些刺激性的话题来和我聊,遇到这种情况,我只能找个借口赶紧溜掉。”

  “那他怎么给你报酬呢?”

  “每次临走的时候他都会给我一个信封,里面装着我这次工作的报酬。说实在的,从他手中接钱的时候我总有一种犯罪的感觉。要不是家里比较困难,我才不会做这种工作。”

  学中文的小李和小刘的观点完全不同。小李给一位未婚白领男士做“陪玩”已经一年多了,“我现在已经习惯这种工作了,既玩好了,也轻松地挣到钱了,还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大哥哥。我们之间有着真诚的友谊,关系融洽,彼此信任,他还能教我很多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

  据小李讲,她基本上每周末都和那名男士在一起,去酒吧坐坐或去蹦迪,偶尔也会在其他时间一起去旅游、运动或散步,挺开心的。

  据调查,在女生较多的文科院系,周末豪华轿车接送在校女生并非个别,其中不乏从事陪类兼职者,这在班级、宿舍内部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