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连年县"文明村标兵"里的非法野蛮事

2001-11-18 22:2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河北丰润县大令公庄村的上百名村民,因在1994年村委会选举中没有投上级指定“候选人”的票,有数十人被打伤、打残,多人遭非法拘禁,并因上访受到打击报复。其中,村民张凯华7年前就被村干部指令打手“往死里打”而被木棍打伤,只能挣扎着爬回家。此事件虽经中央领导批示、有关部门调查后,仍未得到彻底解决。

冤屈一晃就七年!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县大令公庄,一个距北京160公里名不见经传的村,1994年村委会选举中,百余名村民没投上级指定候选人的票,事后有数十人被打伤、打残,多人遭非法拘禁,村民到各级部门反映问题20多次无结果,反遭受了更加严厉的打击报复。1999年底新华社记者据此采写的稿件,多位中央领导作出重要批示。

但是,这个村村民反映,为了落实中央指示,省、市、县派来多个工作组,两年时间过去了,问题依然没能根本解决,有些甚至出现反弹。为此,记者再访大令公庄村。

村民:“今后的日子还咋过呀?!”

10月24日中午12时,记者刚一进村,就被闻讯赶来的群众团团围住。村民们纷纷哭诉:“省里调查组把问题查清了,到头来咱老百姓的冤屈还是没得到解决,还不敢再告了。打人‘凶手’杨金明不但没事,还升了官。杨金明的‘保护伞’更是连根毫毛也没动着。中央领导批示了都这样,今后的日子还咋过呀?”

70多岁的村民冯连泽,是一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一等残废军人,曾作战30次,多次立战功。他脱下上衣,指着满身的弹痕说:“我1949年6月入党,跟党走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却因看不惯镇村干部在选举中胡作非为而争执几句。1994年4月,我还没起床,就被村干部派来的联防队员光着身子拎到地上,头上撞了个大包,衣服都不让穿,就给拖走了。后来不但给开除党籍,撤了县残联副主席,还被送到劳教所。”

冯连泽老泪纵横,哭诉道:“去年省里工作组来了,他们给我恢复了党籍、职务,但工作组走了没几天,事情又变了,经常有人晚上往我屋子里扔‘黑砖’,吓得我好阵子晚上都猫在墙脚里睡觉。”

村民谷士金一见到记者就泣不成声:“1994年选举时他们在选票上作了记号,我找镇干部理论,他说‘村民是搅屎的棍子’。他们用手铐把我铐到村委会绑了起来,不但罚款50元,还用棍子打我,让跪在地上,把椅子套在我的脖子上,直到昏死过去。这事后,我怕杨金明他们再抓我,躲到外地几年不敢回来。省工作组来后,让村里退我这50元钱,他们却非让我写检讨‘承认’错误后才退钱。我没犯错误,凭什么写检讨,这50元钱现在也没要。”

村民谷素英1994年时还未出嫁,也因选举事件而受到牵连。不堪回首的一幕,使她与记者的对话根本无法进行。在两名亲戚的搀扶下,泪水和着屈辱涌了出来:“那些人把我铐到县里,打得我吐血。这事至今也没个说法。”

村民马龙海指着自己脖子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大烫痕,愤怒地说“这是因没投上面指定候选人的票给弄的。当时他们把我铐到村委会,打得我昏死过去。为了验证真死还是装死,他们竟然用点着的烟头不歇气地烫我的脖子,还恶狠狠地喊‘让你装死!’我最后是被打了急救针才活过来的。省调查组也查清了,可我至今连个理都争不回来!”

就在村民们纷纷哭诉时,40多岁的村民谷士顺,挤到人群前面,“扑通”一声跪下来,嚎啕大哭:“村里的干部根本不是人,他们往死里打我。法医当时鉴定是重伤,住院费花了6000多块,他们一分都不管。6年多了,现在头还嗡嗡响。可怜我一个壮劳力,以前一年能挣1万多元,现在啥重活都干不了。”说着,他撩起头发,一道两寸多长的疤痕跃入记者眼帘。

地方官:“高度重视,问题早已彻底解决了!”

面对村民们的反映,记者追踪采访了大令公庄村所在的七树庄镇镇委、丰润县委、唐山市委、河北省委“大令公庄村事件”调查组。

河北省委调查组介绍,新华社记者的稿件多位中央领导同志于2000年元月分别作出重要批示,河北省几位省委省政府领导也随即批示。去年2月24日,河北省委督察室、纪检委、政法委、省农工部、司法厅、民政厅、审计厅、信访局、检察院、法院10个部门等22名同志组成省委调查组,赶赴大令公庄村。经过长达两个月的调查,形成了113页的调查报告,把大令公庄村事件查了个一清二楚。当年6月17日,调查报告正式向全村公布,同时向唐山市委、丰润县委交办了“冯连合、杨金明”等党员干部的违法违纪等24个问题。

对此,唐山市委、丰润县委有关领导都表示,这个报告“经得起事实的检验、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经得起法律的检验,经得起群众的检验”。

唐山市市委常委李恩久说,唐山市委对大令公庄村事件高度重视。为落实省委调查组的交办事宜,特成立了由市委副书记任组长,5位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任副组长的领导小组。目前这些问题早已彻底解决。

丰润县委常委冯保成介绍,丰润县委、县政府也相应成立了专门机构和队伍,并专门派出驻大令公庄村稳定工作队,应由县里落实的各项事宜全部处理完毕。

七树庄镇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杨福苓说:“镇里虽然没有接到上级交办给我们的任何事情,但我们积极主动了做了大量工作。目前大令公庄村的新任党总支书记是个符合标准的优秀共产党员,是一个称职的党支部书记。村里形势比较稳定。”

唐山市、丰润县有关部门向记者出具的厚厚材料显示,省委工作组交办的24个问题都一一“解决”了。但为何群众还不满意的呢?如此庞大的调查组、工作组,花了近两年的时间,他们又是如何贯彻中央指示的呢?

河北省委关于“大令公庄村事件”的调查报告中,交办唐山市、丰润县处理和解决该村事项共计24个,涉及追究1994年村委会换届选举事件责任人问题;杨金明非法拘禁村民案;司法机关在该村报销办案经费问题;原村党总支书记冯连合任董事长的县建安公司涉嫌偷税问题;冯连合等村干部私设小金库问题;冯连合等村干部买卖6个村办企业造成集体资产流失问题;恢复冯连泽党籍、县残联副主席职务问题等。

“‘核心’问题的处理变了形!”

记者在丰润县委、唐山市委采访时,市县有关领导都表示,省委调查组的同志站在讲政治的高度,认真执行党的群众路线,对“大令公庄村事件”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体现了艰苦扎实的工作作风,实际上是帮助市委、县委做了一件事关全局的重要工作。目前,省调查组交办的事项已全部解决完毕,基本做到了件件有着落。大令公庄村从整体上来说是稳定的。有关部门的材料显示,省里交办的24个问题都一一形成了专题解决报告。

然而,大令公庄村的村民们却很不满意:去年6月17日,省调查组的报告在村里公布了,村民们拍手称快。他们认为,整个事件的核心人物就是杨金明等人,对他的处理问题也是省调查组交办事项的“核心”。但是,那些执行部门却使处理结果走了样。

证据确凿案 “依法”被撤销

对大令公庄村原治保主任杨金明涉嫌非法拘禁殴打村民谷士顺等4人的案件,以及他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反被提升为村党总支副书记的问题,省委调查组明确要求由市、县司法机关和纪检机关依法依纪严肃查处。

丰润县公安局、检察院两家在处理杨金明非法拘禁案的过程中,最初一致认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案件很快侦查终结,检察院随即向丰润县法院提起了公诉。

然而,省委调查组一走,这一案件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先是有人找到受害人谷士顺,表示愿意出6万元钱让他撤诉,谷士顺没答应。随后,有人又在案件的最关键证据“司法鉴定”上作起了文章,杨金明的妻子向县公安局提出,谷士顺头部的重伤不是杨金明打的,而是交通事故造成的,要求对此重新进行司法鉴定。不久,司法鉴定部门就出具了对杨金明十分有利的鉴定结果--不能完全认定受害人的重伤系杨金明等人非法拘禁所致。随之,又出现了更加戏剧化的结果:杨金明非法拘禁殴打多名村民的案件,统统过了“法律追诉时效”,有关部门据此“依法”全都作了撤案处理。

荒唐的是,10月24日下午,杨金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脸无辜:“至今我不知道自己法犯何条,罪犯何处。我稀里糊涂被抓了进去,又稀里糊涂放了出来,还被全村党员民主高票选举上了村党总支书记。”

那么,杨金明到底有无非法拘禁殴打村民呢?10月25日,记者在丰润县公安局查阅有关案卷时,清清楚楚地看见杨金明对非法拘禁殴打多名村民的事实供认不讳,丰润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孟印茹、丰润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赵振桐、丰润县法院主管刑事案件的副院长吕国营等人都表示,此案事实清楚。

选举严肃事 “合规”变魔术

杨金明这样一个人,又是怎么“高票”当选上大令公庄村党总支书记的呢?

曾参加选举的村民党员王汝成向记者介绍,今年4月28日选举时,县里、镇里派了20多人到现场。选票根本不是发到每个村民党员手中,而是让每个党员依次到主席台的划票处,在两名工作人员的左右“监督”下,上次选举事件的教训,我们“不敢不选杨金明呀!”

为何要采用这种“独特”的选举方式?记者采访了参加选举工作的丰润县驻大令公庄村稳定工作队队长、团县委干部张国庆。他说,“之所以让每个党员到主席台上填写选票,就是为了维护选举秩序的稳定。这次选举特别成功,丝毫没有舞弊行为,县里给予充分肯定。”张国庆的话音未落,立即遭到了几名在场党员的强烈抗议,他们质问:“我们党员的权利都被剥夺光了,你还睁着眼睛说瞎话!”

耐人寻味的是,杨金明这次当上村党总支书记,丰润县、七树庄镇不但在程序上动了一番脑筋,更在他的任职资格上作了一番“手脚”: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党员受到警告处分一年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七树庄镇为此对省工作组尽快处理杨金明问题的要求近一年没出结果。直到今年4月30日,也就是杨金明当选村党总支书记的2天后,给予他的党内警告处分才“姗姗来迟”。

七树庄镇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次县里、镇里起用杨金明,是吸取了1994年选举教训的:早在1994年1月17日,杨金明就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被镇党委给予警告处分,事隔仅2天,镇党委组织该村党组织换届选举,杨金明不是候选人,也没有当选,但同日镇党委却批准其为村党总支副书记。因为此事,在河北省委工作组的督办下,原七树庄镇党委书记崔子友等人还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

这一次,杨金明完全是在“合法”又“合规”的情况下,“魔术”般地变成了大令公庄村的“当家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