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就凭办个奥运,中国的事儿就会好啦?

2001-11-08 09:44 作者:岩 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正开得热火朝天。

我乘出租车行驶在首都体育馆外的大街上,这是条刚刚赶在大学生运动会前完工的大路,按惯例用铁栅栏把路面分成三条。中间一条十分宽畅,一辆辆轿车顺利地飞驰,而南北两条的单行路却很狭窄,一溜儿公交车出租车正排成长队蜗行,其拥塞程度比修路前还严重。

我问司机:“这条刚修好的路设计不够合理,中间挺空旷,两边怎么这样拥挤?”司机哼了一声说:“您没看出来,这条路没给骑自行车的人留地儿。”经他一说我才发现果然如此,北京骑自行车人数之多堪称全球之冠,但新路上却看不见浩浩荡荡自行车大军的踪迹。我说::“真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您还不明白?挤兑骑自行车的呗,自行车多碍交通和市容啊?谁让骑自行车主儿不勒紧裤腰攒钱买小轿车哪!话该他们认倒媚吧!”他一张口说这番话,我就感觉到这位老兄是位爱侃的,都说大陆没有言论自由,那要看在什么场合,若在出租车碰上爱聊的哥(北京人对出租车司机的特称),还真能天南地北的畅快淋漓一番,特
别是与政治有关的话题。

我接茬说:“这也许是为开大学生运动会的临时措施,以后会改进的。”

他立马说:“以后?别忘了再有七年就开奥运会了,别说自行车越来越不受待敬了,就连我这夏利车都要变成废铁了,出租车要提档次,改车型了,我这车是九八年凑钱买的,要淘汰了,卖了都没人要。”

我说:“又不是你一家,北京满大街的出租车都是红色夏利牌,说不定到那会儿政府会补贴你们,现在拆民房不是都有补偿吗?”

他咳了一声,说:“我们家房就要拆了,我是洼里那边的,您听说过吗?在朝阳区北边,原来尽是池塘,要不怎么叫洼里呢?我小时候总在池塘玩水,后来池塘埙了,改菜地了,九八年那会儿,上边下令让我们村都转成市民,村长说,大伙不用种地了,咱们要盖楼房,都住楼。说归说,楼房到今儿也没住上,咱们村就出租房子给外地买卖人,每月能收到几百块钱,这会儿北京要办奥运会,咱们的房子全要拆,改奥运公园,外地人听说拆房全搬了,再没人给房租。”

“没给你补贴钱吗?用这笔钱买楼房住啊。”

“您说得倒好,开发商作价三千二百元一平米,拆了房后我们一家能拿三十万,买楼养楼这点钱够吗?再说,没有房租钱,以后日子靠什么过?”说完这段话停顿了一会儿,又加了句“中国没解决的事儿太多了,办奥运不更添乱吗?”

“这么说你不赞成办奥运啦?借办奥运的机会北京政府可以打起精神修修路种些树木花草,清清臭水沟,把京城的环境变好些,不是好事吗?”

“像您这种观点的人还真不少,报上宣传北京赞成奥运的有百分之九十五还多,不知是怎么统计出来的。这几个月凡是坐我车的人,我都和他们聊聊奥运的事,再加上和同行们侃侃,其实真正支持办奥运的也就是百分之五十多点,这当中有一大部份是随大流,别人说办奥运好,他也说好;还有就是像您这样认为能沾着奥运仙气儿的人,当然,我统计的都是坐我这种车的人,那些能大口吃上奥运这块肥肉的不算数;没条件坐出租车的人更不算数。”

说实在话,我一直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这个数字纳闷儿,他也绝不会傻到摇着“共产党最讲认真”的大旗来追查闷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

司机接茬儿说:“下岗的那么多还找不着出路呢,这一圈地,种地的没地了,靠什么活?都跑到城里来不是添乱,是什么?”

我半天没言语,最后敷衍一句:“反正还有七年时间,说不定好多事儿都解决了。”

“有您这种想法儿的人不少,我就不信。就凭办个奥运,中国的事儿就会好啦?就拿这次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来说吧,您瞧政府够多紧张,外地找工的暂住证都无效了,说遣返就遣返,说收容就收容,光防着外地人了,就没看看北京中学生,一个暑假没过完就那么多犯事儿的。”

他的话猛然使我想起,我在半月前,我所住小区就发生数名十七岁青年入户抢劫案,其中一名是被抢者的熟人,某小报的标题是“兔子专吃窝边草”。

奥运会距今还有七年。七年的时间算长吗?反正不光眼跟前的事谁也难说其间会发生多少风云变幻,偶看北京一家试发行的报纸,同一版面刊登两件事说明时间所涵盖的意义对每个人不尽相同。九七年十二月浙江有一渔船在韩国海域中与日本渔船相撞,船沉,渔民一死一伤,其余的人被韩国海岸救护队救起,日本渔船已承认错误,并将十四万八千美元的赔款,于九八年三月到位,渔民们为这笔赔款与大陆渔业监管部门打了六次官司,拖了四年多的时间,分文未拿到手。拿不到钱的根本原因就是层层海事官员及辖区行政小吏都想染指甚至鲸吞这笔巨款,这漫长的四年半对受害渔民说肯定日日都是水深火热般的煎熬,而对主管海事的地方官来说
,时间拖得越长越好,说不定正在享用赔款的年息,再拖几年,当把那些渔民拖得精力耗光,元气殆尽的地步,巨款岂不可以落入自家手中?

再一事例,河南省项城县某镇,一个名为金融信用社的机构,居然视信用为儿戏,由于信用社中经办人携款潜逃,信用社竟完全丧失信用,长达一年半之久,不付储户存款,至今储户仍为能取出属于自己的辛苦血汗钱而东奔西走四处求助,而那些主管官员不光敷衍就是推诿,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在焦虑懊悔中度过,可以想像这停滞不前的时间,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痛苦!

中共北京市的头头向国内外夸下海口,要办一届历史上最好的奥运会,要办成人文奥运、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他们的大话能经受住七年考验吗?

在社会矛盾激化、信义道德沦丧、人心动荡不安的中国大陆,中共官员的豪言壮语很有可能成为空炮!

在和出租司机一番谈话后,我更相信办奥运绝不会成为巩固中共统治的灵丹妙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岩 石相关文章

Top