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黄赌毒全齐 小小科长狂敛钱财500万

2001-11-22 06: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身为公安局治安科科长,不保一方平安,却利用手中的职权,大肆敲诈勒索,几年之内,竟聚敛钱财近500万元,其手段之卑劣、心念之贪婪在国内官场并非罕见……

  11月1日,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大石桥市公安局治安科科长戴岩一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戴岩以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非法经营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全部财产,罚金60万元。轰动全省的“黑警”戴岩一案,从此划上了句号。

  然而,“黑警”戴岩给人们心中留下的思索却远远不能终止。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戴岩为何堕落至此?从一个执法者沦为阶下囚,他的“黑嘴脸”又是怎样显现出来的呢?

  查“黑”

  “戴岩太黑!”早在去年三四月间,营口市一些市民的议论就引起了营口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铁鹰对大石桥市公安局治安科科长戴岩的注意,但此时,戴岩的“黑”在刘铁鹰的心中还是比较模糊的。直到去年5月初,一封举报信摆在了刘铁鹰的面前:戴岩在大石桥市某酒店吃“干股”(不投资,只分红),酒店老板有口难言……刘铁鹰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刘铁鹰向检察长王友三作了汇报并征得同意后,便立即把反贪局侦查处处长找来布置:秘查戴岩。

  初查的结果是,戴岩果然挺“黑”,但具体情节仍然不清晰:戴岩有块假的“劳力士”手表,卖给别人20余万元,那人事后得知此表只值七八千元,气得一下子把表摔了;戴岩常圈拢一些有钱人打麻将,他从中“抽头”,有一次他张罗“局儿”,有一人不愿来,说正在“局儿”上下不来,戴岩一生气,就派人将那场“局儿”给端了;开矿的业主想到治安科批炸药,不给戴岩上“炮”,那是没门儿;他女儿结婚,去上“炮”的都得拿1000元以上……为了把听到的情况搞清楚,侦查员们找准了举报信上提起的“酒店”这一切入口。

  侦查人员来到某酒店洗浴中心,洗浴完毕,便有意无意地同管理人员唠起来。“你这儿有‘小姐’吧?”“没有咋挣钱啊?”“那公安局不来查吗?”“查,经常查。”“那怎么办?”“想办法呗,一年让人家勒走老了,得个十万八万的。”就这样,去洗浴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的,侦查人员便和老板熟悉了,一扯到酒店经营的事儿,老板便气不打一处来,说治安科的人太贪太“黑”,但细问,老板却总不愿明说。为此,侦查人员对老板做了许多工作,最后他们亮出检察官的身份,老板思想上虽有松动,却还是不以为然:“他的各方面关系都挺硬的,你们查不了!”借着这个松动劲儿,侦查人员“乘胜追击”,终于说动老板慢慢讲出了具体情节:

  原来,1995年该酒店开业,最初只是一个餐馆,后来酒店老板又增设了客房部和桑拿洗浴服务项目,便有了“小姐”,身为大石桥市公安局治安科科长、手握娱乐场所治安和查禁卖淫嫖娼活动大权的戴岩,多次带人到酒店客房部和桑拿洗浴部进行检查。无奈,老板便托人找到戴岩,要求戴岩网开一面。没想到,戴岩提出的条件语出惊人:“能不能给我带个股?”在戴岩多次当面不谈别的、只念叨“带股”的情况下,老板夫妻一商量,咬了咬牙:把洗浴部的30%利润算他的股份算了。于是他们约了戴岩夫妻来酒店商谈,戴岩夫妻欣然前往。老板向戴妻套近乎地说:“二嫂,到我这来没事儿,洗浴部利润的30%算你的股了。”谁知戴岩却摇头不同意。老板夫妻傻了,停得片刻,咬咬牙:“那好,就算50%好了。”可戴岩仍不同意,他看着老板夫妻俩,问:“那客房部呢?客房部怎么算?”老板夫妻闻言大惊,内心煎熬了好一会儿,只得又咬咬牙:“好吧,客房部利润的50%也算是你们入的股吧。”

  这样,从第二天开始,戴岩妻子徐秋云每天都到酒店,将当天客房部和桑拿洗浴部的现金收入及账单一起捧走,然后徐秋云于每月底将当月利润的50%分给酒店。按双方约定,戴岩保证大石桥市公安局治安科今后不再到这个酒店抓“小姐”,并保证公安局的其他部门也不来抓。后来酒店的“安全”性果如其保证的一样。从1997年7月至1999年5月这近二年的时间里,戴岩夫妻共从这个酒店的“干股”中搂得了43.24万元。

  1999年5月,该酒店投入200余万元重新整修内部,并于年底重新开业,在此期间戴岩作为“股东”之一,未拿出一分钱,连看都不来看一眼。重新开业之后,老板夫妻商量好等挣回些钱再给戴岩算股份,而戴岩也没来找过他们。几个月后,戴岩突然派人到酒店将“小姐”抓到治安科,声言要罚款3万元。老板明知是戴岩做的,却无办法,只好打电话求戴岩宽松一下,而戴岩称自己在外地,老板几次找,都不见戴岩的面……

  可当干警们来到公安局时,却不见戴岩。戴岩的手机关机,办公电话无人接。为不打草惊蛇,两路人马向营口方向撤回。谁知车队刚离开,电话便打了进来:戴岩露面了。两路人马迅速赶回。事后得知,戴岩已在办公室里独自呆了一段时间,知道局纪检组的人找他,只是不知何事。一见面,干警先令戴岩交出了佩枪和电话等通讯设施,他一件一件地从衣裤口袋里向外掏东西摆在桌面上,但是一个动作没有引起人们注意,那就是当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卷皱巴巴的卫生纸时随意地说,这是擦手用的,让大家看了以后,又随意地揣进了裤兜,干警们哪里知道,那卷卫生纸里包着他刚刚用过的毒针针管和针头。

  办案人员向戴岩宣布:“我们是营口市检察院反贪局的,经查,你有经济问题,现对你执行刑事拘留。”戴岩满不在乎地说:“我没什么经济问题,有啥事儿我能说清楚。”办案人员告诉他:“有话到检察院再谈,你先把办公室钥匙交出来吧。”警方打开戴岩放在办公室里的铁皮卷柜,一捆捆得方方正正的美元赫然在目,粗略点查,4万美元。办公桌抽屉里被发现有10万元人民币现金和金条等贵重物品。

  与此同时,检察干警的另一路对戴岩家里进行了搜查。刚搜查完一楼,戴岩的妻子徐秋云回来了,检察干警们宣布对其刑事拘留,令其将家里现有的有价证券、现金、存折交出,徐秋云傻了,支支吾吾地不愿配合,待到搜查二楼时,一个精致的小金柜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警方让徐秋云交出钥匙,徐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却说不知钥匙在哪,打开一看,小金柜里的东西让人们大吃一惊:现金20多万、存折人民币90多万、美元9000多元、港币9000多元、房照4个,光金银首饰就有1斤多重。

  搜查持续了近4个小时,初步结算,扣押的钱物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警方同时收缴了两支崭新的双筒猎枪。另外,在戴岩身上和其卧室里,都搜到了毒品海洛因。

  当日,戴岩以受贿犯罪嫌疑与同案犯罪嫌疑人徐秋云被营口市检察院立案侦查,同年6月16日,二人被批准逮捕。后徐秋云被取保候审。

  审“黑”

  去年6月12日抓回戴岩夫妻那天,对这二人的审讯工作便开始了。面对眼前一些年轻的检察官,有着30多年警龄的戴岩对所提问题拒绝交待,东拉西扯地对自己的事进行辩解。徐秋云对500万元的巨额财产作了一些解释,但是所提数额相差太远。当晚7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戴岩闹着要见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过来一见戴岩,发现他打哈欠流鼻涕浑身哆嗦,忙惊问是怎么回事,戴岩答道:“我有点丢人的事,毒瘾犯了,想打一针。”经仔细查看,戴岩大腿上因扎毒针,已有10来个鸡蛋大的青紫色大包,其状让人见之心悸。由于戴岩每隔三四个小时就毒瘾发作,于是问题来了:在这种情况下审他,他就是交待了也不可信,万一他以后翻供怎么办?于是刘铁鹰及时调整了工作方案:先扫清外围,进行取证工作;同时在大石桥戒毒所请了两个大夫,订了一份戒毒计划,强制戴岩戒毒。

  两个多月后,戴岩的毒瘾基本戒掉,他的精神状态好多了,但是,在检察官们把他从毒瘾中解救出来使他又恢复了“人”样后,他仍是与检察官们在经济犯罪问题上抵赖、纠缠。起初,人们对检察官们办戴岩的案子信心不足,人们不敢作证。经过大量的工作,后来人们纷纷检举,提供了大量的物证。有了证据,戴岩的心理防线便开始崩溃了。此后他每狡辩一次,都感觉到了自己在走向失败--

  “这部分钱是哪来的?”“开饭店赚的。”“那好,我们已经将你开饭店的时间、地点、面积大小、餐桌多少以及每餐价位等都找有关当事人做了核算,与你说的数目相差太远。”“……”

  “在酒店入‘干股’是怎么回事?”“我和老板是朋友,他让我妻子帮着管账,开点工资。”“你妻子是服务公司工人,懂财务吗?管一管账就在不到两年时间开资40多万?”“……”

  渐渐地,戴岩向检察官“缴械投降”,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同时,在检察官不断向戴岩讲述各地贪官检举揭发犯罪而被免除死罪的案例后,戴岩又在同年10月下旬张开了检举之口。

  经查明,戴岩犯受贿罪,犯罪数额为78.3万元;犯贪污罪,犯罪数额为6.5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犯罪数额为341.2万元;犯非法经营罪,非法营业额为33.7万元。此外,非法持有枪支3支。

  2001年7月16日,营口市人民检察院以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非法经营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罪名,将主犯戴岩及从犯徐秋云,向营口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请求依法惩处。“黑警”戴岩终于被送上了审判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