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5个女人一年“嫁”了7次 母女姐妹结伙骗婚

2001-11-30 00:3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今年9月中旬的一天,梅州市大埔县光德镇雷丰村的大龄未婚男子刘某喜上眉梢,因为一个初蕾绽放的女子将偕同“母亲”、“阿姨”和媒婆等一行人来看彩礼,只要把早先预定的7000元现金交付对方,新娘就会与新郎登记结婚。

女孩如约而至,不过,她长得实在太稚嫩了,一点都不像身份证上的人,刘某心里很不踏实,特别是大埔县出现多宗骗婚案后,县公安局、派出所早就发出通告要求大家谨慎结婚,小心送聘金,于是刘某多了个心眼。他马上把疑虑报告给光德派出所,派出所立即赶到“新郎”家。 哇,那个“阿姨”正是大埔县公安机关要缉拿的骗婚嫌疑人--廖小珍! 原来这一次,财迷心窍的廖小珍把自己那19岁的女儿张某也推出来当“新娘”了,自己则当起了“阿姨”,另一同伙彭海珍扮成“母亲”。 经过大埔县公安局查实,不到一年时间内,5个女人在大埔一共“嫁”了7次,从中捞取了大批不义之财。 凑够了彩礼不见了新娘

40岁的田某是大埔县高陂镇渡头村人,兄弟七人,他排第四。兄弟都娶妻生子外出打工,唯独老实巴交的他和老母守在家中种田。这些年,他多次相亲屡告失败,眼看步入中年,家里人都急着把他的婚事“搞掂”。 今年1月,经亲戚廖某、彭利珍“夫妇”撮合,田某在梅州一出租房与梁芬认识,女方“一见钟情”,娶妻心切的田某马上付给梁“面花钱”。田某的兄弟闻讯,凑足12000元帮田办婚事。聘金、介绍费、车费、红包等“一条龙”费用近万元交割完,梁芬即拿着“婚姻状况证明书”来到田家。田家大宴宾朋,然后田某和梁芬领取了正式结婚证书。 出乎意料的是,在办完结婚登记的回家路上,梁芬赖着要回梅州娘家,并留下了传呼机号码。事后,梁芬又来电推三阻四,借口不回渡头村。无奈的田某只好手持结婚证,走遍梅州各个角落寻找“妻子”,但“妻子”杳无踪迹。后来,梅州民政部门证明梁芬的“婚姻状况证明书”是假证件,而妇联也查实,梁已结婚,有两个小孩,田恍然大悟,真是欲哭无泪。 尝到了甜头大胆“闯江湖”

其实“彭利珍”的真名是廖小珍,所谓“梁芬”则是她的叶某梅。 廖小珍为兴宁市新圩镇曹田村人,37岁。她17岁时嫁到五华,与“丈夫”未领结婚证便生了三个孩子,由于“丈夫”喝酒打牌,夫妻同床异梦,她常常离开“丈夫”到外边赚钱。去年7月,廖小珍的“丈夫”和大儿子因赌“六合彩”被抓,她决定出外打工养家糊口。 廖小珍辗转到梅城,认识了卖猪肉的廖某,她添枝加叶大诉苦难家史之后,对方惺惺相惜,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本来,廖小珍只想从廖某身上弄点钱花,但戏还是做得挺“真”,她在黑市买了一张假身份证,然后又搞了假结婚证明,双双成了“夫妻”。当然,廖某在廖小珍身上没少花钱,他一直以为眼前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妻子”就是真老婆呢。 廖小珍“嫁”给廖某后,尝到了甜头,于是大胆“闯江湖”,她在出租屋周围物色纠合了郭秋英、彭海珍、彭海珍的妹妹彭某珍及其女叶某梅,以捞钱为目的,骗婚为手段,目标则对准大龄单身男子。 去年9月,廖小珍把“丈夫”的堂兄介绍给了彭海珍,彭海珍见自己与对方不般配,便把郭秋英送到男人面前。郭谎称丧夫急于找个倚靠,男人相信,郭便用假身份证与廖某堂兄“闪电”结婚。婚后不到10天,郭拿走8000元彩礼后,借回娘家伺机脱逃。 今年3月,廖小珍又把“丈夫”邻村的吴某介绍给彭海珍,彭海珍扬着一张40多岁的老脸亲自登场,依然使用假身份证,依然谎称丈夫死了,饥不择食的吴某拿9000元给了彭,双方结婚。至彭被抓进牢房时,吴某还不清楚结了一场假婚。

后来,彭海珍又把妹妹彭某珍、女儿叶某梅推出去“嫁人”,而廖小珍则以牵线人的身份左右周旋,事毕,坐地分赃,“新娘”潜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